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初代女電競選手:喜歡遊戲世界的純粹 嘆職涯比運動員更短暫

最後更新日期:

洛米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曾有過長達7年的電競職業生涯。退役後,洛米回到南京,結婚生子,生活進入了更平穩的時期。但是性格要強的她,依然選擇了和遊戲相關的工作,目前在一家公司從事遊戲運營。

攝影:片兒川/編輯:夏天(中國人的一天)

「我可能是中國最早的一批女電競選手。」90後南京女孩洛米說起自己曾經的職業生涯,音量不自覺地大了很多。洛米5歲第一次接觸了遊戲《仙劍奇俠傳》,從此發現自己對遊戲是真愛。大學時,因為「不服氣男生比女生打得好」第一次參加了比賽,從而被電競俱樂部發現,成為了一名職業選手和遊戲主播。這一過程中,洛米也遭遇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矛盾一度不斷升級。

2016年,「因為年齡增長」洛米選擇了退役,2018年,她初為人母,但遊戲依然是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她找到了更好的平衡點,包括和父母在遊戲方面的矛盾以已冰釋,現在已經可以和父親一起打一局經典的《帝國時代》了。

秋天的南京,辦公室外高大的法國梧桐沙沙作響,洛米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在南京上大學,後來長達7年的電競職業生涯,洛米去過很多城市。退役後,洛米回到南京,結婚生子,生活進入了更平穩的時期,但是性格要強的她,依然選擇了和遊戲相關的工作,目前在一家知名公司從事遊戲運營。

洛米至今保存着WCG(世界電子競技大賽)的選手證。(中國人的一天)

洛米至今保存着WCG(世界電子競技大賽)的選手證,WCG,成為她成為職業生涯的入場券。2009年,洛米正在南京讀大二,因為不服氣,「憑甚麼男孩子就比女生打的好?」,洛米報名參加了WCG南京賽區的比賽。「可能是腦子壞掉了,膽子也太大了。」洛米當時和男性選手一起競技,「要知道,男性在電競方面具有絕對優勢」。第一次上場的洛米滿臉通紅,手都在抖,下場後整個腿都是軟的。第一次比賽,洛米獲得了南京賽區32強的成績。

到了第二年的那場WCG,沒有了第一年的緊張和稚嫩,洛米的表現被Agfox俱樂部教練潘書立注意到了,潘書立當時正在組建一支女子職業電競團隊,當時的中國幾乎還沒有這樣的女子團隊。收到邀請後,洛米也沒有問收入如何,「當時就只有滿腔熱血」。當時女子戰隊正式成員有6人,洛米是隊長。俱樂部像包裝明星一樣包裝她們,給她們拍封面寫真,然後到各個城市宣傳。

如果從2009年算起,洛米的職業生涯長達7年,作為女隊隊長,洛米帶領團隊在2012年的星戰之路女子賽獲得全國季軍,這是洛米職業生涯的最好成績。教練潘書立坦言,在電競領域,男性的優勢太明顯,在體能和反應速度上遠遠超過女性,另外,當前也很少有專為女子設立的電競項目。除了參賽,洛米更多精力在遊戲主播和商業表演方面。「我們是第一代的遊戲主播啊,那個時候素顏直播。視頻美顏?不存在的。」洛米說。

當時女子戰隊正式成員有6人,洛米是隊長。俱樂部像包裝明星一樣包裝她們,給她們拍封面寫真(洛米為右二),然後到各個城市宣傳。(中國人的一天)

「你是甚麼時候退役的呢?」這樣的問題,洛米幾乎很難回答出來,因為電競行業的退役,並不像傳統體育選手,來一個儀式或者發布一個聲明,電競行業還沒有成熟到那種程度。對洛米來說,退役是悄悄的,慢慢的,一步步的。電競選手的黃金期大概是16到23歲,幾乎比體能運動員還短暫,洛米也慢慢發現,自己的反應速度沒有之前快了,隨之而來的,是洛米的比賽和商業活動都逐漸減少了。

2014年年底,洛米遇到了現在的老公。「他知道我是職業選手,但是我不知道其實他打遊戲也很厲害,那時候他就用遊戲套路我,經常說甚麼大神求帶。」他們都是南京人,戀愛中的兩人經常用遊戲切磋交流。2018年,兩人迎來了愛情的結晶,女兒小檸檬出生了。就在拍攝採訪的前一周,洛米剛剛休完產假,每天背着擠奶器上班,每天都調侃自己是「網癮老母親」。

懷孕的時候,洛米還和老公一起去網吧一起「吃過雞」,做月子的時候,也沒閒着,遊戲依舊是調劑生活的「良方」。不過有了女兒後,洛米給自己規定了非常嚴格的作息時間,每晚八點就睡了。對於女兒,洛米直言特別希望女兒未來能在電競方面有所發展。

