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收地】村民未搬恆基先打樁 民居塌石屎 住客震到跳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84歲的馬屎埔村民如寶婆婆站在家門前,看著相隔只有一米的地盤隔音屏障布幕,嘆道:「日日轟轟聲,每次打樁都好似地震,震到個人跳起。」除了她,馬屎埔內還有不少村民深受鄰近恆基的鑽樁工程影響,有村民屋企的牆壁被震裂了,向政府投訴不果,至今仍住在裂屋之內,「沒有辦法,這是我們唯一的居所。」

攝影:黃桂桂

17.2萬平方呎工地 選擇近民居鑽樁

2018年1月,發展商恆基就其所持有的佔地17.2萬平方呎、位於馬適路綠悠軒北面的粉嶺馬屎埔農地完成補地價。部分馬屎埔村民仍未遷走,工程已經展開,從工程地圖可見,近十民居位處工程附近,而鑽樁工程剛好選擇在接近民居的位置,對居民造成滋擾。

地盤那麼大,為甚麼偏偏要選擇在民居附近先進行打樁工程呢?
馬屎埔村民如寶婆婆

定時轟炸 「震到個人跳起」

如寶婆婆的家就在工地旁邊,與工地的隔音屏障只隔著一條一米寬的小巷,她說:「工程每天8時開始,至傍晚6時結束,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傳來『轟』的一聲,嚇得人心都快跳出來。每次打樁都好似地震咁,震到個人跳起。」她說,工程發出的噪音之大,甚至與人面對面交談都聽不到對方說甚麼。她不解地說:「地盤那麼大,為甚麼偏偏要選擇在民居附近先進行打樁工程呢?」

如寶婆婆的家就在工地旁邊,與工地的隔音屏障只隔著一條一米寬的小巷。

不解地如寶婆婆不解地說:「地盤那麼大,為甚麼偏偏要選擇在民居附近先進行打樁工程呢?」

震裂牆壁 天花有枕頭大小石屎剝落

同樣居於地盤旁邊的潘先生,家裡的牆壁因打樁的震蕩而出現裂縫。記者到他家裡視察,發現他家地下一個房間的四面牆壁裂紋盤生,其中一堵牆的裂紋猶如棋盤般盤根交錯,一副一碰便會碎裂倒塌的樣子。沿着樓梯走上他家的閣樓,迎頭便看到天花板有一塊如手掌大小的石屎剝落。走進另一房間,赫然看到天花板出現一個如枕頭般大的坑洞,石屎完全掉落,甚至可以看見內藏的鋼筋。

佢每次震我都好驚,但沒有辦法,這是我們唯一的居所,離開這裡,我們可以去哪裡?
馬屎埔村民潘先生

居於裂屋每日擔驚受怕 「這是唯一居所」

潘先生表示,鑽樁工程開始不久後,家裡已出現裂縫及有石屎剝落,向政府反映後,政府於兩個月前派人前去檢查,工作人員對他說會跟進及進行修補,但兩個月過去,仍未有一點動靜及跟進工作。他無奈地笑了一笑,說:「可能佢哋諗住我哋都就嚟收地,廢事白費工夫啦!」可是住在裂屋之內,難道不怕有倒塌危險?「邊有可能唔驚!佢每次震我都好驚,但沒有辦法,這是我們唯一的居所,離開這裡,我們可以去哪裡?」

潘先生向政府反映後,政府於兩個月前派人前去檢查,工作人員對他說會跟進及進行修補,但兩個月過去,仍未有一點動靜及跟進工作。

係咪咁想用盡千方百計趕我哋走?如果我哋有本事走一早走咗啦!
馬屎埔村民蕭伯伯

環保署量分貝 工程自動「收聲」

活在恐慌之中的馬屎埔村民已多次寫信向政府投訴,村民蕭伯伯說,一封接着一封的投訴信有二十厘米厚,環保署曾派員前往,量度工程發出的噪音分貝,「但每次一有人來,他們(工程)便會自動收細聲音。結果每次政府派人來都沒有結果。但每次打樁,我哋就好似『碧波蕩漾』咁,成個人係咁震,邊有可能唔超標?」蕭伯伯說時仍猶有餘悸地整個人震了一下。

「為甚麼不可以等我們遷走後才開始工程呢?為甚麼一定要在近民居的地方進行鑽椿呢?係咪咁想用盡千方百計趕我哋走?如果我哋有本事走一早走咗啦!」蕭伯伯激動地說。

「每次打椿,我哋就好似『碧波蕩漾』咁,成個人係咁震,邊有可能唔超標?」蕭伯伯說時仍猶有餘悸地整個人震了一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