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鼓灘填海】香港唯一黑沙灣日落秘境 將變白海豚、蝴蝶地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月龍鼓灘成為土地大辯論中的近岸填海選址,讓龍鼓灘繼新界王劉皇發大葬後,再度登上新聞。龍鼓灘位處新界西的最西端,多年來集聚大量厭惡性工業,蝴蝶與中華白海豚卻依舊選擇棲身於此。環保團體「綠色和平」守衛郊野公園的音樂短片--「郊響樂」《燕尾蝶》於網上廣傳,最後一幕女孩身處的灰濛濛沙灘,正是龍鼓灘。在2018年的香港,燕尾蝶不只是在發展中失去家園的比喻,更正是滅絕的物種本身。

(此為「龍鼓灘填海有害?」系列之二)

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的音樂短片《燕尾蝶》中,最後一幕女孩身處的黑沙灘,正是龍鼓灘。(短片截圖)

村民戰「白忌」 中華白海豚是捕魚剋星

面對來勢洶洶的填海建議,龍鼓灘村民或許首次與白海豚站在同一立場。黑沙灘對出的龍鼓水道,是中華白海豚最常出沒覓食的地點之一,龍鼓灘山丘上亦設中華白海豚瞭望台。不過,村民與中華白海豚日常是如何共處?龍鼓灘原居民代表劉威平笑言:「阿爸阿叔嗰輩叫『烏忌』、『白忌』 ,避忌個忌。」未成年的中華白海豚是烏黑色,成年的才逐漸變成粉紅色。「每逢啲魚嚟,啲海豚就追住嚟,啲魚就走晒,佢哋就話『大吉利是』,咩魚都俾佢趕走晒,後尾先叫白海豚。我哋嗰陣唔識㗎。」

喜歡游泳的龍鼓灘村長劉威平,自小在家門對出龍鼓灘沙灘暢泳。他說昔日的龍鼓灘會有海龜上岸生蛋。(鄭子峰攝)

唔係好嘢嚟㗎,啲白忌一出嚟就食晒所有魚。
前漁民、龍鼓灘村民劉先生

對漁民而言,曾是捕魚大敵的中華白海豚,目前已瀕臨滅絕。據漁護署公佈的《中華白海豚監察報告》,在本港水域出沒的中華白海豚目前只剩下47條。「唔係好嘢嚟㗎,啲白忌一出嚟就食晒所有魚」,在龍鼓灘經營士多的前漁民劉先生憶述當年的天敵,「不過都幾十年冇見過」。在發展背後,白忌與黑沙灘或快將步入歷史。

中華白海豚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列為「易危」;《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列入附件一,該附件包括受滅絕威脅的物種。(WWF提供圖片)

填海逼遷白海豚 料數目再減

中華白海豚是受《野生動物保護條例》及《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保護的物種。土木工程拓展署於2015年年中發佈《香港西部水域三個具潛力的近岸填海地點的累計性環境影響評估研究-勘測研究》,報告指中華白海豚會使用龍鼓灘離岸約700米或以外的水域,作為重要的覓食和游弋的生境(物種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但報告指填海將不會直接破壞其生境。

WWF香港分會副總監(海洋保育)李美華解釋,隨三跑與港珠澳橋工程,香港水域高峰期曾有近150架工程船往來,對中華白海豚的生存構成極大滋擾。

然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香港分會預計,填海後中華白海豚數目將會減少。WWF香港分會副總監(海洋保育)李美華接受《01社區專題》訪問時解釋,海豚喜與陸地留有緩衝帶,加上填海永久失去龍鼓灘的天然淺灘致漁獲減少,料填海後海豚會向外遷移,佔用更多龍鼓水道,增加中華白海豚被高速船撞死的風險。

龍鼓水道為香港最繁忙的海域之一。每日多條航線均會頻繁使用龍鼓水道,包括進出廣州港和蛇口貨櫃碼頭的遠洋輪船、運送貨物到內河碼頭的內河船以及由維港和赤鱲角前往珠三角的快速船。

龍鼓水道為香港最繁忙的海域之一。每日有大量遠洋輪船、內河船及高速船往來,曾有中華白海豚被撞斃。(鄭子峰攝)

我哋成日講棕土優先,就係因為當地冇乜生態價值,又有交通配套,只需梳理就足以應付8萬至9萬名劏房住戶需求。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副總監(海洋保育)李美華

