【老人與外傭.三】中介辦護老班、引入護理員:服務達標何懼規管

撰文:林可欣
出版:更新:

星期日一班菲傭沒有去玩,一大清早便來到菲律賓人社區中心上護老課。課堂一連15節,學滿要幾個月,由一間跨國中介公司開辦。該公司經理指,曾有人質疑外傭來港「打份工」,何以放假也自費來進修。
未來30年香港「高齡海嘯」,政府說外傭將成為老人的主要照顧者。像菲傭Anton家中老闆漸漸年老,她擔心老闆以後有什麼事,自己卻不懂照顧,就報名進修「學定先」,班上其他同學也情況類似。但找外傭來照顧老人究竟是否可行?日後愈來愈多外傭護老服務,需要像安老院一樣受規管嗎?
攝影:鄭子峰
(此為外傭護老系列之三)

外傭護老系列:

【老人與外傭.一】九旬獨居婆婆聘印傭卻不快樂:太長命有咩用?

【老人與外傭.二】插喉老伯與菲籍護理員起舞:她也是我的家人

今屆政府於去年底發表的首份《施政報告》,建議推行為期18個月的「外傭護老培訓試驗計劃」,預計今年年中先訓練300個外傭學懂餵食、扶抱、急救、精神健康等知識。政府未推出前,坊間其實早有不同機構有類似課程,一間跨國護理中介公司也早在三年前已開辦。

該公司經理趙國棟記得,三年前公司剛落戶香港,就收到許多在職外傭反映想進修護老知識,公司於是應要求找來香港的護士學校導師開班;初時以為無人報名,第一班有15人,去年開辦至第16班,竟有300個菲傭報名,課室爆滿,要拆成三班同時上課。

Anton(前右)來港打工五年,她說家中老闆待她如家人,這陣子她在想老闆漸漸老去,自己有什麼辦法可以照顧他和他的80歲阿姨好一點。

外傭護老班學什麼?

這一堂,導師示範扶抱,然後請她們也試試,有人做了幾次覺得很難,嘻嘻地以笑遮醜,旁邊的同學也跟着笑,然後再多做幾遍熟習技巧。另一個課室則在學習護理倫理的理論,午後則教用健康測量儀器如量血壓、測血糖。來上課的Anton說,知識很實用。她是一個36歲的菲傭,照顧着一個未婚的76歲老闆和他80多歲的卧床阿姨。她說老闆很注重健康,常叫菲傭讓他們吃新鮮食物,「但我還是害怕他有天慢慢變老,我卻無能為力照顧他。」

Anton身邊很多同學也想法如此,又或者住進了一個老人的家,陪着他出入醫院卻對他的日常護理一無所知,所以也來報名。有些菲傭覺得,花2,200元來學習照顧老人,知識歸自己的,日後回鄉照顧爺爺嫲嫲也有用。

今堂教扶抱病人,導師說可能有時要外傭加家人合力才抱起一個長者:口訣是「抱起之前要齊心數一二三!」,在座同學們聽見笑了。
+16

新加坡資助長者自行找照顧服務

全球人口正趨老齡化,推算30年後香港,當一個成年人要照顧至少六個長者,除了把老人送進安老院,政府說若2047年前458間本地資助安老院無法建成,不如試試減少住院比率,實行居家安老。趙國棟的公司三年前就看準香港的市場,想引入東南亞的護理員來港,為香港家庭配對護理員。那些護理員皆在菲律賓、印度等地具護士學歷,大部分於大學修讀護理學,畢業後不想在龐雜的醫院工作,希望一對一照顧病人,就出城打工賺錢。

趙國棟的護理公司2012年已在新加坡創辦。獅城同樣面對人口老化,於是這類公司一開,就很多社工轉介個案,一度讓他們應接不暇。「新加坡政府不會介意國民是否使用非牟利機構或社企服務,亦自知無法把所有服務公營化,總之想解決問題,給了國民資助,你自己選擇使用社企或私營服務。」

目前新加坡政府會為照顧長者的國民聘請護理員或外傭,提供資助。自 2004 年起,聘用外傭照顧家中長者的家庭,每月可獲 205 新加坡元(折合1,152 港元)的外傭稅寬減。

趙國棟是跨國中介護理公司Active Global的分公司經理,總公司在新加坡,其後先後在上海和香港插旗,開拓當地護理市場,因此也熟悉亞洲各地的護老照顧服務,其牟利模式像招聘中介:「僱主想找合適護理員,付款我們派本地護士顧問上門了解個案再配對跟進,絕不要求護理員以工資作佣金。」

