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島民】義務辦社區活動:想青衣更多元,不只做睡房社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雨傘運動距今近四載,有人覺得什麼都改變不了,猶如什麼都沒有發生,意興闌珊。近幾年問身邊朋友,會否去七一遊行,有人答,經過雨傘運動之後,已覺得參與「大型運動」沒有意思,聲勢聽來浩大,發過的聱音卻皆如泡沫般消逝。也有人說,雨傘運動將民主的果實「傘」落社區,要齊心澆水施肥才能開花結果,不能再靠幾把代議聲音改變什麼。

四年以來,多少做社區或從政的傘後組織此消彼長,到底想做到的是什麼?「既然大嘅做唔到(改變政制),可唔可以喺細位做,集中喺點閱讀居民需要,點可以將居民聲音拿出嚟。」「青衣島民」徐兆康說。

「青衣島民」(下稱:島民)成立約一年,並非只活於線上的「鍵盤戰士」,是一個很活躍的地區組織,所關心和做的地區事務好比區議員。除了規定每星期在facebook要出三個post,線下還會辦青衣歷史或觀鳥導賞團,籌辦青衣社區共購,組織街坊夜晚踩單車到南橋方向,倡議青衣海旁加設單車徑。他們更呼籲街坊登記做選民,在晚上邀請街坊參加「島民傾計會」,更會監察「飛站」小巴和大戲棚製造過多即棄垃圾等民生議題。

「成功爭取」大戲棚設餐具租借服務

戲棚於5月15至19日舉行的天后誕引入租用餐具服務,只需要兩元就可以借足一晚,但記者現場所見,大部分人還是用即棄用具。(梁雪怡攝)

+4
+3
+2

就大戲棚製造「垃圾山」一事,「島民」與「裸買運動」組成的「青衣戲棚關注組」曾發出公開建議書,呼籲主辦單位引入餐點租賃服務,並希望政府落實《大型活動減廢指南》。最後戲棚於5月15至19日舉行的天后誕引入租用餐具服務。

「島民」成員們都是以義工身份參與活動,香港打工仔返工已忙到甩轆,花如此多私人時間在此,想改變什麼?

「出post之後,大家會有意識兩個月囉!」徐兆康(阿康)大笑,在旁的Eric反駁:「兩個月?太多喇!廿日就有!」阿康續道:「係,唔好睇得自己咁高,香港人冇呢樣咪第二樣囉」,Francis一臉認真地說:「香港好多個地區page,我哋只係繁星其中一粒。」

「你要我衝得好前,我未必做到」

Eric和Francis於去年八月因為參與「島民傾計會」而認識阿康,同樣因為想為青衣做些什麼,而成為「島民」的義工,「我係一個普通人,你要我衝得好前,我未必做到,所以我會諗,喺社區可以做到咩?」Eric說。阿康是「島民」的「原住民」,有天跟街坊出去找點吃,閒聊之間,發覺大家都想看到青衣有改變,便在facebook開了個page。

這晚幾個島民聚首一堂,說起要改變,都七嘴八舌地,慨嘆青衣真係好單一,或者各種配套都及不上其他新市鎮。以單車徑為例,政府欲打造一條環遊新界的「超級單車徑」,現時屯門至元朗及上水至馬鞍山的路段已落成;元朗至上水的餘下路段則建造中;至於荃灣至屯門單車徑主幹線路段則在立法會通過撥款中,僅僅約兩公里之距的青衣卻「被落單」了,何解?政府的回覆是「青衣沒有發出過興建單車徑的訴求。」

「連小小聲都唔出,佢哋真係咩都唔做」

Francis希望與街坊一起,為社區多行一步,讓政府及議員知道居民真正需要的東西。(梁雪怡攝)

相關系列文章:

【青衣孤島】新界超級單車徑冇份 政府:青衣冇發出建單車徑訴求

【青衣孤島】政府指青衣不適合建單車徑 工程師:可用緩步徑改建

青衣居民是否真的沒有踩單車的需求?由於長達2,000米的青衣海濱公園(又稱海濱長廊)不設單車徑,當然看不到有多少人在那裡踩單車。當居民或地區組織要求時,政府又會以「沒有訴求」或長廊原本設計不是用以踩單車來拒絕居民要求。

