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KOL】曾被外籍朋友認定「毒男」 港男拍片探討中西差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網上瘋傳一段短片:一位KOL於地鐵車廂高歌,高呼車廂內乘客和應,誰知只有一人拍手助陣,勇氣可嘉。原來這位「本地出產」的香港KOL大有來頭,不僅是帶起媒體「街訪」熱潮的創始者,令其於內地網紅界一炮而紅。

他是Torres,外號托哥,拍攝短片比較香港與外國文化差異,諸如中環上班族的月薪比較、外地人和本地人交家用的觀念、不同地方的女生覺得男生是否需要為初次約會付錢。他以一口流利英語拍攝短片,被認定為「ABC」,但他只是就讀本地中學,中學時期英文不及格,扭轉命運源於一個電子遊戲?

攝影:鄭子峰、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為打機、睇波下定決心學好英文 

Torres學好英語,不是為了成為「abc Youtuber」。Torres初中懶理成績,英文一直不合格,只顧玩游戲機和觀賞足球賽事,誰知改變一個青年命運的是足球電子遊戲《國際足盟大賽》(FIFA)。

Torres平日聽不懂遊戲旁述,突然有感自己英文太差,又聽不懂喜愛的英超球員訪問:「嗰陣好鍾意睇波,我鍾意英超球隊,識英文先可以更加了解佢哋。想聽球員訪問,冇翻譯就聽唔明就想去學。」自那天起,他決心洗心革面,學好英文。 

他以一口流利英語拍攝短片,被認定為「ABC」,但他只是就讀本地中學,中學時期英文不及格,扭轉命運源於一個電子遊戲?

Facebook約外籍學生見面交朋友

他收聽英國Podcast節目、看英劇,同時得到Facebook大神的幫忙,認識了在國際學校讀書的外籍學生:「咪喺Facebook亂add人,同佢哋傾偈,跟住約就出嚟見面。諗返都覺得變態。」他還記得,第一次相約國際學校學生到蘭桂坊酒吧:「未扮嘢囉,YO!去之前學定晒啲英文,逼自己。」事前查看酒名,確保自己懂得下單。又,同一套英劇,他重看六次,拿著紙筆默寫出來,記住英語交談的句式。回想當年,他也覺誇張:「我有決心做一樣嘢就會做。」

被認定只愛打機、不善交際:要征服這些刻板印象

Torres喜愛與外籍朋友玩樂,不是崇洋,而是在香港這片土地也能讓他看遍全世界:「14、15歲邊有錢去歐洲?學識英文就可以見識到呢個世界,可以同法國人、意大利人傾偈。」然而,彼此文化差異,有時也教Torres百思不得其解,哭笑不得。例如他們總覺得亞洲男生「毒」:數學能力好、喜愛打機、讀書勤力、不善交際,「又會話隻眼細,睇得唔係幾好。」

Torres:「有啲好友善但係有啲好串。如果本地人,佢哋淨係會同拔萃、喇沙嗰啲男仔玩。佢會同你講,你唔係讀男拔唔同你玩。」每次報上自己的中學時,他們都投以輕視的目光。他們教Torres決心證明自己:「唔使嗰啲中學都可以同你做到朋友,我可以好過你、可能搞笑過你。我飲酒一定要飲得最快,佢哋又全部都好大隻,我又做gym。啲男仔睇唔起我,咪去撩吓啲女仔。覺得自己好威,以前係咁啦。你要征服呢種優越感,要征服外國人對Asian(亞洲人)嘅stereotype(刻板印象)。」

當年,Torres每次報上自己的中學時,他們都投以輕視的目光。他們教Torres決心證明自己

南非女友拍拖堅持要坐戶外座位:城門河臭都鍾意

升上大學認識了來自南非的女朋友。南非女友不喜歡Torres吃意粉會「殊殊聲」,不習慣吃辣,不明白約會為何Torres要付全費。同樣地,Torres不習慣女孩喜愛飲酒,「去Picnic、沙灘都要飲酒,食幾舊壽司咪算囉。」他們吃飯,女孩總要選擇戶外座位,曬著太陽吃飯、飲酒,:「我唔明,我女朋友好鍾意去沙田某一間酒店,要坐喺條街,條街就對住城門河好臭。佢話有個河,我話我哋依家唔係喺阿姆斯特丹,唔係同一條河。佢話都鍾意,我話是但啦,都可以慢慢接受。」

