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毒女剝牙記】被毒品毁掉牙齒 義務牙醫替她剝掉18隻牙重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離開了毒品,仍離不開毒品帶來的後遺症。Anna因為吸食毒品,致牙齒嚴重損壞,即使成功戒毒、改過自身,亦因為一副爛牙,一度不敢視人。

有機構推行「牙齒閃閃」計劃,邀請牙醫免費為成功戒毒一年或以上的人士,提供牙科治療。參與計劃的牙醫表示,希望社會給予戒毒人士一個機會。

重建口腔後,Anna終於可以開懷大笑,抬起頭來,面對人生。

攝影:高仲明

化上淡妝,一身黑色型格打扮的Anna,還未開口說話,燦爛的笑容已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我依家都幾靚呀!」言談間她總會哈哈大笑,予人開朗、自信的感覺。

不過,當她躺在牙醫治療椅上,準備被牙醫取出口腔中的假牙時,她重覆向攝影師表示:「唔好咁近影到我呢個樣,我唔想人記住。」一副假牙如同她的盔甲,沒有牙齒的她,頓時變得脆弱。

牙醫正為Anna治療牙齒,現在她只剩下4隻真牙。

朋友帶壞 用毒品麻醉自己

別人老來才掉牙,Anna四十多歲便真牙盡失,都是吸毒之過。

自15、16歲時她吸了第一口煙起,便毒禍纏身。「以前禁毒意識唔強,有啲人食咗毒品都唔知自己食咗毒品,好似成班friend傳枝煙仔,大麻又好,入咗毒品嘅煙又好,你根本唔知係毒品嚟,佢又食、你又食,咪大家一齊食。」

她說當時感覺好玩,有人陪伴自己,即使危險,亦是大家一起危險。「我冇諗過會上癮。」她形容上癮時狀態如「撩骨」,輕則流眼水、鼻水、打呵欠,重則「成身有嘢撩你,咬你,係身癮。」

身癮可止,心癮卻難治。她曾經長時間吸食白粉,雖決志信主後成功戒毒一年,但之後心癮起,又重新吸食不同毒品十多年。「毒品係一種你以為可以治癒嘅嘢,有啲人鍾意打機、食煙、賭錢,其實用好多嘢去醫治、麻醉你心入面未被醫治嘅地方。」

Anna說吸毒時身形瘦削、精神不振,現在面色紅潤,也很愛笑。

缺乏家庭樂  用吸毒療傷

她心裡面埋藏了一道傷痕,以前不曉得,到戒毒後整理前半生,始知那道傷痕叫「家庭」。「爸爸媽媽唔會成日照顧你,各有各生活,會打架,搬來搬去。原來對自己來講係一種不安,當我覺得屋企冇溫暖,就出去搵所謂嘅溫暖。」

因為毒品,Anna留連夜總會、舞廳、酒吧,認識不同「朋友」。2001年她與前夫結婚,二人都曾經吸毒,但誕下女兒後都放下毒品。重捨家庭溫暖的日子並不多,女兒三歲時,丈夫外遇,離開了她。於是她又重投毒品懷抱,「原生家庭冇愛,我冇諗過結咗婚都係冇愛,所以用毒品來處理傷害,用毒品去逃避。」

以往她傷害自己,去搏取別人的愛,「我覺得人哋欠咗我,其實好自私。」

多次自毀  為女兒重新振作

2011年,她正式收到離婚協議書。那段日子裡,她試過割脈、想過跳樓,「經常想自殺,想毀滅自己。」最終是女兒把她從懸崖邊拉下來。「好神奇,每次想死,個女都係隔離出現,喊呀、攬住你。」

她重新戒毒,明白到人生不應為別人而活,而是為自己而活。「以前覺得你唔關心我,好,我就傷害自己,等你關心我。今日諗返,其實我只係想引人注意。」女兒是上天安排在她身邊的天使,她想成為女兒榜樣,學習做一位好媽媽,決定戒毒。「如果我唔改變自己,個女就會延續我嘅路。」

毒品影響Anna的健康、外觀、自信與社交,她說:「當初冇諗過禍害咁大。」

爛牙帶走自信與笑容

戒毒人士要重投社會不容易,毒品亦留下許多後遺症。因長期吸食「咳藥水」,令Anna蛀牙、牙齒變黑、牙痛,更有進食困難。因為無牙,她只能將食物硬吞,致令消化系統出現問題,更患上胃潰瘍。

化妝品可以修飾倦容,但牙齒缺損難以遮掩。「以前唔會笑,扮靚都冇意思。」Anna戒毒後,每次到學校分享自己的故事,她都會戴上口罩。她也自覺醜怪,不去見工,也不去見人。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服務總監梁玉娟指,不同毒品的「後遺症」亦不同,吸食「咳水」及冰毒,牙齒損耗則較明顯。這些過來人即使成功戒毒,亦因一副顯眼的爛牙,甚至無牙,而嚴重缺乏自信。一些對學歷要求不高的工作,如保安、美容、商場接待員等,戒毒人士亦會因爛牙而不敢求職,影響生計。亦有戒毒人士因牙齒不美觀,不獲服務業招聘。「佢哋就會因為咁而唔搵工,覺得其他人認為自己奇怪,過唔到自尊心個關。」

牙醫陳奕朗(右)及余倩華(左)希望長遠成立一個慈善機構,招攬更多牙醫義務參與,讓更多戒毒者得到牙科治療。

助戒毒人士整牙  重回人生正軌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負責營運的「天朗中心」,在2017年3月正式推行「牙齒閃閃」牙科治療計劃。計劃中,牙醫陳奕朗及余倩華義務為成功戒毒一年以上的參加者,提供種稙假牙等治療。至今共有27名戒毒人士完成治療,參加者更必須為履行50小時以上的義工服務,回饋社會。

牙醫陳奕朗表示,感覺社會上的服務對象主要以老人、青年為主,向戒毒人士提供的服務不多,故認為有需要幫助他們。加上參加者需履行義工服務,認為「我幫到佢,佢又幫到人。希望鼓勵佢哋,由佢哋鼓勵其他同路人。」

坊間種植假牙收費昂貴,陳奕朗及余倩華希望長遠成立一個慈善機構,招攬更多牙醫義務參與,讓更多戒毒者得到牙科治療。「身為牙醫,整幾隻牙,就可以改變佢哋人生、社交、健康,好大意義。」

計劃推行至今,先後有49人參加,完成治療有27人,他們平均年齡35歲。

這個笑容在那吸毒糜爛日子裡未曾出現。

愛笑也愛自己

Anna參加計劃至今兩年多,尚有半年才完成治療,目前已安裝了假牙。外人看起來,亦難分辨牙齒真假,難怪她笑得開懷。「佢第一次來係唔會笑,成個人好唔開心,畀咗副假牙之後,第一次見佢笑得咁開心,依家個人成日笑,好開心。」牙醫余倩華說。

余倩華又透露,一般替病人剝牙,只會剝上顎或下顎,很少會同步進行。但Anna選擇一次過剝18隻牙,要兩位牙醫合力為她剝牙,表現勇敢。Anna說自己心急,「橫掂都係痛,一次過痛晒去。」剝牙後口腔會麻痺四、五小時,她頭也不回,急不及待上班去,揮別過去,重投人生。

戒毒十多年,她現在是基督教互愛中心的幹事,成為輔導員,服務吸毒人士的家屬,陪他們走戒毒的路。「我唔想吸毒者的家庭,要承受吸毒的後果。」她亦由不知怎樣擔當母親角色,到一手一腳,湊大女兒,女兒至今已是讀中學五年班,「佢好乖,好好。」總算苦盡甘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