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鼓灘填海】實測空氣污染超標7倍 村長:有冇理過啲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歷時五個月的土地大辯論裏,有一批龍鼓灘村民突然成為反對填海的異軍。年過半百的他們手持「填海影響海洋生態」標語示威,白底紅字的背後是一個「不便的真相」。位於新界屯門西陲的龍鼓灘,是全港厭惡性工業的集中地,居民長年為空氣污染及交通擠塞所困擾。在政府「5+1」填海選項中,龍鼓灘是唯一一幅擬用作特殊工業用途的填海區。

《01社區》早前邀請龍鼓灘原居民代表劉威平在家實測二氧化氮濃度一星期,結果發現超出環保署每年濃度上限近7倍。龍鼓灘發展如箭在弦,村長弱弱一問:「點解你哋理啲海豚、理蝴蝶,但就冇理過啲人?」

(此為「龍鼓灘填海有害?」系列之一)

青山發電廠位於踏石角,於1980年起投產,目前發電量為4,108 兆瓦。這兩條高聳入雲的青山發電廠大煙囪,已成為龍鼓灘的地標。(鄭子峰攝)

龍鼓灘是香港罕見的厭惡性工業傾散地。由屯門市中心經唯一一條龍門路進入龍鼓灘,沿途你會經過內河碼頭、第38區填料庫、環保園、屯門紹榮鋼鐵廠、青洲英坭廠(見圖),然後你會看見一幅宛如工業革命的畫面——兩條長年排放白煙、高聳入雲的青山發電廠大煙囪,最後經過一個急彎,一個由三面山巒環抱的半月型狹長黑沙灘正式攝入眼簾。不過這個海灘極有可能成為歷史。

長年居住於龍鼓灘的劉村長表示:「呢邊三面都係山,得番個海有海風吹入嚟,連個海都填埋真係唔使呼吸。」(鄭子峰攝)

「填埋個海都真係唔使呼吸」

目前,龍鼓灘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出的「5+1」填海方案中之一。龍鼓灘填海後料提供220至250公頃的土地,用作重置周邊工業及全港棕土作業之用。土地供應小組副主席黃澤恩曾以「不幸」,形容厭惡性工業集聚於新界西,稱龍鼓灘填海有助理順現時各種問題。長年居住於龍鼓灘的龍鼓灘原居民代表劉威平(劉村長)表示:「呢邊三面都係山,得番個海有海風吹入嚟,連個海都填埋真係唔使呼吸。」

有指填海後龍鼓灘以南的空氣質素將會超標,故不建議把空氣污染敏感受體置於當地。按環保署環評程序技術備忘錄的定義,研究範圍500米內的住宅正是「空氣污染敏感受體」,即該區會變得不宜人居。(鄭子峰攝)

研究報告:填海後龍鼓灘以南空氣超標 不宜人居

龍鼓灘於2013年列入維港以外填海的5個初步選址之一 。土木工程拓展署2017年公佈《龍鼓灘填海的技術性研究》曾指出,填海後龍鼓灘以南的空氣質素將會超標。主要原因為積聚青山發電廠的排放物,故不建議把空氣污染敏感受體置於當地,意即填海後部份龍鼓灘以南土地將不宜人居。按政府統計處2016年數字,龍鼓灘一帶人口約為1,892人,當中13%為65歲以上長者,12.3%為15歲以下兒童。《01社區》曾就填海用地規劃查詢規劃署,署方回覆指暫未有該填海用地的規劃藍圖,若決定推展填海建議,署方會先進行詳細研究及影響評估以釐定發展建議及土地用途。

【圖解】點擊一覽龍鼓灘周邊污染源及空氣超標範圍

村民測NO2 超標7倍

在填海重置工業前,龍鼓灘目前的空氣質素又如何?《01社區》上月邀請龍鼓灘劉村長,在寓所測試NO2(二氧化氮)濃度,而記者則早晚在龍鼓灘路旁測試PM2.5(微細懸浮粒子),測試各維持一周。結果發現,龍鼓灘NO2平均濃度達279.9微克/立方米,較環保署每年濃度上限值超標近7倍。在上月24日全港多區空氣質素爆標,在下午4至7時的重災區,龍鼓灘NO2平均濃度為742.1微克/立方米,高峰時曾攀至893微克/立方米,較屯門監察站同時段錄得的157微克/立方米,高4.7倍。

環保署與世衛的NO2與PM2.5的限值

至於PM2.5的每日濃度則為43.9微克/立方米,在全港空氣質素爆標的清晨,一度攀至199微克/立方米,超出環保署標準的2.5倍、超出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19倍。(編按:由於PM2.5能融於水,部份檢測日子為雨天,亦會影響PM2.5的平均濃度。)

龍鼓灘路的兩旁掛滿反對填海的橫額,部份橫額已隨年損耗。(鄭子峰攝)

從風向圖可見,8月24日的下午5時,龍鼓灘主要受微弱西南風影響。(互聯網圖片)

環團:源頭為附近污染工業

在測試龍鼓灘空氣質素期間,以8月24的下午時段最為惡劣。健康空氣行動(CAN)社區關係經理龍子維分析數據時指,當日下午5時,香港正吹微弱西南風。他解釋,風向並非唯一影響空氣質素的因素,即當時最影響龍鼓灘空氣質素的源頭,並非自珠三角地區,而是附近污染工業積聚的污染物。 

龍鼓灘路交通繁忙,日間大量泥頭車、垃圾車途經龍鼓灘駛入堆填區。(鄭子峰攝)