升上大學後,習慣交外籍朋友的Torres認識了很多交流生。到了假期,Torres到歐洲旅行,朋友接待他留宿,帶著他遊玩,徹底開闊了他的眼界,例如歐洲人戒心較香港人少,他能在咖啡室隨意與陌生人聊天、交朋友。最難忘的莫過於在阿姆斯特丹見識當地人吸大麻的普遍:「我覺得好神奇,佢哋食飯又食一支大麻,夜晚蒲之前又食兩粒『Fing頭丸』。我哋有啲文化差異,但係會互相尊重。」(由受訪者提供)

旅行無故被罵,體會文化差異會帶來歧視
 
Torres終於能踏足歐洲旅行,他才發現文化差異不止讓人對不同種族有刻板印象,更會帶來敵意的歧視:「而家我一個亞洲人去到歐洲,佢哋又睇唔起你。」他說,或許有些華人的行為惹人討厭,當地人才會討厭華人,但仍有些國家歧視華人的情況依然嚴重。例如在巴黎的巴士上說英文,被當地人責斥為何不說法文。Torres和媽媽到澳洲旅行,也無緣無故被罵:「搭巴士,我問呢度係咪去邊度,跟住嗰個司機話,shut up,f**ing chinese!(閉嘴,該死的中國人!)」

他在內地當了2年「神街訪」的主持,憑著破格大膽的題材,訪問途人的戀愛觀、性愛觀,短片在內地廣為流傳。(由受訪者提供)

到內地拍「神街訪」接觸短片製作

體會過種種文化差異,成就他後來Youtuber之路。3年前,他在酒吧認識了內地「神街訪」節目的負責人,這類短片有別於傳統新聞街訪,以娛樂性為主,但題材無趣,無法引起觀眾興趣,節目的效果一般,「我同佢講點解做得唔好,我可以幫你爆。佢話,我信你。咁我就做咗。」 結果,他在內地當了2年「神街訪」的主持,憑著破格大膽的題材,訪問途人的戀愛觀、性愛觀,短片在內地廣為流傳。後來,香港的街訪短片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我做咗神街訪,有人開始學,我肯定佢哋抄我。之後無再做啦,太多人做就做唔到。」
 

Torres畢業後做過實習,體會到五天工作的打工仔生活壓抑創意。今年剛從大學畢業,Torres坦言暫時未有長遠目標,只想繼續拍片。

踏上KOL之路:讓不同地方的人互相了解

Youtuber、KOL已是不少年輕人的「事業」。然而,拍片收入不穩定,有些月份沒有進賬,有時卻每月賺3萬多。因此,他現在會用一半時間投資,其餘時間營運「托哥」的頻道。拍片之餘,他更會主動爭取與企業合作的機會。

全職工作不能與創作事業並行嗎?Torres畢業後做過實習,體會到五天工作的打工仔生活壓抑創意。今年剛從大學畢業,Torres坦言暫時未有長遠目標,只想繼續拍片:「我覺得我係一個可以同人傾到計嘅KOL,用呢個personality(個性)present(呈現)一啲大家唔知道嘅嘢畀大家睇。」

每當想起有外地朋友對他說:「你真係我識過最特別嘅香港人、中國人,我從來都未見過係咁。」他總是回應:「因為你未識其他人啫,好多都係咁嘅。」因此,Torres短片的題材離不開文化差異,如南非人對亞洲人的審美觀,在香港的本地人和外地人月薪大比拼。短片用英語拍攝,配以中文字幕,他說自己不是刻意「扮嘢」,只想讓更多人都能看懂,不同地方的人也能互相了解。就如他從來不是要當個「偽ABC」,反倒覺得要擁抱自己的身份,讓人看到刻板印象以外的自己。

他從來不是要當個「偽ABC」,反倒覺得要擁抱自己的身份,讓人看到刻板印象以外的自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