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工廠・談判】受工友感動 失明主任加入抗爭:準備好畀人炒

最後更新日期:

自盲人輔導會去年底公布工廠重建安排以來,只有小部分工友、學員及家長參與反對行動。另外百多位工友及學員以及家屬,反應亦不大。抗爭真的沒有影響力?

盲人輔導會今日(4月18日)舉行特別會議,再次講解重建安排,會前工友舉行集會,約有60人聲援。一名本來無意加入行動的視障職員,行經集會時,被工友們感動,主動在會議上指控輔導會未有妥善安排重建事宜,要為職員、工友、學員爭取權益。

當這名職員會後走出工廠,立即迎來工友們的鼓掌,他高舉雙手說:「我準備好畀人炒,唔緊要!」

攝影:余睿菁

工友、學員口中的「阿寶」,是盲人輔導會盲人工廠項目主任伍寶田。他一年前到工廠工作,之前曾在盲人輔導會轄下四間院舍工作。2013年,他聽聞工廠打算重建,主動向會方提議向政府申請使用旺角前新法書院的空置校舍,怎料會方「求其落大埔兜幾個圈就話搵唔到校舍。」

去年底,輔導會宣佈工廠重建過渡期間,需暫遷至屯門盲人安老院。有住在柴灣的同事跟他說,不打算到屯門工作,可能會辭職。亦有同事為顧及公積金,無奈留下來。他說工廠近來士氣低落,之前卻一直未有表達反對意見,僅因為「打工仔嘛」。

就當早兩年退休,我隨時準備好畀人炒,已經同咗家人講,希望佢哋體諒
伍寶田

伍寶田認為,庇護工場內的智障及精神康復者等學員,因無法表達,訴求未被正視。

屯門設施恐不勝負荷

不過,直至近日他到屯門盲人安老院探訪長者,始發現院舍職員也不知道盲人工廠共200名工友、學員會搬來。院舍更只有兩部電梯,再多200人遷至,會不勝負荷,他愈發覺得不合理。

盲人輔導會今日(4月18日)舉行特別會議,再次講解重建安排。會前,工友舉行集會,伍寶田行經時,被工友抗爭行動感動。於是,他在特別會議上,在總裁譚靜儀、工廠經理等面前,主動提出上述控訴。

伍寶田是遲來的抗爭者,他說做好被犧牲的準備,「可能聽日返工就見唔到我。」

「見到不公義要講出來」

會後他走出工廠,立即迎來工友們的鼓掌支持。他說他是後天失明,但失明不懼怕,為了受影響人士,更要挺身而出,「要勇敢,見到不公義要講出來!我其實知道好多內情,佢哋(盲人輔導會)欺騙緊好多人,今次如果畀佢哋得逞,連同家屬有成千人受影響。」

臨時加入反對行動,可有想過會被工廠秋後算帳?57歲的他說:「就當早兩年退休,我隨時準備好畀人炒,已經同咗家人講,希望佢哋體諒。」他說,他見證過89民運,香港不斷改變,在這個時刻,見到工友們的抗爭,更要站出來,保護工友與學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