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節・裝修女將】女設計師承父業轉當地盤油漆工:好有成功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7歲的穎深自小喜歡畫畫,畢業於視覺傳意後加入設計業,以為能大展身手,怎知沒日沒夜的生活叫她最難捱。她試過在辦公室,手握滑鼠對着電腦剪剪貼貼,不眠不休工作24小時,客人叫她怎做就怎做,卻從沒試過手握畫筆「創作」什麼。她下定決心告別設計行業,半途出家跟隨父親入行當裝修工人。

「我覺得我自己係揸住支畫筆,不過是大枝嘅畫筆,都好似係畫畫!」眼前的穎深拿着油掃,爽朗地笑說。

攝影:鄧倩螢

這天,穎深剛從康城的地盤下班趕來,擠上滿載地盤工人的地鐵列車往坑口去。朋友剛誕下寶寶,她答應以優惠價裝潢嬰兒房。她穿上一身「工衣」:上身是一件黑背心,一身結實的肌肉表露無遺;下身穿著一條工裝褲,上面還沾了一塊塊油漆的斑跡。

今天的她,即使連續工作六天,即使累極也快樂,跟從前行屍走肉的OL生活,全是兩碼子的事。「以前我好驚星期一。」她說。

個客要求咩,你就做咩出嚟,做緊嘅嘢唔係自己鍾意
穎深

穎深把家裏的裝修工具都抬到工地來,之前已為嬰兒房完成前期工作,今天要做的是上油工序。

連續做24小時 日食四次麥當勞:驚暴斃

穎深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修讀視覺傳意高級文憑,畢業後首份工,便在設計公司裏擔任產品設計工作。「試過一晚趕deadline,今日返9點,然後做到第二朝10點放工,我記得嗰日食咗四次麥當勞。」第一份工作雖是全職,但薪金卻以時薪計算,一個月只有7,800元收入,過了幾年沒日沒夜的生活,心灰意冷下轉到別的公司再做設計,但漸漸發現,夢想的工作在不知不覺中變了調。「個客要求咩,你就做咩出嚟,做緊嘅嘢唔係自己鍾意。」

畢業後第三年,穎深因意外弄傷半月板及十字韌帶,幾乎整個月不能動彈,當靜下心來想自己到底需要甚麼時,父親給她開了一扇門。穎深父親自17歲起當油漆工人,至今已70有多。受傷那段日子,穎深跟父親體驗油漆是怎樣一回事,「感覺很好玩,好似畫畫一樣。」

小時候,父親把油漆色版帶回家,教穎深辨認顏色,培養了她對畫畫的喜愛。

隨父親當油漆工人:親自落手很好玩

從小穎深就喜歡畫畫,父親將油漆色版帶回家,教她辨認顏色,無形中培養了她對畫畫的興趣。「小時候聽阿爸講,幾乎走勻全港地盤或新居替人裝修。」喜歡到處去的她,腳患康復後便下定決心,去香港建造業議會(現為香港建造學院)報讀了70日油漆課程,全班4個是女生當中,只有她一個最終當上油漆工人。

未見工先被拒 

由設計師搖身一變為油漆工人,她接受,世人卻未必。學院給她填一份工作表,類似大學填Jupas,把心儀的公司排位,再等面試。「第一間公司我最想做的,但冇收到面試,後來先知道,佢哋知道我係女仔之後,就連面試機會都唔俾我。」終於等到面試機會,卻教她更難受。「一見到大專學歷,對方就問我:『你有咁嘅學歷,點解你唔做管工,見你細細粒,又係女仔,男人工唔係好適合你做,係我先咁好人見你咁耐,如果出面真係見都唔會見你!』」