交通流量3年升近24%

NO2與PM2.5均與發電廠與交通流量有密切關係。目前龍鼓灘被夾在兩個發電廠之間,西南方是燃煤發電的青山發電廠,西北方則是燃燒天然氣發電的龍鼓灘發電廠,兩者均會釋出NO2及PM2.5。此外,頻繁往來堆填區的重型車輛亦是其中一個PM2.5的污染來源。按運輸署數字,龍鼓灘路的平均車輛流量由2014年4,170架次增至2016年5,180架次,3年間升幅近四分一。面對目前的交通帶來的空氣問題,龍鼓灘填海的技術性研究中亦預料,填海期間的運輸會影響當地空氣質素,建議相關運輸應盡可能遠離龍鼓灘。

人類長期暴露於NO2中會刺激呼吸系統影響肺部功能。(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損失6,930萬健康生命價值
由於NO2及PM2.5對健康威脅最大,環保署曾委託中大研究NO2及PM2.5對健康及經濟的影響。當時研究曾推算空氣污染對本地「生命價值(Value of Statistical Life)」的影響。CAN協助推算是次測試的生命價值影響,龍鼓灘每年有4人可因空氣污染致命,直接醫療成本約97,927港元,累計健康生命價值損失(Loss of Healthy Life Value)近6,930萬港元。

NO2每日平均濃度每上升10微克/立方米,因心血管疾病及呼吸道疾病緊急入院的風險便會分別上升1%及0.75%。(環保署文件截圖)

長期暴露在NO2中會刺激呼吸系統,防礙兒童肺部的發育及影響肺部功能;而PM2.5則能深入肺部,損害心血管系統,有機會令心臟病或肺病患者早逝。按世衛與相關研究,NO2每日平均濃度每上升10微克/立方米,因心血管疾病及呼吸道疾病緊急入院的風險便會分別上升1%及0.75%。按環保署計算空氣污染物對健康風險的算式,八月底空氣質素欠佳的日子,龍鼓灘居民因心血管疾病、哮喘入院的風險分別增加54.2%、151.8%。

龍子維預計,隨填海後的交通流量上升,及轉移其他污染工業,料龍鼓灘的空氣質素將會惡化。「好似一個本身已經好污糟嘅水桶,你再加顏色落去就會滿瀉。」環保署回覆《01社區》查詢時指,土木署已就龍鼓灘填海建議進行技術性研究。研究結果顯示,透過適當規劃填海區的土地用途,並配合緩解措施,不會出現空氣質素不達標的情況。

目前無規管發電廠PM2.5排放量

翻查中電資料,當地NO2過去3年年平均水平,按年上升至2017年的25微克/立方米。目前,《空氣污染管制條例》規管發電廠三種指定污染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可吸入懸浮粒子)的排放總量上限,由中電自行量度發電產生的污染物。PM2.5並不在監測之列。政府會否要求青山發電廠監測PM2.5的排放?環保署回覆查詢指,青山發電廠採用濕式煙氣脫硫裝置會有微細水點,可溶化煙氣部分的PM2.5,導致煙氣監測設備無法收集這些溶於水點的微細粒子。因此目前署方的排放檢測參數是PM10。

龍鼓灘能遠眺青山發電廠,空氣質素常受鄰近的污染源影響。(鄭子峰攝)

擴建堆填區緩解措施 仍在研究階段

《01社區》曾就龍鼓灘填海查詢規劃署,署方指由於研究發現填海範圍南端鄰近青山發電廠受到的空氣質素影響較大,因此,建議將來規劃填海區時,須盡量避免於該範圍發展對空氣質素敏感的土地用途。至於填海範圍的中部和北端,以及其毗鄰的地方包括龍鼓灘村,技術研究配合適緩解措施,有助空氣質素不超標。 

每日大量貨車、泥頭車、垃圾車等魚貫經龍鼓灘駛入堆填區。(鄭子峰攝)

曾經有地區人士提出興建貫通屯門藍地至堆填區行車隧道,以紓緩當地空氣質素。目前龍鼓灘路為通往堆填區的主要幹道,劉村長指當年落實擴展堆填區時,政府曾承諾興建一條由藍地康寶路通往堆填區的隧道,以分流垃圾車,減低空氣污染。「𠵱家發叔(劉皇發)仙遊,曾爵士(曾蔭權)都坐監啦,條隧道仲研究緊。」劉村長無奈道。環保署回覆相關隧道查詢時指,現正硏究連接堆填區的新增路線方案,包括以隧道方式連接康寶路與堆填區。由於有關方案涉及複雜的工程技術問題,亦須兼顧整體區域交通規劃及與周邊發展,料研究於年內完成。

劉威平見證龍鼓灘多年來的發展,最近他忙於帶村民示威反對填海,「你填海唔係起樓冇人反對呀,但你𠵱家係搬啲污糟嘢入嚟。」(鄭子峰攝)

土地供應小組的網站指,「填海一般不會對現有土地用途造成重大影響,通常亦不需收回私人土地及安置居民」。龍鼓灘一直為香港承受整體發展造成的空氣污染,但填海對人類健康的潛在威脅,從來不在這場宏大的「土地大辯論」之中。記者當日把檢測結果告知龍鼓灘村長後,問及若落實填海,會否考慮搬離龍鼓灘?曾帶著村民向土地供應小組示威的村長說:「講真呀,我仲有幾多年?不過我會叫啲後生搬出去啦。」

龍鼓灘填海除了為當地居民帶來潛在的健康風險外,香港整體又有何損失?龍鼓灘面臨的大海是中華白海豚的覓食區域,龍鼓灘亦是新界西唯一的蝴蝶天堂。下篇將探討龍鼓灘填海如何把香港唯一黑沙灣變成白海豚與蝴蝶的地獄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