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冰滾族2】回憶80年代Roller Disco 54歲阿Lam:想踩到變老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屯門一班街坊每逢星期五晚都相約在屯門公園練習滾軸溜冰(Roller),一堆九十後青年裡面有個54歲叔叔阿Lam,眾人叫他作長老,笑說他赴約是老人家為伸展筋骨。阿Lam也不介意,說後生仔們乖仔乖女,讚不絕口;因為看見他們像看見40年前的自己,在1980年代的公共屋邨跟著一堆細路踩Roller。80年代各大室內場五光十色,盛極一時,滾軸溜冰鞋自此便成了阿Lam的玩伴。

1980年代尾,滾軸溜冰潮流頹落,室內場北移大陸,香港也悄悄變天。多多少少的青年像阿Lam成長了,把一對鞋收進了家裡最深處。

攝影:高仲明

屯門街坊每逢星期五晚聚在屯門公園一起玩滾軸溜冰。

中國上海牌雙排輪滾軸溜冰鞋,是阿Lam 20來歲時買給自己的鞋。(影片截圖)

Roller Disco:德福世界、沙田賓士的室內場

阿Lam特意帶來了他20歲左右買的中國上海牌雙排輪滾軸溜冰鞋,給攝影記者拍攝,鞋主要由鐵架加鐵輪組成,當年的小朋友幾乎都踩這雙鞋在屋邨玩。過了足足34年,束住腳掌的膠帶已經霉爛,他索性剪走膠帶,把穿好「白飯魚」布鞋的腳套進鞋內,再用兩條尼龍繩在腳上打上牢固的結。

舊時香港人叫這運動做「雪屐」,荔園還叫「荔枝園」的時候,已在1949年建成全港第一個滾軸溜冰場。作者周家建撰寫的《濁世消磨——日治時期香港人的休閒生活》書中提到日治時期已經有香港人玩滾軸溜冰,當時在廣華醫院做護士的鄭秀鸞說,被高壓管治的人們,下班娛樂就是到旺角溜冰場(今匯豐大廈)玩。

街坊叫阿Lam為長老,他笑說一開始這班後生仔是先尊重自己那對年代久遠的上海牌雙排輪滾軸溜冰鞋,才那麼尊敬他。

阿Lam大約6歲開始玩雙排滾軸溜冰,時值1970年,每區場地至少有50多人在場溜玩,他多去觀塘月華街、美孚玩,直至20歲,有些零用便溜到樓上室內場踩。「德福花園世界體育會好大,太古城世界體育會、沙田新城市廣場賓士滾軸溜冰會等等,好型,像個Disco,不停閃燈、播勁歌,十分之旺。」他記得前電台主持王書麒也曾在那裡做DJ打碟,一堆穿著五顏六色運動服和Aerobics緊身服飾的青少年在場飛翔奔馳,或連成一隊伍挑戰不同花式動作。

Jo Miaow

80 年代回憶 has 34,745 members. 歡迎來到80年代回憶分享區 , 各位可以隨便在這裡分享 70-90 年代的歌曲 , 圖片 , 影像 , 及一切人和事 , 70至90年代也有不少令人懷念的事物 , 歡迎大家在這裡分享 , 如果Post包含有意識不良 ,...

德福花園世界體育會好大,太古城世界體育會、沙田新城市廣場賓士滾軸溜冰會等等,好型,像個Disco,不停閃燈、播勁歌,十分之旺。
屯門街坊 阿Lam

流著少年脈搏:那一代溜冰滾族

達明一派在1988年推出大碟《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作詞人陳少琪和黃耀明跑到德福花園的滾軸溜冰場實地考察、作詞,後來成了《溜冰滾族》這首歌,說的就是這麼一個遺世獨立的空間,80年代的青年在裡面翱翔、競技,叫喚同伴,喝一杯可樂,霓虹之中他們痛快作亂。

香港人自1970年代初不斷從美國打聽最新的滾軸溜冰鞋款式,他們開始在鞋店訂造靴,把雪屐鑲在靴上,裝上由電木或塑料做的滑輪,形成雙排滾軸溜冰鞋的雛型。1980年代美國電影《甜姐兒》在香港上畫,人們看到美麗的少女主角贏得滾軸溜冰比賽冠軍,又看到少男少女飛馳着拍拖愛戀,踩着八個輪子在街上飛翔的畫面自此永遠留在那代人的心中。