「島民」們知道單靠言語來影響決策,猶如緣木求魚,所以才組織單車夜遊等活動,希望能逐少逐少「發出」訴求。

「島民」成員王必敏笑說自己是「小學雞」踩單車,阿康更是未懂踩單車,他們都認為自從共享單車出現後,令街坊們醒覺,原來單車可以代步,踩單車原來是一種選擇。即使二人未及Francis與Eric般能踩馬路,但都願意一起為爭取單車徑出力,原因是不想自己「圍威喂」算數,而是島民傾計會中把議題傾出來,再聯合起來,告訴政府與區議員,到底街坊需要些什麼。

王必敏皺起眉頭道:「青衣是一個悲劇。」她解釋,不是說青衣這個社區不好,而是青衣多年來都由建制派人士擔任區議員,她認為聲音太單一,居民的訴求根本走不進區議會,「例如大戲棚出現垃圾山,通宵交通配套差之類,鬧咗好耐,自己鬧囉,唔會有人知。我哋開咗group之後,發現青衣島民唔係咁冇訴求,好多嘢想講,只係冇平台發聲。我哋將議題拎出嚟,想畀佢哋知係有人關心,如果連小小聲都唔出,佢哋真係咩都唔做。」

青衣只能做「睡房社區」?

王必敏認為,有人喜歡只在室內活動,也有人喜歡在戶外,她喜歡社區能更多元。(梁雪怡攝)

說起深宵交通,四人立即熱烈起來,「我而家返屋企都係靠搭泥猛的,人生搭過N241一次,冇搭第二次,我喺尾站落車,兜到暈。」阿康說:「最諷刺係架車由紅磡入嚟青衣門口(即由紅磡站總站到葵青交滙處),同喺青衣裡面兜係一樣時間(即由長青邨青桃樓到長宏巴士總站共14個站),個吓先恐怖。由尖沙咀過嚟,兜完都唔夠你區內兜得勁。」N241由紅磡站總站開往長宏巴士總站,共57個站,是香港通宵行駛路線之中,最多站的巴士。Francis緩緩地說:「(N241)踏入葵青區時間好似變得好慢。」

記者曾就通宵交通問題,訪問過安灝選區區議員譚惠珍和長青選區區議員李志強,他們在區議會的「2016-2017 年度葵青區巴士路線計劃建議/意見」中,要求增設通宵小巴或巴士由灣仔入青衣。然而,二人均表示,區內改善通宵交通的需要其實不大,僅有數名街坊曾向他們提出訴求;及後運輸署以資源運用考慮為由拒絕。不過,據「島民」在傾計會中收集的意見,以及記者曾撰寫相關報導後在網上的反應,可看出街坊渴望能在市區(尤其旺角)增設直接入青衣的小巴或巴士。

除通宵交通外,由於青衣面積有10.69平方公里,比10.02平方公里的灣仔要大,居民在區內行走,仍然要依靠交通工具,「島民」希望爭取發展青衣海濱公園單車徑,由翠怡花園開始,經過青衣碼頭、宏福花園、青衣城、灝景灣、長發邨伸展至青衣東北公園。王必敏說:「可以減省好多交通時間,住山下嘅人放工返屋企,喺地鐵站行要十分鐘,等小巴或者巴士都要十分鐘,如果踩單車,只需要三分鐘。」王必敏續說:「如果區議員同政府做得好,我哋個page就唔會有議題,政黨總係識話會跟進研究,但最後咩都唔做。」

「想有多元聲音,社會這樣才健康」

建築工友們下午在樓梯休息。(梁雪怡攝)

「島民」都覺得青衣的設計本身不鼓勵居民在社區活動,於是大家就當青衣是「睡房社區」,即使只用作上班下班,對社區的所謂歸屬感,只有作息功能。記者問,有些人從小到大都以這種模式生活,根本不需要其他設施,正如有居民會反對建單車徑,覺得易生意外和增加嘈音。Eric搖頭道:「那些人不需要公共空間,留在家就得,但這個社區有很多人。」王必敏接著說:「我接受有這類人,但他們都要接受有我這類人,也有很多人鍾意帶仔女去草地玩,出街踩單車。」阿康點頭說:「只係想有多元聲音,社會這樣才健康。」

離開屋企,你可以釣魚、跑步、踩單車、睡覺......一個地區,可以不只用來回家睡覺。(梁雪怡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