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節・盲人工潮】抗爭未完 工友上街爭權益:人數不多力量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日是五一勞動節,職工盟在下午發起遊行,紮鐵工人、外傭、院舍照顧者等不同工種團體亦有參與。大會表示,有2200人出席,警方則表示,遊行最高峰時有1400人。

遊行隊伍中,還有首次出席的20多位盲人工廠工友及學員。烈日當空,失明工友持手杖,舉起標語,由銅鑼灣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即使多有不便,亦未曾喊累。正經歷著搬廠抗爭,他們說自己是「打工仔」,要互相支持,為了工作待遇及工廠重建安排,更要站出來。

攝影:黃偉民

大部分工友及學員是第一次參與遊行,他們走了一個多小時,仍不時高叫口號,未曾喊累。

這個勞動節,他們百感交集。盲人工廠2021年重建,早前盲人輔導會提出工廠重建期間,暫遷至屯門盲人安老院三至四年。十多名工友、學員及家長自組「關注盲人工廠重建聯盟」,又在4月17日舉行集會,反對搬遷要求。行動得到多個團體支持,工友最終成功獲教育局安排九龍區一間即將空置校舍作過渡,又爭取成立輔導會、工友、學員、家長、職員在內的多方溝通平台,參與整個重建決策安排。

抗爭暫獲成果,今天,二十多位視障工友、智障學員,持手杖,拖着手,在義工陪伴下,花一個多小時,由維園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天氣悶熱,工友們汗流浹背,仍拿着標語,高叫口號,走畢全程。其實多位工友是首次自發參與遊行,但他們坦言不辛苦。

打工仔撐打工仔 爭勞工假轉銀行假

在工廠工作20年、嚴重弱視的單永生形容是次遊行為「突破」,「人數唔係多,但工人嘅力量係大。」

單永生是聯盟的召集人,他拖着太太永雪的手,和其他工友,一同登上遊行大台。他代表發言時表示,感激其他團體過去就重建事件對他們的聲援,作為「打工仔」,應互相支持。

工友參與遊行不止為了「撐場」,他們亦會爭取勞工權益。單永生說,現時工廠工友一年只有12天法定假日,即俗稱的「勞工假」,他們希望工廠可增加假期至17天,與「銀行假」公眾假期看齊。

工友單永生(中)曾參加六四集會、七一遊行,但五一遊行則首次參與,他說:「我們都是打工仔」。

憂部分工種消失 學員轉型收入或減少

工廠工友現時領取最低工資,但庇護工場約百多位學員,每天只有26.5元的「獎勵」、另加津貼。他希望,學員們亦有晉升階梯,有更合理的待遇,「起碼一日基本有150元至200元,就算冇最低工資,仍能夠開飯,按通漲調升。」他亦擔心,工廠重建後紙品、車衣等工種會消失,部分工友要「轉型」作學員,變相剋扣工資。

盧勁馳曾發文聲援盲人工廠工友,五一勞動節更與工友一同遊行。

怕光、怕聲視障者要戴耳塞堅持上街

在工友的遊行隊伍中,亦見盧勁馳的身影。盧勁馳是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碩士研究生,詩人、作家,也是視障人士,只看見光與影。他同時患上怕光、怕聲的神經過敏症,刺耳、嘈雜的聲音會令他緊張、繃緊,20年來也找不到病因,是為「未確診疾病」。

近三年他到外國接受治療,治療令不適的徵狀更明顯。遊行期間,人多車多,充斥咪高峰聲響,又有口號叫嚷聲,他不時要戴上耳塞,過濾聲音。其實他已很少再出席遊行,今次是特意為了盲人工廠工友而參與。「好欣賞、好感動大家(殘疾人士)願意行出來爭取一啲好虛無縹緲嘅嘢,但更想俾大家知,殘疾人士都有自己嘅理想、自己追求,呢點更值得社會肯定同關注。」

盧勁馳只能看到光與影,神經過敏症更令他對刺耳、嘈雜的聲音感到緊張、繃緊,他選擇戴上耳塞,堅持繼續遊行。

盧勁馳說,殘疾人士就業困難,工作權益未獲社會重視,即使是爭取勞工權益的遊行上亦缺少殘疾人士的聲音,但盲人工廠重建事件重新喚起大眾關注。

他認為輔導會只是視工友為服務使用者,而非生產者身份,未讓他們參與重建決策安排,「好似肉球咁俾人拋來拋去」,工作能力未被肯定。而庇護工場制度下,政府的出發點是為「照顧殘疾人士」,而非把他們作工人看待,能力也被看輕。「到底係邊個假設咗一啲人嘅工作能力比正常人低?殘疾人士好多時未發揮工作能力,只係未搵到適合嘅社會崗位。」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