第一間公司我最想做的,但冇收到面試,後來先知道,佢哋知道我係女仔之後,就連面試機會都唔俾我
穎深 

穎深自認「男仔頭」,「細個阿爸阿媽帶我去睇玩具,女仔應該睇Barbie,但我係睇蛇、老虎,仲有車。」在工地裏試過有人誤認她作男生,她又笑道:「我身形比較大隻。」

相隔半年,再提起此事,穎深還是深感不忿:「我唔認同佢,女仔做油漆隨時比男仔做得更好。呢行唔係鬥大力,而係考細緻工整,最後講成果,唔係講男或女。當你睇呢幅牆,如果佢油得靚,你係咪可以判斷佢係男或女做?」

穎深的作品:

今年二月穎深回鄉,在鄉下一塊牆上畫了她最喜歡的角蛙。牆就像一塊大畫布,供她隨心所欲。(受訪者提供)

抬比米還重的批灰上四層唐樓

在學院老師的介紹下,她去年11月終找到工作。設計與裝修終究是兩碼子的事,一個用腦力,一個用勞力。有時在唐樓工作,她要親自把裝修材料如油漆、比一大包米還要重的批灰粉,抬上四、五層樓,「我當健身囉,都OK嘅。」

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女生放棄安穩的文職,跑去當「餐搵餐食」的裝修工人,父母有反對嗎?穎深說,她家中有四名子女,一個大哥,一個姊姊,穎深之下還有一個妹妹。起初母親對她從事裝修大為擔心,她卻堅持要做喜歡的事,雙親也無可奈可,現在父親還樂透了,「阿爸話,屋企終於有人繼承父業,可以做多代油漆啦,仲唔係個仔,係個女做!」

呢行唔係鬥大力,而係考細緻工整,最後講成果,並唔係視乎男或女工。當你睇呢幅牆,如果佢油得靚,你係咪可以判斷它係男定女做?我覺得唔可以以性別定型。我並唔係要去改變咩,但我做呢件事,都證明了事實並唔係咁樣。
穎深 

穎深穿一身全黑開工。上衣只穿黑背心,手臂還露出小老鼠。

據政府統計處資料顯示,1994年12月共有6.3萬人從事地盤工作,當中男工人佔96%,而女工人只有2,224人,即男女比例為27比1。此後,女工人數比例持續上升,2013年12月更首度升上10%的水平,男女比例增至9比1。去年6月更創歷史新高,比率增至12%。

出入地盤被誤以為新移民

從事裝修工作半年間,女性入行當油漆工人的,多是新移民婦女,「入到嚟最多聽嘅問題,就係問我係咪大陸出世。」她失笑,再憶述,「我話香港出世,個個都瞪大隻眼:『香港?我做咁多年未見過有香港女仔,仲要係後生!』」地盤鮮有女生蹤影,男同事特別照顧她,像今個農曆新年,工人叔叔向她派利市,「我唔識佢,只係打過幾次招呼,佢冇啦啦塞咗封利市俾我,仲同我講,『叻女呀,加油呀你!』」同事的鼓勵,比收100元開工利市更開心,「呢廿蚊好有意義,連唔熟嘅人都鼓勵我,係一種肯定。」

當裝修工人多勞多得、有滿足感

「裝修吸引我嘅係,多勞多得,OT有水補,有成功感。」相比設計師日夜顛倒的日子,她反而多了私人時間,還換來滿足感。「我第一次接的工作,係幫狗仔整好間屋,個間本來係一個爛屋,牆邊凹凸不平好難油,依家變得咁光滑,隻狗衝入去勁開心,佢知道係自己地方!」這種滿足感,是設計難以給予,「設計只係用滑鼠按幾下,我本身鍾意畫嘢,鍾意落手落腳做勞作,依家總算搵到份自己啱嘅工!」

裝修吸引我嘅係,多勞多得,OT有水補,有成功感
穎深

女生當工人,始終都要回到一個現實問題:體力長遠能應付嗎?問穎深,她說:「裝修未係我夢想嘅工, 呢個只係一個開始,未知點發展,行幾遠要睇機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