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公仔破產】掌握必勝法 遊戲王贏盡奬品後 成癮失控欠債百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玩了一年,開始覺得不夠錢玩,就去財務公司借。」50歲的阿明(化名)細說八年前開始的一段上癮經歷。從欠債兩萬元,到需連本帶利償還110萬元。兩年前,阿明申請破產,弄得如斯田地,跟賭枱或過大海無關,而是遊戲機中心的「掟彩虹」、夾公仔機。他一度以為,已掌握了夾公仔「必勝法」。遊戲桌上,他確是不斷的贏,贏到家中堆出一座「獎品山」,大家封他為「遊戲王」。但到最後,他卻因花太多錢掟彩虹、夾公仔,最後贏到奬品,卻欠債破產:「知道自己上了癮,但這是否賭,我未想過。」

「掟彩虹」、夾公仔機被視為消閒玩意,吸引不同年齡層,近年夾公仔機,更出現手機、名牌手錶等高額獎品,讓玩家以小搏大。在「Just For Fun」的糖衣包裝下,這些遊戲實則含博彩成分,易令人上癮。

最初到遊戲機中心玩的,並不是阿明,而是他的太太。作為全職家庭主婦,遊戲機中心是她消閒好去處。「那時候我也勸她少去一點,覺浪費金錢。」即使如此,他還是陪太太一起玩,太太輸了,他會出手幫忙。從「陪玩」中他慢慢掌握「必勝法」:「例如擲彩虹,發現了用甚麼姿勢、力度擲出,機會率會提高。彩虹枱也有jackpot,有競爭性,相當刺激。」技術進步,獎品自然愈贏愈多,為他帶來更大成功感,促使他常往遊戲機中心跑:「我試過用一百元,就清了夾公仔機中所有獎品。」

在遊戲機中心的糖衣包裝下,遊戲的博彩成分易被忽視,或構成上癮問題。(黃偉民攝)

被封遊戲王 一個假日可花過萬元

每次放假家庭樂,阿明一家四口就會一整天待在遊戲機中心。「兒子用全日票去玩波波池,我和太太就在旁邊玩。」一天可到5、6個遊戲機中心玩,由家住的港島玩到元朗、上水,只為玩遍不同遊戲:「我們不是搭港鐵去,是搭的士,因為要爭取時間玩。」一個假日可花上過萬元,離開遊戲機中心時,年幼女兒坐的嬰兒車,都放滿了獎品,家中客廳更堆了一座「獎品山」。

這些遊戲為阿明帶來成功感,旁人更將他「封王」:「有些人會叫我做『遊戲王』,職員和熟客都會說,『我贏不了,你幫我玩吧』,一去到遊樂場便是show time。」

從「陪玩」中慢慢掌握了竅門,阿明(化名)發現了用甚麼姿勢、力度擲出,會提高中獎機會率。(黃偉民攝)

「小時候我喜歡打球,在這運動中能獲得滿足感,在球隊中是中心位置,很喜歡被稱讚。」成家後,阿明事事以家人為先,覺自己有責任維持家中的和諧,將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然而,遊戲令他能成眾人焦點,尋回被讚賞的喜悅,他甚為自豪,慢慢沉迷其中,即使是上班亦「心思思」:「有時不是為了禮物去玩,是心癮、為了過程而去玩 。」

遊戲令阿明成為遊戲機中心內的焦點,找回被讚賞的喜悅,亦令他慢慢沉迷其中。(李穎霖攝)

入不敷支 欠財務公司過百萬債

作為家庭的唯一收入來源,從事酒店業的阿明,薪水要支付家庭所有開支,剩下的一直交由妻子儲起。持續把金錢花在遊戲上,他的財政亦開始出現問題,但妻子問起時,阿明仍未有將事實相告。為了令她不要生疑,更持續將和以往相若的「家用」交予她儲起。「一來覺得自己能應付,二來我覺得老婆玩得開心。老婆快樂,對我來說很重要。」

為補貼開支,他曾在天水圍以兩日租約,租下特賣場,把遊戲機中心贏來的毛公仔賣掉。「賣3、40元一個,兩日賺到三萬多元。」然而,這三萬多元又回到遊戲機中心的囊中,在入不敷支下,沉迷遊戲一年後,他終向財務公司借貸。

