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食變成豐盛晚宴  「傳剩行動」連結東涌街坊

撰文:黃妍萍
出版:更新:

晚上7時,東涌富東街市不少檔舖已拉閘,幾個人卻先後走進街市,待最後一個顧客離去後,接過菜檔姐姐捐出的兩箱剩菜,九曲十三彎地走到巴士站,舉起牌,呼喊着:「過嚟攞啦,菜販賣剩捐出嚟㗎,唔好嘥。」
這些人不是食物回收機構,他們只是一班住在附近的街坊,最近組成了「傳剩行動」,在食物回收組織涵蓋範圍以外的東涌自發收集剩菜,轉送他人,而這個「他人」不限經濟背景。
上周六,他們試辦了第一場剩食宴會,聚集義工及親朋。現場香氣撲鼻,煙霧頻頻冒起,蒜容炒豆角、韭菜花煎蛋等一一上桌。由收菜派菜到親自煮一頓剩宴,這班街坊以行動傳遞環保信息——剩食亦可以是盛食。

餸菜煮好,大家齊齊拿起自備餐具起筷,地方小,但站着圍吃也很開心。(龔慧攝)
這些外貌完好的蔬菜7時前還在賣,7時後就變「垃圾」,Mandy因此發起「傳剩行動」,和街坊一起將物資轉送他人。(龔慧攝)

公開派菜改變剩食形象

義工每星期會派菜兩次,在東涌巴士總站招徠「客人」,義工有家庭主婦、小朋友、婆婆、剛下班的街坊,受義工空閒時間限制,目前行動還不定期。現場有人在一旁解釋剩菜來源,讓拿菜的人知道背後理念。拿菜者多是下班經過去乘車的人,男女老少、本地外藉都有。「不是經濟有困難才可拿,只是不想浪費。」「傳剩行動」發起人之一業閔說。他又指,剩食的形象一直都不太好,好像較差的食物才給低收入的人,因此不特別針對相關人士,「不想好像貶低他們。」藉公開派菜讓大眾接觸剩菜,改變對剩食的印象。

不少菜檔都很支持行動,總是說:「你地幾時嚟早啲講聲囉。」(龔慧攝)
義工從街市推起兩箱菜,越過幾條馬路前往巴士站派菜。(龔慧攝)
拿菜的人不限背景,街坊拿到菜都很開心,「傳剩行動」發起人之一業閔表示,希望改變大眾對剩菜的印象。(龔慧攝)

由一人到一班人 「行動其實不那麼難」

「傳剩行動」一開始,是由住在東涌的Mandy,以及自然脈絡導師班(由「野人」莫皓光舉辦)的同學一同發起。她笑說:「那時上完野人的自然班,大家忽然很環保。」有次傍晚她走到街市,見有許多剩菜,便問檔主可不可以給她。「一來就箱半,我便拿去派,手推車都沒有。」第二次她拉了架手推車,但沒有宣傳,「自己一個在街邊好像不知在做什麼。後來隨手拿了個紙牌寫着免費菜。」但時間久了,尷尬不再:「豁出去了。」

後來自然班的同學業閔一起幫忙,Mandy再從臉書群組「東涌免費谷」找街坊朋友。常常幫忙派菜的Panny便是其中一人,平日在群組和街坊互換不用的物資,看到Mandy這個行動便加入,還全家出動,丈夫、三個小孩、姐姐、工人都一起派菜。另一街坊琼姐則是由不敢去拿,到第二次派菜時終於敢上前,一去之下覺得很有意義,便加入行動,常常幫忙。Mandy說:「以前會想(環保的事),但不會去做,現在卻覺得行動、行出第一步其實都不是那麼難,做一些有意義的東西是會有很多人支持你的,會推着你去。」

剩宴當晚不少義工齊齊落手,切菜、炒菜都在桌上完成,資源有限,但總有方法。(龔慧攝)
業閔(左)一直說不想落手,希望讓街坊多參與。(龔慧攝)

用僅有資源煮一頓盛宴

「剩宴」當晚,義工收到兩大箱菜,菜販說:「反正都係掉,咪比佢地囉。」派掉大半箱後,義工便把剩菜運到社區中心,讓其他義工煮成美味佳餚。現場許多義工已在準備前一天收來的菜,近水龍頭那邊有兩個女生在分菜、洗菜,長桌上有人切菜,甚至架起電磁爐便炒起菜來,更有街坊和業閔玩起拋鑊,業閔失手了,遭笑罵:「玩嘢呀?」大家打成一片。另一邊箱,有義工首次進廚房,嘗試幫忙切蘑菇,卻切得太碎,被笑指「切到豆豉咁」。現場還有熟手「廚師」琼姐。「也是個機會讓街坊教教大家,分享廚藝。」業閔說。

串燒蕃薯三色椒、唐芹炒椰菜花、薑粒炒苦瓜,一道道菜上了桌。地方是借來的,雖然不夠大,但大家都開心地圍住桌子站着吃。「這些剩菜三個鐘前還在賣錢,賣不完就變垃圾,但其實只要我們用心煮,還是很好吃的。減少浪費之餘,(剩菜)也不會去了堆填區、回不了生態的循環。」業閔說。

在東涌收菜期間,不知不覺聚集到一班街坊,Mandy與其他自然班的同學便邀請他們一起試辦這次臨時的「傳剩餐廳」。當晚同學更準備了紙皮,讓大家寫下對剩食餐廳的想像。有人提議剩食餐廳的夜市可以用午市剩餘物資,早市又能用夜市的;又有人提出可以請沒有錢的人來幫忙煮,以工換餐。剩食餐廳如果真能成事,既解決剩食問題,又能讓社區裏的人多一份連結。

業閔(右)和Mandy(左)在席上回顧東涌派菜進展,他希望每區的人都能發起「傳剩行動」,「如果1個月做到一個區,那18個月就18區都有了。」(龔慧攝)

付出同時獲得 派菜過程凝聚街坊

街坊除了一起成就「傳剩行動」,行動本身亦凝聚了街坊。「我覺得街坊都好像團結了,今天早上我才找了人湊我阿女。」Mandy忍不住笑了,對街坊關係能變成這樣,似乎感到很神奇。而她的小孩也因隨着媽媽派菜,加入了這個社區。「他們都很喜歡,很開心,覺得幫到人。會知道丟菜很浪費,這個觀念可以從小就慢慢滲入心裏。」

吃完主菜,喝過糖水,剩宴到了尾聲。但「傳剩行動」仍會繼續,業閔指下一個行動目標是元朗。「希望每一區的人都在自己社區發起,好像東涌,開始時我有份幫手,但現在我已不用來東涌了。(傳剩行動)可以變成一種社區活動,一種人和社區的連結。」

傳剩行動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endtheleftfood/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