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遊達人】安排曾鈺成、長毛波蘭做義工 遊25國:伊朗人好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一向熱愛旅遊,特別喜歡「返鄉下」去日本,根據英國航空於2017至2018年一項外遊調查,港人每年平均外遊三次。「義遊」創辦人鄧緯榮(Bird)亦喜歡外遊,13年來遊歷超過25個國家,包括冰島、匈牙利、肯亞、西藏等,但比起跑景點打卡,他更喜歡認識世界各地的人。一次旅遊遇上一位來自法國的男生,他經常做出很多破格的行為,例如曾在考試中途離開試場,問:「讀哲學為甚麼要考試?」

「旅行充滿未知數」

說起旅行,Bird的足跡可謂踏遍全世界,西藏、蒙古、冰島、日本、肯亞等都去過,但他嘆現在去旅行跟以前很不一樣:「以前沒有手機、wi-fi,旅行充滿未知數,現在甚麼都可靠手機解決,去旅行自然少了藉口及動機與當地人互動。」

Bird的足跡幾乎踏遍全世界。(梁銘康攝)

伊朗不如傳聞中危險

Bird說,他去旅行不喜歡跑景點,反而喜歡與人互動,「景點是死的,人是活的,與人交流才能了解當地文化。」他舉例很多人認為伊朗是一個戰亂頻繁、民不聊生的危險地方,但去過就知道,伊朗人其實很善良好客,就算英文差,當地人也盡力以英語跟遊客溝通。

「如果這國家叫邪惡軸心,世界還有善良的嗎?」

有一次,民宿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他打開門看見一名年輕的男生十分有禮地說:「你好,我是一名醫科學生,想帶你們到不同景點遊玩。」Bird問價錢,男生說:「免費,我只是想練習英文。」Bird說,伊朗很多人都如此,「如果這個國家叫邪惡軸心,世界還有善良的嗎?」

Bird指伊朗人比傳聞中更善良、好客。(黃桂桂攝)

西藏之旅 司機亡命駕駛

而真正令Bird感到有「生命威脅」的一次旅程,反而是2006年的西藏之旅。Bird憶述,青藏鐵路是在他完成西藏旅程,回港當天開通的,因此他前往西藏時,需要先乘搭火車前往西安,再轉乘另一火車前往西寧,再到格爾木。到達格爾木後沒有火車,因此他與友人便包車搭24小時的四驅車進入拉薩。

「正常情況下,應該有兩個司機替換駕駛,但我們的司機為了多賺一些錢,自己一個人連開24小時。」他笑言,當時他一位朋友坐副駕駛座,司機便不斷跟他聊天,天南地北甚麼都說,當他的朋友打瞌睡時,司機會大聲叫醒他,說:「你別睡,陪我說話,要不大家都會有危險!」嚇得那位朋友馬上清醒過來。

Bird(右二)2006年大學畢業旅行前往西藏,20日間共花費港幣8000元。(受訪者提供)

法國人首見香港紙幣:匯豐管治你們?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與人溝通就能了解不同地方的文化,最讓Bird印象深刻的,是一位來自法國的男生。Bird在2008年參加了於蒙古舉辦的「國際工作營」,與他住同一個蒙古包的是五個法國人,其中一個是Benjamin,修讀哲學。「剛開始時跟他不咬弦,覺得他對亞洲人、中國人,或者香港人有誤解。」

一次Bird拿出一張紙幣,Benjamin見紙幣由匯豐銀行發行,便驚奇地問:「匯豐管治你們嗎?」Bird哭笑不得地跟他解釋,由於香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所以有三間發鈔銀行印刷鈔票。這事令他明白到,很多香港人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其實是香港獨有的特色。

Bird認為去旅行最有趣的地方是與當地人互動。(受訪者提供)

而最令Bird感到無奈的,是他們在2008年初見面的對話:

Benjamin:你來自哪裡?

Bird:香港。

Benjamin:你們有民主嗎?

Bird:這很難說。

Benjamin:為甚麼?你們可以自己選總統嗎?

Bird:我們沒有總統,因為香港只是一個特別行政區,我們有特首,但現在不是民選,希望2012年可以普選吧。

Benjamin:恭喜你!那麼你們打算何時獨立?

Bird:為甚麼要獨立?

Benjamin:因為我剛開始問你從哪裡來時,你是說香港而非中國。

Bird:好吧,那麼我來自中國香港。

Bird向記者解釋,2008年時發生了兩件大事:汶川地震及北京奧運,是香港人對「中國人」身份認同最高的時候,當時完全沒有任何「港獨」的聲音,因此Benjamin的問題着實是腦洞大開,把他嚇了一跳。

「跟住矛盾去旅行」中曾鈺成及梁國雄在波蘭的義工活動由「義遊」統籌。(受訪者提供)

考試中途離場 愛問「為甚麼不?」

但更令Bird驚訝的,是Banjamin對追求自由的熱忱。Benjamin說,他本來在大學修讀法律,後來覺得自己不適合讀法律,便轉讀哲學,讀了幾個月哲學,突然想見識世界,便出走到非洲,做了三個月義工。後來因為考試重回法國,但考試途中,他突然放下正在疾寫的原子筆,心想:我讀哲學為甚麼要考試?於是站起來,轉身離開了考場,然後綴學。他向Bird坦然:「我要在生活中學習哲學!」

Benjamin(右二)曾到香港探望Bird(右一)。(受訪者提供)

Bird笑着說:「我也不能理解他的行為。但從他身上可以看到法國人對自由的追求。他們這一套思想未必適用於香港,但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取經。」他舉例,香港人喜歡問「為甚麼?」法國人則愛問:「為甚麼不?」

香港人喜歡問「為甚麼?」,法國人卻愛問:「為甚麼不?」(梁銘康攝)

少問了一個「不」,香港人身上就多了一個枷鎖,因為不願意去嘗試。Bird認為香港人最大的枷鎖就是「時間表人生」。「香港人一定要有人生規劃,而所謂的規劃不外乎是買車、買樓、結婚、生仔。」Bird希望香港人能堅守「選擇的自由」,「買了樓不自由,但選擇買不買樓是一種自由;結了婚可能不自由,選擇結婚與否是一種自由。」他嘆惜:「很多香港人並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只能默默接受父母的安排,成為真正不自由的人。」

Bird認為香港人的枷鎖就是「時間表人生」。(黃桂桂攝)

日本旅遊小貼士:

對於經常「返鄉下」去日本的人,一定遇過溝通上的問題:日本人一聽到你用英文問問題,便會退避三尺。對此,Bird向大家分享一個心得:假如要去洗手間,不能一開始便問「Excuse me, where is the toilet?」這樣日本人一定會被嚇走,而是應該把姿態放得比他們更低,令他們覺得你的英文比他們差。

首先用很差的日文跟他們溝通,日文不會說後,再用最差的英文表達,例如說「er…su-mi-ma-se-n(不好意思),er…a-no(那個)…toilet,wher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