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寶淘出禍】訂酒店、網購隨時扣信用評級?衣行住行都被監控?

撰文:梁雪怡
出版:更新:

N年前,當記者還是報館的實習生,一直堅持用Nokia型號的非智能手機(主要原因是沒錢買smart phone)。其時採訪主任得悉此事,還好我是實習生,他只皺了一下眉說:「即是其他同事要用SMS先聯絡到你。(潛台詞:唔同台send SMS要錢)」
後來「路痴」實習記者每次外出工作時,都要帶本地圖(實體書!),看到同行拿着手掌般大小的電話就能手握天下,一直暗暗驚訝。及後大學畢業初出茅廬,我還是沒有把手機換掉,更一度拋下豪言:「我唔會被電話控制我嘅生活!」此話一出,「村姑」形象便從此如影隨形。沒多久,身邊的同事、朋友已淘寶淘上癮;另一邊廂,我還是「旺中」的「死忠」。同事很好,沒有給面色我看,唯獨是跟大夥聚會都用whataspp群組召集人馬,在淘寶團購平貨,我總是個落單孩子;上司派工作也要另外用SMS傳,時有怨言。

不能缺一部智能電話的原因,是因為工作需要。現在大家買嘢去淘寶,畀錢用支付寶,工作需要之後,就變成生活需要。(梁雪怡攝)

科技一吋一吋地滲透皮膚
過不了半年,我就得買智能手機。當時還天真地以為自己有能力抵抗互聯絡的引誘,也因為用了最便宜的計劃,不能時刻上網,上網主要為了用whatsapp聯絡同事,所以還沒變成「低頭族」。

後來,不知不覺間,電訊商的收費愈來愈便宜;由2G到3G,3G到4G,在街上也可隨心隨意地看影片、玩Facebook。我漸漸也變得機不離手了,等車等人由睇書變睇電話,亦因工作關係,我常常要跟同事、受訪者聯絡,在網上尋找題材。村姑竟變得電話成癮,就算沒事沒幹,就打開facebook,轆上轆下按like,為的就是餵飽眼球。

《Black Mirror》中的 「Nosedive(急轉直下)」,講述未來的高科技世界,人們必須依靠社交分數來生活,高分數在租樓、搭飛機、工作方面享受優先代遇,低分數連搭飛機的權利都沒有。每個人都為別人的分數而生活,編劇根本是將我們在社交平台的心理搬上大銀幕,我認識有朋友為了個post多「like」,會絞盡腦汁為「讀者」帶來驚喜。

上集:【電子貨幣世代】幾近不用現金的人:活在這個時代,你只能不做壞事

+7

你玩科技定科技玩你?

低頭族,放棄的不是社交。因為電話就是讓我們無時無刻都連接外界。放棄的,是私隱?

去年各家電子貨幣公司開始在香港流行,村姑竟然比身邊的朋友更早安裝PayMe。朋友都嘖嘖稱奇。他們驚訝的是,一個不願被科技牽着鼻子走的人,如今竟肯用電話過數。我想我的覺悟是來自昔日的堅持,當大家都向着同一個方向走,除非你住在深山,否則逆流而上只會被嘲老土。老土也沒什麼大不了,最多遺臭萬年,成為團拜時常被搬出來笑足兩個鐘的笑柄;但妨礙同事工作,被上司怪責不與時並進,才是打工仔的最高罪名。到底21世紀的人類是因科技享有美好未來,還是被科技勞役?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於2月上旬發布《香港資訊公開報告2018》,研究中心整理2011至2017年政府向資訊科技公司索取用戶資料的公開數據,以及8間國際資訊科技公司,包括Google、Apple及facebook等公開的「透明度報告」。研究中心發現政府向資訊科技公司索取市民的個人資料的要求,每年平均4470次。

2014年,警務署商業罪案調查科就曾要求Google刪除一條YouTube影片,原因是警方指影片顯示警察在警車上攻擊被捕的民眾,屬「散布錯誤訊息」,Google最終沒有移除相關影片。

網絡大數據到底對我們有什麼影響?當我們的個人資料被傳來傳去,而我們毫不知情,單是想也覺得恐怖。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在小說《一九八四》中,整個世界被三個極權國家瓜分,其中一個為大洋國(Oceania)。故事設定在大洋國的其中一個城市倫敦,在倫敦可取處看見標語「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提醒國民小心說話,因為四周圍都有監聽設備和秘密警察。(網上圖片)

大數據除了被政府作「保安」用途,還可以做什麼?

2014年,國務院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2~2020年)》,提出到2020年,要基本建立信用的基礎性法律和標準體系,從市民日常行為計算他們的「社會信用評分」。2015年,中國人民銀行向八家私營企業發放牌照,允許開發社會信用評級系統,作為「社會信用評分」的推廣試點,騰訊、阿里巴巴和平安保險等八大巨頭獲得這個許可。

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就是試點項目之一。芝麻信用透過「信用歷史」、「行為偏好」、「履約能力」、「身份特質」、「人脈關係」五項個人訊息,分析出你的信用分數。簡單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社會監控網。例如,你是否會準時還款、即時履約;你在購物、繳費、理財、轉帳時的偏好與穩定程度;你的個人資訊是否充足;你的好友特徵、與好友的互動程度。你的分數愈高,在租車或訂房時,手續就愈簡單;求學求職方面當然也有優勢;分數亦可在交友和相親時參考,換言之,分數越高,越容易遇到好對象,分數低就要做「單身狗」。

個人大數據:買潛水裝備更信得過?

《Financial Times: China: when big data meets big brother》的報導中,還提及一家使用騰訊數據來計算客戶信用評級的P2P網絡借貸平台「富而信」。它稱會以客戶網上購物的數據來衡量其可信度。根據系統,曾購買潛水裝備會加分,攝影器材則減分。換言之,若果你想在「富而信」借到錢,購買過潛水裝備較攝影器材有利。另外,與阿里巴巴關聯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寶」亦會告訴其客戶,在網上買機票和訂酒店的選擇,同樣會影響客戶的評級。

不少人聽見中國這龐大的評級系統後都不寒而冽。此後你不論是借貸、租樓、買車……都有可能要根據你生活中的每個細節來評估你的信用值。然而,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對香港的私隱保障度仍存信心,他說:「我不敢說完全沒問題(指向大企業收集客戶個人資料後的用途),但只要有少少錯,香港就有人會投訴,好多科技專家都會關注;香港又有私隱專員公署,與內地情況不一樣。調返轉,我們都應該精明一點,看清楚個app收集數據,是用以分析你喜好,還是會賣給第三方。若商戶要求收集個人資料如電郵時,可以多開一個用以購物的電郵,將它與其他私事分開,也可以過濾一些不想要的廣告。」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