1982年,香港第一間室內滾軸溜冰場在九龍灣德福商場內開幕,名字叫「世界體育會」。

+2
現在大陸場跟以前香港場一樣,那些燈光、歌曲呀。
阿Lam

「滾軸」北移成了「輪滑」

這個世界大約維持了十多年,至1980年代末悄然萎縮滑落。阿Lam記得1980年代尾,室內場陸續結業,規模最大的德福和太古場也在1992年左右倒閉。不過後來他也進入事業搏殺期,工作太忙,又要顧家庭,滾軸溜冰鞋被他收到一邊去。

「現在大陸場跟以前香港場一樣,那些燈光、歌曲呀。」他說。滾軸溜冰像陣風,經香港吹進了大陸,在上海、北京等地開始流行,像「卓嘉體育」等本地滾軸溜冰品牌店過了千禧年也走到蘇州、黑龍江、秦皇島等全國滾軸溜冰比賽的基地,跟大陸教練打好關係,教練大把大把買入鞋和用具,拯救了卓嘉的生意。

滾軸溜冰盛極一時之後,至今室外場地卻鮮有人使用。不過,近年也有很多年青人愛上踩著滑輪奔馳的感覺,在街上、公園內可以看到他們的蹤影。

有說滾軸溜冰衰落是因為室內場很多打鬥事故,也有說家長普遍覺得這運動很危險,不讓孩子學。滾軸溜冰被視為邊緣夜青的活動,室外場很少用家,街坊於是在場上晨運,甚至開雀局打麻雀,不時被拘捕。相反在大陸,滾軸溜冰改了個名字叫「輪滑」,在各大大學和室內場百花齊放。那時香港也剛剛跨過了回歸的界線。

阿Lam的願望是,踩Roller踩到65歲。(影片截圖)

每個場都見到阿伯踩Roller,他很古靈精怪,扮跌扮跌,又不會跌的。見他算健康,踩了至少十年以上。後來博殺期我便忘了那個阿伯。
阿Lam

願望做個踩到65歲的阿伯

以前阿Lam在各個場地總會看到一個60歲左右的阿伯。「他很古靈精怪,扮跌扮跌,又不會跌的。見他算健康,踩了至少十年以上。後來博殺期我便忘了那個阿伯。」忘記阿伯的這段時間,那雙鞋又悄悄然溜入他的生活。最初是他的女兒學滾軸溜冰,他陪她去,在場邊一時興起重新踩上八個滑輪,「第一次似馬嬲放繩,好生猛。」

有段時間,女兒在家裡做功課和做家務也穿滾軸溜冰鞋,但終究並沒有繼續。反倒阿Lam託朋友替他買雙價格相宜的鞋,期間認識了很多圈內人。TM Roller的另一個街坊阿星和阿Lam五、六年前在觀塘認識,十幾個人從月華街踩到九龍城,阿星說:「以前一邊是巴士站一邊是山,斜路很窄,我們一邊煞掣一邊落斜。」彷彿在滾軸溜冰的世界裡面人們永遠不怕跌,不怕老。

他不像其他年輕的街坊有鍛鍊的目標,他說他繼續玩滾軸溜冰是為了放鬆,為了睡個好覺。

現在我不踩一會Roller,回家就無法好好入睡。看著阿伯邊踩邊老去,我想自己也有被影響。像他那般也不錯,很快樂,很輕鬆,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我想似阿伯般,踩到踩不到為止。
阿Lam

潮流落伍過,但今天有不少人重新愛上穿著飛輪在夜裡玩樂。「最初在屯門場沒有幾個人,沒多交流,有些人只為識女仔,有些在場地食煙、吐口水。直至阿King他們開了群組聚集人們,情況便改變了。」屯門街坊聚起的這班人多少鼓勵了他定時赴約,長老頻頻點頭,「他們真的有心,很肯苦練,很勤力。看得我有點老懷安慰,想起十幾歲時的日子。」

他也終於記起那個溜得快樂的阿伯,慢慢能代入他的心情——看著場上的小孩子穿上滾軸溜冰鞋滑翔,他大喊「未來之星,靠你們了!」。「現在我不踩一會Roller,回家就無法好好入睡。看著阿伯邊踩邊老去,我想自己也有被影響。像他那般也不錯,很快樂,很輕鬆,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我想似阿伯般,踩到踩不到為止。」他說。

 

屯門溜冰滾族的故事,詳看上篇:【溜冰滾族1】生活中守住熱情:屯門街坊的Roller Skating Night

反倒是年輕人鼓勵了他每星期五晚來這邊聚聚,維持著對興趣的熱愛。(影片截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