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世界.上】義工藉吸毒融入露宿者:毒販視他們為「血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祖(化名)曾經是派物資給露宿者的義工。他以為和街友建立了頗深厚的信任,但說到尾他們之間的關係脆弱得不如一包白粉。因此他決定吸毒,希望深入毒竇以切斷毒品來源,讓他熟悉的街友們都變回「純粹的露宿者」。在這裡,露宿者是毒販的「血牛」,在他看來,警察少有處理這裡的「文化」,而社工、義工每天來派物資卻看不見他們心中的毒。至於阿祖本人,住在橋底與街友同行吸毒半年以後,他並沒有改變什麼,只改變了自己,那個被藥物佔領的生命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成為真正的露宿者:「你食乜我食乜,包括毒品」

阿祖本是社福機構的職員,主要服務對象是露宿者。去年2月,他應邀試用一位藝術家為街友設計的發熱設施,連續在街頭露宿了一個月。計劃的最後一天,他和露宿者開歡送派對,「那晚飲醉了,失去意識。一覺醒來,可以不見的東西都不見了。對我很大衝擊,那一個月以來建立互相信任的關係,在一晚之內破裂了。」原來這脆弱的關係敵不過藥物。因已跟街友認識了一段時間,阿祖認為他們只是因毒品的化學反應才會不能自控。

阿祖相信只有親身經歷過街友們所經歷的,才能真正了解他們的處境。於是他住進橋底,終於成為真正的露宿者:「我和他們不只是鄰舍,直情是一樣,你做乜我做乜;你食乜我食乜,包括毒品;你接觸甚麼人我接觸甚麼人,包括毒販。」為了弄清楚毒品的來源、毒品與露宿者的關係,阿祖開始了吸毒,又曾親身「光顧」毒品飯堂。「進入到一個程度是,不要太介意自己吸毒,這樣融入那個世界更多、所知道的事情更多。」

「我想搞清楚個問題,有無辦法從露宿者身邊拿走毒品?露宿者到底是在哪裡取毒品?誰給他們。如果能拿走了毒品供應的源頭,他們便變回純粹的露宿者。」

阿祖曾在油麻地街頭露宿近一年,期間到毒品飯堂吸毒,見盡地下世界。(麥佩雯攝)

他曾以為與街友間的關係深厚,豈料脆弱得不如一包白粉。(麥佩雯攝)

去年2月至9月大半年間,阿祖斷斷續續露宿在油麻地渡船街橋底。經過大半年與露宿者「一模一樣」的生活,他有以下的發現:

香港有個叫Downtown的毒品飯堂

「渡船街對開,有數條天橋及高速公路,公路的橋躉旁有一處空地名為『龍脊』,是露宿者聚居地。而『龍脊』及果欄之間,有個叫做『Downtown』的地方。」「Downtown」的外形像普通露宿者搭建的木屋,但阿祖說,其實是毒品飯堂。「那裡24小時有人,那些人不是長期在裡面生活睡覺,而是販毒集團成員。癮君子及毒販在裡面即場交易及吸食。為甚麼我知道?因為我親身在裡面吸過毒!」「如果有NGO來,毒販就說自己是露宿者,而這正正是一整個生態系統,NGO以為他們是露宿者。」油麻地橋底的毒品供應主要為冰毒,「冰毒食3次就上癮,海洛英也要食7-8次才上癮」。

起初阿祖搞不清楚:「到底是因為在這裡露宿所以會吸毒、還是因為他們吸毒所以在這裡露宿」;但後來他慢慢發現,有毒販裝成露宿者,混在「純粹的露宿者」之間,又利用毒品將他們的錢財及健康「搾乾」。露宿者從而成為了毒販的「血牛」。

「龍脊」是露宿者聚居地,而阿祖說再後方的「Downtown」是毒品飯堂。(余俊亮攝)

因毒品爭執 報警調停被嘲不清楚文化

「橋底有人因毒品起爭執,險些大打出手,我報警調停。10至15分鐘後警察到場,反說我多管閒事:『你是否不了解這裡的文化?這是常態來的。』」阿祖這才感受到,警察根本一直知道情況。連一個龐大公職機關都不能解決的問題,他如何可以憑一己之力解決?阿祖終於感到當初深入毒竇以切斷露宿者毒品供應的自己好天真好傻。

渡船街橋底聚居的露宿者來來去去,阿祖離開數月,已有很多人不認識。(麥佩雯攝)

橋底最多「十蚊Friend」及「Cigarette Friend」

在橋底,失竊是常態,所以阿祖經常被偷東西,只好將最值錢的東西貼身收藏或放在枕頭下墊住睡覺。

經過橋底人際關係的洗禮,他將「朋友」重新定義:「橋底最多『十蚊Friend』及『Cigarette Friend』,即是會跟你借十元及借煙抽的人」。而那10元很多時是用作「湊數」買冰毒。「50元一小包,夠1人食;100元一大包,夠2至3人食。大家經常夾份買『大包』,更划算……經常有人問我『整唔整啖呀』,在這裡毒品是一種社交禮儀。」但藥物就是藥物,始終會被它影響。阿祖用蘋果與維他命來形容他們吸入的毒品,「好像你吃一個蘋果,入面的維他命會影響你的身體」。他努力成為「他們」,以為大家是鄰居、朋友,「原來這脆弱的關係,最終敵不過藥物,濫用藥物。」

阿祖:「社會愈將露宿者排除在社區之外、愈將他們邊緣化,他們就只能停留在舊那套生態系統中。」(麥佩雯攝)

【毒品世界.下】義工瞓街吸毒與露宿者同行 反被毒品佔據生命

露宿者離不開的不是橋底

有些露宿者其實本來有家,他們之所以離不開橋底,是離不開附近的毒品供應。毒癮極深的人神智不清無法工作,因此無力工作租住單位,住在附近街頭。露宿者偶爾的失控行為,是因為藥物的化學反應,因此當務之急應幫他們戒毒,而非只幫他們「上樓」、只給他們物資。「他們一日不戒毒,一日都會因對毒品的需求而流落街頭。」阿祖說。

他把這段經歷說出來,不是要證實露宿者真的有吸毒,或是把露宿者再邊緣化一點,他所說的是:「其實你愈將露宿者排除了在社區之外、愈將他們邊緣化,他們就只能停留在舊那套生態系統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