李美華指填海不可逆轉,最近WWF正提倡在填海規劃前應先進行「海洋空間規劃」。(曾雪雯攝)

環團轟政府製造填海假對立

每當談及填海對生態的影響,總有遇上認為「代海出聲」就是漠視劏房住屋需要的批評,包括支持填海發展的特首林鄭月娥。李美華批評林鄭說法誤導,刻意製造假對立,「填海後啲地唔係用嚟起樓,(即使起樓)填海唔係即刻有得住」。她解釋提倡棕土優先,是因為當地生態價值極低,亦有交通配套,只需梳理就足以應付8萬至9萬名劏房住戶需求。「無人唔俾你填海,問題係有更好的選擇,點解你要選擇傷害個海?」

龍鼓灘為土地大辯論的「5+1」近岸填海選址之一,若落實填海,香港唯一黑沙灣將成特殊工業用地。(曾雪雯攝)

蝴蝶天堂或隨填海萎縮

龍鼓灘是新界西唯一的蝴蝶天堂,當地以東的龍鼓灘谷更於2012年正式被列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SSSI)。龍鼓灘的天然灌叢、河溪與周邊棄耕農地,為蝴蝶提供理想的棲息地。環保團體「綠色力量」多次在龍鼓灘普查蝴蝶數目,今年6月記錄當地68種蝴蝶,佔全港蝴蝶物種三成,包括極罕見的長腹灰蝶、罕見的白弄蝶、寬鍔弄蝶和菜粉蝶,料普查最終會發現更多蝴蝶物種。網上資料指,該處曾被發現117個蝴蝶品種,亦是本港少見的紅鋸蛺蝶重要繁殖地。

紅鋸蛺蝶是香港罕見蝴蝶,龍鼓灘有牠們在港最大和穏定的群組。(資料圖片)

早於土地大辯論開展前,已有報導指龍鼓灘有工業活動危及蝴蝶生境。龍鼓灘填海後擬作特殊工業用途,會否造成蝴蝶生態災難?綠色力量高級環境事務經理單家驊預計,蝴蝶生境將隨周邊棕地蔓延而萎縮。單家驊解釋,蝴蝶生境與龍鼓灘村完全重疊,當地蝴蝶棲息地近10年已隨村屋與相關設施發展而萎縮。而填海選址與蝴蝶棲息地只有一條馬路之隔 ,若填海區名正言順作工業用地,料龍鼓灘一帶的棕土作業或隨填海發展失控,波及周邊的蝴蝶棲息地。

單家驊指,龍鼓灘蝴蝶棲息地近10年已隨村屋與棕土發展而萎縮,而擬填海區與蝴蝶生境更只隔一條馬路。(資料圖片)

龍鼓灘一直被環團稱為「規劃黑洞」,為香港少數從未納入《分區計劃大綱圖》規管的地區。龍鼓灘的違規發展亦不受規劃條例規管。規劃署回覆《01社區專題》查詢時指,一直逐步和有系統地為現時未有法定圖則涵蓋的地區擬備發展審批地區圖/分區計劃大綱圖,將這些地區納入城市規劃委員會的管制。 署方會按有關地區的保育價值、所受發展壓力、是否鄰近市區發展及有行車通道等因素,適時檢討擬備新法定圖則的優先次序和進度。

龍鼓灘沙灘有一部被棄置的推土機,甚有象徵意味。(鄭子峰攝)

龍鼓灘以日落聞名,但諷刺的是,這片黑色沙灘正迎來自己的黃昏。於劉村長眼內,龍鼓灘是家,也是回憶裏有海龜蛋的黑沙灘;於遊人眼內,龍鼓灘是隱世的拍攝日落秘境;於政府眼內,它只是一個原已集聚污染的邊陲用地,「5+1」填海選項中的220至250公頃土地。青山可以變俗水,俗水可以被填平。在偉大的發展佈景下,燕尾蝶儘管在夢裡醒來,或許還是存活不了。

目前屯門主要幹道與運輸系統已幾近飽和,若屯門西陲的龍鼓灘至少填海闢地220公頃,對目前人口近50萬的屯門整體又有何影響?下篇為「龍鼓灘填海有害?」系列之三:【土辯填海】屯門去年全港空氣最差 低處未算低?未來將基建圍城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