沉迷遊戲一年後,在入不敷支的情況下,阿明終向財務公司借貸。(李穎霖攝)

申請破產 向輔導中心求助

「一開始借兩萬,心想分12期還款,每個月(連本帶利)也只需要還3、4000元。」從普通的消閒遊戲,變成「借財仔」。阿明坦言未有太大掙扎,且樂觀以為,用公司發放的年終獎金償還便可。如是者從二萬元開始,每次愈借愈多,終在幾年後借到連本帶利需償還110萬元,「直至財務公司打來追我還錢,我無錢還才下定決心,要戒掉這癮。」申請破產的過程中,阿明向東華三院旗下,提供問題賭博輔導服務的平和坊求助,處理上癮問題。

和賭波、賭馬無分別 掟彩虹一樣成癮

「他的心路歷程,和賭波、賭馬真的沒分別。」東華三院平和坊主任胡詩敏指,「掟彩虹」、夾公仔機等遊戲,其活動性質存博彩成份,但不是太多人會想到兩者連繫:「大家都覺得遊戲機中心是小朋友玩的地方,但事實是有人會在該處花很多、很多錢。」

東華三院平和坊主任胡詩敏指,「掟彩虹」、夾公仔機等遊戲性質存博彩成份,但不太多人想到兩者之間的連繫。(李穎霖攝)

胡詩敏解釋,當人有生理遺傳、社交及心理狀態等不同危機因素下,重覆與成癮活動互動,當出現滿足及持久的神經性生理、社交反應,便會令上癮機會增加。成癮後通常會出現對成癮行為的渴求(Compulsion)、失控 (Loss of Control)及忽視負面影響(Despite Negative Consequences),跟阿明所經歷的心路歷程幾近相同。

打機成癮個案急增 大眾忽略「課金」博彩嚴重性

胡詩敏表示,「掟彩虹」、夾公仔上癮的個案不多,暫時只有一宗求助個案,這或許與社會人士不了解活動存在博彩成份,而不懂向相關機構求助。不過,打機成癮的情況卻愈趨嚴重。據平和坊資料顯示,打機成癮的求助數字由2017年的4宗,升至2018年的13宗,而2019年首季更已有10宗,當中均涉及打機博彩性質:「如網上遊戲透過抽獎,『課金』抽裝備、裝飾或禮品,以金錢去博取機會,取得心儀物品,此已存在博彩成份。」她指,這種活動沒有即時輸贏,但性質已屬追求充滿未知及隨機性的回報。打機亦較其他成癮行為受大眾接納,故社會人士亦會容易忽略打機「課金」博彩的嚴重性。

成癮後通常會出現對成癮行為的渴求、失控及忽視負面影響。(李穎霖攝)

平和坊至今收到的打機成癮求助個案中,接近一半人年齡屆乎13至20歲,平均每月於「課金」花數千元,而求助個案中更有逾一半人欠債十萬以上。

了解案主心路歷程  拆解心癮

面對求助個案,胡詩敏指輔導員會以多角度的介入模式,了解引致及維持病態賭博的因素作出跟進及治療,當中會使用表達藝術治療、認知行為治療、靜觀、家庭治療等方式,協助成癮個案,她表示:「我們也希望了解案主的心路歷程,從而了解他的心癮。」以阿明為例,胡詩敏當時透過藝術治療,以印有不同畫作的作品,引導他說出自己的感覺、想法,讓他了解自己心癮的成因後,再透過持續的輔導,協助他處理成癮行為。

胡詩敏當時透過藝術治療,以印有不同畫作的作品,引導阿明說出自己的感覺、想法,讓他了解自己心癮的成因。(李穎霖攝)

輔導員會以表達藝術治療、認知行為治療、靜觀、家庭治療等方式,協助求助人。(李穎霖攝)

阿明雖然破產,幸得太太和上司諒解、平和坊協助,他下定決心要糾正問題後,很快已戒除成癮行為,但偶爾還是會陪太太到遊戲機中心遊玩:「有時候在那裏見到認識的人,也會勸告他們別太常去玩。」縱然「賭癮」成功戒除,但社會上仍有多少未被發現的個案。社會人士、家長或自己若發現出現以上情況,歡迎致電28274321或WhatsApp 6770 5599向平和坊專業社工求助。

縱然阿明的「賭癮」成功戒除,但社會上或仍存在不少未被發現的個案。(李穎霖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