老人無法負擔照顧費 延遲出院霸床位

五年來,該公司已成功為約700個新加坡家庭配對,請來東南亞護理員住家照顧中風、癌症和腦退化症等病人,而在香港三年卻只為100個配對過。「好多家人致電問我哋做咩做嘢咁慢,要成兩個月,老人家就快出院喇!邊個嚟照顧?!」趙國棟解釋,海外護理員以外傭簽證來港工作,但香港入境處審批外傭簽證要6至8個星期,需時較新加坡的兩周更長;香港客戶較少,亦因為未必每個家庭能負擔收費較高的護理員。

現時在香港聘一個外傭每月約4,500元,而其公司的海外護理員則4,500至7,000元不等。趙國棟聽過有些香港的長者及其家人也希望延遲出院,「他們覺得一百元一個床位可以瞓一日,抵過住老人院或請外傭照顧。這卻加重公院床位和醫療服務的壓力。」

他說,部分能負擔護理員或外傭照顧的皆是中產以上的家庭。有些客戶說,因不合資格申請非牟利或社企的照顧服務,又不想入住安老院,就請來護理員在家照顧老人,但也透露背負兩個家庭的照顧擔子,一個是自己爸媽,一個是下一代,經濟壓力很沉重。

她們在護老課十分認真,不單看老師派的厚厚筆記書,還要做工作紙填充護理答案。

中介:盼有日香港老人以服務劵光顧 「我們不只顧牟利」

目前政府以醫療劵資助長者光顧私營服務,並有簡稱「社區券」資助長者使用社區照顧服務,但後者只限身體機能屬中度或嚴重缺損、還未成功輪候入住院舍的基層老人。趙國棟聽過不少基層或中產家庭的故事,常想着香港為何不能像獅城資助長者聘用適合的照顧服務。「像醫療劵一樣,你派給老人家叫他們自己找適合的照顧服務,除了配眼鏡或睇牙等私人服務,服務名單擴展可以用作聘住家照顧者,這不就有效解決了部分照顧問題嗎?」

他希望有日在香港能收到老人領着現金劵找上他們。「政府覺得社企和非牟利機構有社會責任,可協助提供照顧服務,不像那些私人謀利公司。但於我們來說,一間私營公司也要有社會責任。香港的市場好細,一個公司做得好不好,很快傳開去,從生意和客戶兩年合約後會否回購服務可反映。」

他同意香港未來還是要靠外來照顧者分擔居家老人的照顧責任,但當愈來愈多家屬,心急如焚跑去中介公司找外傭,有些請了回來才發覺她根本不懂照顧老人,趙國棟覺得,政府長遠要規管長者照顧服務。「與以前照顧幼兒或小家庭不同,照顧老人可能涉及很多醫護知識、甚至要關心和尊重他們的那種老來被照顧的感受,所以我們開辦學費便宜的護老班給在職外傭,想多些人報讀。」而他的公司有本地護士上門了解病患者的情況、需要怎樣醫護背景的照顧者,才做配對及跟進。「若政府日後作規管,我們在做對的事,不介意接受規管。」

課堂又會教洗傷口和心肺復甦等基本醫療程序,有同學說心肺復甦最難,有時會很緊張,用盡方法想對方盡快醒來。
2006 年、2011 年及 2016 年長者家庭與外傭同住數字(資料來源:統計處2016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長者》)(01社區製圖)

外來照顧者取締不了的家庭關係

據統計處數字,2016年全港約10%的60歲以上獨居長者聘用外傭,數字較1995年的2.5%急升3倍,退休夫婦住戶聘外傭的比例,在同期亦由 2.5% 增至 7.8%,而有長者的家庭聘外傭比例由 8% 微升至 9%。趙國棟不認為聘外傭或護理員是把照顧責任外判。他常聽聞家人疑因照顧弄至心力交瘁,傷害年老父母的新聞,當親情每天淪為一場困獸鬥,趙國棟認為:「家人不是什麼也攬上身,你照顧唔掂就要搵人幫手,找適合的人做適切的照顧。」

他知道有些老人無法接受一個外來照顧者,「子女也有他們的責任,告訴爸媽不是拋下他們給外人照顧、她(外傭)是個什麼人、會照顧你什麼。然後讓爸媽信任和知道,你正陪着他/她老去。這就論及一段家庭關係怎經營了。我想,有些關係,是誰也無法取締、無法幫忙『照顧』的。」

下集:外傭學懂所有照顧技能是否一定把老人照顧得好?一個來自異國的照顧者又如何跟香港老人溝通,明白他們的內心感受?:【老人與外傭.四】精神科護士培訓過百外傭:明白腦退化老人感受

一班同學由早上上課至二時才下課去玩,縱然連續幾個月用上她們半天假期,她們卻樂於來增進照顧知識,知道是自己的專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