點擊圖片放大,細看電競女選手鏡頭背後的家庭生活▼▼▼

+2

洛米五歲時第一次接觸遊戲。洛米至今清晰地記得,爸爸朋友家的小哥哥,帶着筆記本電腦來家裏玩,當時正在電腦上玩的是仙劍奇俠傳,洛米立刻着了迷一般,站在小哥哥旁邊看了一下午。後來小哥哥出國讀博,走上了學術之路,「沒想到自己卻入了坑,成了學渣。」洛米笑言。

小學時,爸媽會給洛米每天五毛錢的零花錢。那時寵物小精靈的遊戲最紅,洛米就拿着零花錢一點點積存這些遊戲玩偶。因為女兒的出生,為了騰出更多空間,已經清理掉了大部分的遊戲光盤和玩偶,剩下的很少一部分是洛米捨不得丟棄的,「想讓女兒知道媽媽以前玩的是這些玩具」 。

洛米的父親是一位理工科研究人員,也是一位攝影愛好者,從小就給洛米拍了很多「家庭寫真」。對洛米來說,父親才是把她帶入遊戲世界的「第一人」。父親業餘時間特別喜歡玩遊戲,那時候玩帝國時代和紅色警戒。好幾次,父親晚上摸黑偷偷起來玩遊戲,洛米也偷偷起來在一旁看着,看了很久父親也沒發現,直到把父親嚇一跳,「在凌晨2、3點的黑夜裏,背後居然還站着一個人」。

洛米的童年▼▼▼

洛米和父親一起看過去的老照片。大二的時候,洛米提出要休學去全職做遊戲主播,這一想法,讓身為知識分子的父母非常不理解,矛盾終於在一天爆發,在大吵一架後,洛米一個人偷偷跑到杭州找自己的粉絲去了。不過,後來隨着洛米在電競上慢慢有了成績,父母也逐漸接受女兒把電競做為自己的事業了。

家庭對遊戲的態度,真的開始發生了轉變。一開始洛米在家裏做遊戲主播,父母一聽是「主播」,總覺得渾身不對勁,時不時推開房門來看看,而直播鏡頭把兩位老人的焦慮表情全都拍了進去,粉絲看了十分尷尬。慢慢的,父母也能理解洛米的事業了,洛米開始直播的時候,就會說,噓,輕一點,女兒正在直播啊。

洛米(中國人的一天)

洛米從小在南京長大,說起南京話來語速驚人,看得出她是一份非常直率的女孩子。「相對現實,遊戲中只有輸贏,非黑即白,沒有灰色地帶,特別純粹。」她說,「現實生活中人和人的關係,就複雜的多。」洛米說,別看她平時大大咧咧很開心的樣子,其實她更喜歡那種簡單的處事邏輯。

從小在南京長大的她是個「本地通」,知道哪裏的美食最好吃,平時除了打遊戲外,洛米的愛好就是去旅行,還有就喜歡去吃南京的小吃。「鴨血粉絲?南京人其實不太吃鴨血粉絲啊,不過南京人對鴨子是真愛啊,沒有一隻鴨子可以活着游過長江,哈哈哈。」洛米說。

洛米在家裏忙着收快遞,大部分都是孩子的東西,紙尿片還有孩子的玩具等等。孩子佔據了她現在生活中很大一部分。其實,洛米在這份工作前,還做過小學老師,但發現並不適合自己的性格。小學生會經常問她,老師你玩不玩遊戲的,讓洛米哭笑不得,有一種武俠高人被頑童問會不會武功的感覺。

洛米老公在網吧看她和之前隊友打遊戲。(中國人的一天)

洛米老公在網吧看她和之前隊友打遊戲,老公也是愛好者,他們幾個人有時還會忙裏偷閒去網吧打一局。洛米的隊友黃靜,也已經步入婚姻,不過目前的工作和遊戲沒有直接關係。洛米的教練潘書立說,職業選手轉型可以做教練,經理或者領隊數據分析師等等,或者利用之前在遊戲圈子的積累做一些運營工作,但電競職業選手的職業周期特別短,這幾乎是無法改變的規律。

停車等朋友的間隙,洛米和老公一起來了一局手遊。在職業生涯中,成為過冠軍嗎?面對攝影師這樣的問題,洛米抿着嘴搖了搖頭。洛米最好的成績是季軍,這是她目前的心中不小的遺憾。「如果大學休學去比賽,也許結果會不同,我在職業道路上走的更好。」不過這些已經不太重要,洛米說,如果有機會,她一定還會重返賽場,說不定80歲也行啊,那時候的電競遊戲可能更適合她這樣的「老母親」。

停車等朋友的間隙,洛米和老公一起來了一局手遊。(中國人的一天)

【本文獲「中國人的一天」授權轉載。「中國人的一天」由騰訊圖片出品,聚焦普通中國人的生存狀態和喜怒哀樂。】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