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山竹】風後微企老闆自發停工:計到盡員工關係差,何必?

最後更新日期:

颱風山竹過後,樹木傾倒、窗框搖搖欲墜,住在城鄉各處的人,卻仍然要上班。有攝影公司自發停工,「政府決定唔到,我自己決定」。另一邊廂,一班清潔工友趕緊執拾,仍然無法趕及讓巴士、輕鐵通車,累了大半天的他們直呼:做不及啊!

特首林鄭月娥在風後翌日登出帖文,說要感謝善後同事,因他們「令香港早日回復正常運作」,然而及至風後第4日,不少地方仍然佈滿欲跌未跌的樹椏,任清潔工密密做都趕不到「回復正常」。城市要繼續運作下去,然而,強行運作下去,真的可以嗎?

Brian自認是工作狂,可以一個月不放一天假。但他知道新一代希望工作和生活平衡,對於有些人說「我以前都係咁返工啦!」,他笑笑說:「以前150萬元有700呎單位,今天700萬元買150呎樓。時化變了,不要說以前。」(照片來源:受訪者Facebook專頁)

小企業老闆:「政府決定唔到,我咪決定停工」

資深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在打風翌日早上就決定停工,叫其餘三個員工放假一天,不需回柴灣的工廠大廈工作室上班。柴灣風災後的情況不比杏花邨好,尤其工廈臨海,「防坡堤都散了,電影《明日之後》般的情境。」Brian回到公司,只見窗框卻搖搖欲墜;加上海風捲來帶鹽的水份,不少拍攝器材蒙上鹽跡,風扇一夜之間生銹,「也壞了一部電腦。」

風後那天,他聽到收音機說多處路段堵塞,本想開車載員工回公司,同事住葵涌和荔枝角,回柴灣不是易事。最後他決定停工,或由員工Home office處理緊急事務。「東鐵停,冇巴士,根本無法返工。就算返工都哂氣,花兩三個鐘回來,過幾個鐘又收工,搞咩。」他說。「你夾硬要他返工,他也不高興,生產力有幾多、賺幾多錢?我覺得香港人太鍾意做嘢啫。」

下圖為Brian位於柴灣工作室風後慘況和光復後的情形:

+8
+8
+8

「何必要加重交通需求呢?倒不如用一日時間去清理。」他說,「自己公司自己話事,政府決定唔到(停工),我咪自己決定囉。」對小企業而言,員工是最重要的資產,況且員工上班過程若被樹塌打中受傷,公司要找人頂替更麻煩。客人催促,Brian唯有說明公司需時清理,未必能如期交相,「同事無法上班,況且回公司也主要救亡器材。如果客人不理解,我想你再考慮要不要和他做生意吧。」

颱風當日,就算員工自願回到公司,也只能集中救亡器材,拉回窗框並鎖實。(受訪者提供)

「放開反而得到更多」

Brian覺得,對一年賺一百幾十億的大企業來說,一天損失的比例可能不及小企業。「小企業人小,每天卻要處理很多事。重點是你願不願意叫員工放假。一日半日蝕幾多?你要計到盡,可能賺大錢,但員工關係就會差,何必?」

那天,他獨自回到柴灣工作室,拍下慘況,員工見狀卻紛紛致電他,主動回來幫忙清理。「最後他們2點多回來了……我想,如果夾硬要他們上班,一定黑口黑面吧。有時,你肯放開就得到更多。我可以做的就是把他們通通載回家去,很小事。」結果,他們差不多5點執拾得七七八八,「準備放工了,剩下的事,明天再做吧!」

這是工作室光復之後的畫面。(受訪者提供)

風暴翌日 清潔工:做不及、清不及

特首林鄭請僱主和僱員互諒互讓,不過颱風翌日大部分打工仔仍然逼住在路面擠塞情況下返工,更不用說主力負責清潔的工友。早前8號風球,他們在食環合約下仍要上班,風球改掛,代表的是要冒着風雨來來回回,提心吊膽。

9月16日,他們就經歷了一早回到垃圾站、40分鐘後離開、晚上再趕回來的一天。9月17日早上,各區的清潔工再次回到垃圾站,此時各處樹木倒塌,輕鐵部份路段停駛。在屯門工作的阿妹說:「整排樹倒了下來啊!」太重的搬不動,他們只能移開較輕的樹枝,「整個地下都是樹枝,又要掃街,又要掃馬路,那些樹葉黏住地下,很難掃的。」

移樹、掃馬路、掃街,見到有路牌跌了,也沒法去清理:「我們自己都自身難保。」工友阿茜說。(黃妍萍攝)

一天車走60多桶垃圾

車輛一邊駛過,他們一邊在馬路邊線掃樹葉,還好當日巴士停駛,否則或更危險。整天下來,阿妹說:「一個人就掃了7、8桶(660公升的)垃圾!」另一工友忍不住搭嘴:「(駕車師傅說)載都載了60幾桶!」

但有些地方還是未及清理,「診所那邊啊、屯門碼頭都好多樹枝,路政、消防都在做,都做不及。」另一工友阿茜說。把樹枝推到路邊也不夠,如果下雨樹葉掉落,會塞住渠口,「也要快點清,但清不及。」

要清出街道讓人通過,樹唯有先放一邊。(黃妍萍攝)

網民:幫執垃圾離地 義工:沿路執不難

這天各區都有居民自發幫忙,民間組織「屯們誌」也召集了一班義工,阿妹說:「有義工當然好!我做到隻手好痛啊。」她疲累地按着手臂。「多些人做就不用做那麼多天,路面都可以快點通。」

屯們誌成員Hison下班後也趕來,他說:「社區自己也有份,所以想幫幫忙。」除了落區幫忙,他們這天早上也在網上呼籲公眾上班前可幫忙撿垃圾,有人和應,卻也有網民質疑已要早些出門避免「塞月台」,撿垃圾的呼籲是「離地」。Hison說:「我也很明白,也不是希望大家花太多時間,而是準備一個垃圾袋,沿着上班的路,經過,見到垃圾,就拾起。」

「沒停的話,工友做起上來也急,很辛苦。」Hison說。(受訪者提供/圖中非受訪工友工作站)

打工仔:應停工整頓住所、社區

他慨嘆要上班其實是無奈,除了無法幫忙清理社區,上班路上也充滿危險,「我今早經過金馬倫道,上面有幅窗吊住,下面沒封路,其實是很恐怖的,隨時可以掉下來。」另一邊廂當日有許多市民塞在大圍月台,「急起上來就很憤怒,罵職員安排不好,其實職員也根本沒空間去做什麼。」

城市混亂,但返工節奏繼續,是不是好事?「(重整社區的工作)完全靠工作人員做,他們也做不及。」Hison說。「最好其實是停工,給時間大家清理道路,市民可以選擇幫忙,或他們家中也有很多東西要清,現在政府完全沒選擇給我們。」

城市如常?(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