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科社企】自創「神沙機」 讓社會找回硬幣價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神沙」,本來在社會上便不受歡迎,當法例規定每次交易毫子的總額不能超過兩元、硬幣不能超過一百元,茶餐廳與雜貨店也大字標貼寫著「不收毫子」,對大部分人而言,一般硬幣都是有入無出的。於是我們將每天找續得來的硬幣放進玻璃樽內儲起來,久而久之,一樽兩樽三樽,即使意識到那是「一堆錢」,卻不知如何處置,淪為不能用的雜物。

HEYCOINS聯合創辦人Adam Lau想透過HEYCOINS找回硬幣的價值。﹝吳煒豪攝﹞

「很多時候我們低估了硬幣的價值,舉例說,星期六一個早上賣旗籌款所得金額可達數十萬;套用在我們的業務,用戶將封存已久的硬幣拿出來,倒入HEYCOINS,十秒後查看系統點算結果,會發現少則也有數百元,足夠你吃飯看戲。」HEYCOINS聯合創辦人Adam Lau說。

上年6月HEYCOINS正式在市面上發佈,Adam希望藉著這部「神沙機」為硬幣「洗底」。原理是將硬幣倒進HEYCOINS,然後選擇將總額轉到電子錢包、用作捐款或購買現金券。匯入電子錢包後,又可由電子錢包轉帳至銀行戶口,一推出旋即引來很大迴響。

很多人覺得硬幣又重面額又少,索性放在家中不用,久而久之便堆積如山。﹝吳煒豪攝﹞

HEYCOINS是全港首部以自助形式將硬幣轉移到電子錢包的機器。
HEYCOINS聯合創辦人Adam Lau

HEYCOINS的使用方式

Adam設計系統時考慮了幾點,其中一點是操作要簡單易明,這樣才能吸引人使用。﹝吳煒豪攝﹞

收銀車 vs 神沙機

金管局不是也有推出收銀車嗎?「收銀車在點算後要到櫃枱收款,假設總額是一千零三元,他還是會給你一張一千元和一個一元和兩元硬幣。再者,收銀車只有兩架,要走訪十八區,錯過了要等好一段時間。現時全港則有十三部HEYCOINS,地點遍佈港九新界;只要將硬幣倒入HEYCOINS,一嘟便能全數轉入電子錢包,順道帶你進入電子錢包的世界。」這年代,正值實體貨幣與電子錢包的世代交替,各大機構舖天蓋地式推廣自家的電子錢包,大眾不再抗拒,HEYCOINS的概念正好乘上這股大潮流。

﹝左至右﹞HEYCOINS聯合創辦人Adam和Eddie一個負責宣揚企業概念,一個負責構思品牌發展。﹝吳煒豪攝﹞

智能電話將人帶入電子世界,我們將人帶入電子貨幣世界。
HEYCOINS聯合創辦人Adam Lau

是救回 還是淘汰了硬幣?

記者打趣地問:「你覺得自己是救回還是淘汰了硬幣?」聽罷Adam倒抽一口氣,瞬間陷入沉思,整整有五秒以上的停頓。「我之前從沒考慮過這問題,但我相信是救回,而非淘汰。我們令大眾將塵風已久的貨幣拿出來,透過HEYCOINS收集,轉移至有需要的機構,如茶餐廳,令這批硬幣可重新在市面上流通。」硬幣的生產成本比其價值還高,由金管局負責生產,當市面上的硬幣流通量不足,金管局便需生產補給。這些年不斷有新硬幣投入市面,但流通量卻不變,只會造成惡性循環,浪費社會資源。HEYCOINS與收銀車的出現,無疑是為補足這缺口。

Adam笑說試過有人拿著紅白藍膠袋,裝著硬幣到HEYCOINS,分數次入了數千元。﹝吳煒豪攝﹞

HEYCOINS的出現為了挽回硬幣的價值,讓它們重新分配到合適的位置。
HEYCOINS聯合創辦人Adam Lau

留住舊事物 接軌新科技

其實美國與加拿大已流行神沙機多年,他們被放置於超市內讓顧客使用,但需收手續費。當初Adam想過直接引入本地,奈何版權費太高,製作成本亦高,只好改為自行構思。「開業初期我們不斷尋找廠商研發,要製作出HEYCOINS的原型,需要龐大的研發資金。幸好我們於「星展社創計劃」中獲獎,以獎金成功量產了首六部HEYCOINS,業務才得以開始。」此外,透過「星展社企導師計劃」,星展銀行的資深同事化身導師,為這班年輕社創家提供專業意見,從HEYCOINS與市場的關係、如何跟其他品牌合作以至控制現金流,透過導師的意見一一變得明朗。控制現金流對於初創企業而言,尤其是HEYCOINS這種直接處理現金的業務來說非常重要,足以影響日常營運。「或許有天硬幣真的會被淘汰,至少當下它對很多傳統企業來說,是維持日常運作的必需品,很多人仍需要它。」沒人比Adam更具說服力。在一個發展急速的年代,沒甚麼是永恆不息的,但不代表我們便要淘汰舊事物,HEYCOINS正是個好例子,展示如何將舊物與新科技完美接軌。

了解更多Live Kind社企故事:go.dbs.com/hk-livekind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