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人‧下】能感應靈體、看別人過去與未來:勸人放下執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01社區》X「跑手接龍」舉辦灣仔區「夜晚搞 揾鬼跑」--從灣仔東美花園經寶雲道跑至跑馬地,邊跑邊談靈異傳說,邀請了詹朗林(Jacky)當嘉賓。他自言有靈異體質,但強調自己不是陰陽眼人,只能感應鬼的存在,與鬼溝通。在他眼裏,每人有不同氣場的顏色,有時候可以知道一個人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這個能力,不是與生俱來,而是幾年前打兩份全職工,人的思想混亂,打算襌修自我重整,身體卻出現微秒的變化。

(編按:文中提及冥想、氣場顏色僅屬個人意見,並無科學根據。)

攝影:鄭子峰

「夜晚搞 揾鬼跑」活動當晚,於南固臺旁一所荒校,發生怪事。

活動開始之先,Jacky脫下手腕上一條經「白龍王」開光的珠鏈,將這條保命的「符」給他的朋友。脫下珠鏈,才能打開Jacky感應靈界的天線。他說不能看見鬼,但陰氣重、有鬼的地方,他的頭會刺痛,像針一下一下鑿向他的後腦。我們經過有「灣仔鬼屋」之稱的南固臺,旁邊有一間荒校,一群跑手衝上去,攝影師拍了一張照,覺得不對勁,頭暈作嘔,立刻下來。Jacky也在場,後來他說:「那裏有一個女士蹲在一處,不滿我們騷擾。」然後,我們跑上堅尼地道旁一條黑漆的斜路,路無燈,右邊是石澗山林。Jacky領在前方,忽然轉頭跟後方的我們說:「你哋行右邊。」後來他解畫:「剛才有一個『人』覺得我哋一群跑手衝上去,好冒犯。我叫你哋行先,因為我知道有好多(鬼)衝緊上嚟,有班『小朋友』問:『你真係睇到我㗎?』」後來經過寶雲道,他伸出右手,右邊手臂毛髮豎起,大家都知什麼事了,秒速逃離。

「我看過三個批命師父,他們說有一天我會跟他們是同行,當時我不信。」Jacky說。

Jacky自少對宗教有濃厚興趣,喜歡到寺廟閱讀佛教故事。

求神問卜、冥想,所為何事?

「由細到大,我都喜歡求神問卜:『我應唔應該做嘢、應唔應該讀書』等。」Jacky說。他的背,有一個巨型問號的紋身,「想話畀自己聽,要保持謙卑,好多嘢你係預計唔到,抱住唔知嘅心態去求知。我覺得人係好微小,覺得呢個世界有一個主宰。」他小學時喜歡在樓下擺賣佛經的報攤「打書釘」;會看寺廟門外的《天堂遊記》,中學時參與西安交流團,研究回教;既研讀易經,又信水晶、塔羅牌、鐵板神數。「我有時覺得迷惘的時候,不明白的時候,又會向『上面嘅東西』祈禱。」他坦言:「係,我仲係好矛盾。我仲未知道要信啲乜,想尋求一個真理。」

年輕人想尋找什麼真理?貼地的去說,就是日做夜做為咗啲乜?值唔值得?這亦解釋為何近年會流行襌修、冥想,鼓勵時下都市人內觀,自我尋找,外國明星如Emma Watson、Katy Perry都學習靜修、呼吸冥想的方法來減壓,帶起這股減壓的潮流。又如本地健康專欄作者嚴浩,也多次撰寫專欄講述冥想的理論等等。記者亦曾訪問幾位濕疹患者藥石無靈,同樣透過冥想盼緩和症狀;訪問一位電視台撰稿員,日做19小時至濕疹爆發,人迷失,決定辭工專注冥想,重整身體同時建構全新的生活價值:相信自己有能力創造一種生活。

上集提及Jacky因為兩份全職,金融娛樂雙線發展,朝早六時至中午處理金融工作,下午至晚上專注拍攝,弄至人思緒混亂,「what I am doing?」Jacky於是學習冥想:「我唔想掛住做,想提高自己靈性,追求精神上的答案。」

很難科學地解釋,他漸漸發現感應到靈體和人氣場的顏色。

身體轉變擁有靈異體質

後來,他的身體出現微秒的變化。很難科學地解釋,他漸漸發現感應到靈體和人氣場的顏色。曾有一次,他到朋友的香水店。在升降機中,一個逝去的外國婆婆托他向朋友傳話:「多謝佢香水店,我好鍾意,以前呢度好污糟。同埋,我最鍾意玫瑰味。」婆婆說曾多次幫助香水店,朋友才恍然大悟,「難怪升降機經常無故在我的樓層打開門。」

而且他看人有不同顏色,「無緣無故覺得佢係藍色,呢個想法好古怪,起初還以為自己有病。」他只有一次看見一個黑色的人,「不是他背後有影,而是身後像一團蠟青。我不認識他,離遠見到佢已經頭痛作嘔,要即刻調頭。」他形容當專注疑視對方,眼前都像有一部電視機,可以看見一些對方做過的事、現在的想法,或者是一些零散的字句會出現的腦中。有一次他在國內見客,與客人初次見面,「我突然跳掣,講:「你個病好返未?你唔使太擔心,都積咗幾年,但差唔多完,十幾年,你係時候要放低。嗰個客倒緊茶,就不斷喺度喊。」

點擊下圖,可知Jacky更多靈異經歷:

+2

五行屬木 18歲即改名 

看人的眼光不同,加深他與某些人的關係,同時覺得能看透別人的底蘊,因而避諱一些朋友。感應鬼的存在,他覺得這個轉變沒有正負面之分,而且世界沒有變得厭煩複雜,因為是複雜的從來都是人的世界。Jacky也深知占卜術數,或許讓人更謹慎而行,卻不能帶來心的平安、靈的滿足。

記者再問他,想追求一個怎樣的真理?他說:「點解呢個世界咁多紛爭?好多嘢估唔到點解會發生。唔明白點解兩個人相愛,原來唔係,最後離婚。」他指的是他的雙親。單親成長,憎恨親父廿多年,「覺得好辛苦,好攰。我醒覺要放低。」父親離世時,他到醫院時,父已經走了,他沒哭,在其耳邊說了一句:「行埋呢程安心去,我冇嬲你,希望你下世做個好人。」他是一個很執著的人。其實他可以看見別人的過去未來,「我可以選擇講或者唔講,如果關乎一個人的執念,我就會出聲。」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傳遞者的角色。

18歲那年,他不理母親的反對,自己到銀行取2000元,翻開報紙找律師樓弄改名契,替自己改了一個新的名字,母親六星期沒跟他說話。他的新名字---詹朗林。「我知自己屬木。」林字兩根木,縱然陰森,但他卻是一明良月,為人帶來晴朗。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