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回流銀髪族絕食、針刺手寓學生之痛 議員苦勸別自殘

最後更新日期:

59歲的李克裘,兩天前開始坐在政府總部門外絕食,至今已逾48小時。眼見政府對示威訴求仍無動於衷,他決定將行動「升級」,自行帶來數盒「大頭針」,打算每過半小時就將一支針刺進自己身體,直至絕食行動完結為止。

有立法會議員、發起絕食行動的好鄰舍北區教會紛紛勸他放棄自殘:郭家麒醫生為他帶來一袋醫用針筒,務求將傷害減到最低;早前絕食逾170小時的馬屎埔陳伯也到場,聲淚俱下勸退他不要做傻事。

特地從加拿大回港、打算為運動出一分力的李克裘只淡淡然地說,「針刺上去是很痛,但那種痛,比起學生被警察打、有人的喪親之痛,我這種皮毛之苦,算得上是甚麼?」

攝影:王譯揚

立法會議員勸說放棄自殘

李克裘在星期三銀髮族遊行後開始絕食,從今天(19日)下午起,他每半小時在身上刺上一支針,直至明日(20日)為止。擔心他的人陸續來了,他們紛紛勸說他改用傷害較少的抗爭方法。與李克裘碰面時,他原本身上插上的兩支大頭針已消失,兩臂只剩下一條條血痕。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坐在李克裘旁邊,說:「郭家麒醫生剛剛來探望過他,說大頭針有機會導致感染發膿,為他拿來了別的醫藥用針頭。」然後有人就拿了一袋消毒藥水、棉花及藥用針筒過來,為他清理傷口。張超雄一臉憂心,「聽醫生話,不要用大頭針了。」

他聽從勸說,除下大頭針,兩臂露出一條條血痕。

絕食陳伯聲淚俱下勸退

下午5時多,曾絕食逾170小時的陳基裘(陳伯)從港鐵站特地走過來,甫坐下,就一手緊握李克裘雙手,「唔好,唔好!這個政府是不仁,你這樣自殘,不值得,你要留返條命!」李克裘反把手搭在陳伯手上,再輕輕拍拍他的手,安慰他:「小小痛苦,不怕。」陳伯多番勸說,李克裘神色仍絲毫不改,陳伯開始急了,他眉頭發愁,雙眼漸漸變紅,年屆73歲的老人大哭了起來,「這是長期鬥爭,你用留住生命去捍衛,不要自殘,你慢慢想,慢慢想呀。」陳伯聲音變得沙啞,繼續哀求,「你令我傷心,我求求你不要傷害自己,這個政府不仁不義,不值得...」

陳伯(右)從港鐵站特地走過來,勸退李克裘(左)自殘行動,一度聲淚俱下。

我以絕食及刺針以表示支持年輕人,被針刺上去是很痛,但那種痛,比起學生被警察打、有人的喪親之痛,我這種皮毛痛苦,算得上是甚麼?
絕食者 李克裘

旁邊有前來探望的人不忍心,勸說李克裘先把針筒拔掉,陳伯才微微放下心,但仍久久不願離去。李克裘說,陳伯得知他加入絕食後,時時記心他身體情況,但兩人絕食地點有一段距離,陳伯卻堅持每晚從海富中心旁走到添美道,一晚至少來回幾趟。李克裘不忍一個絕食老人四處奔走,只好聽話加入好鄰舍教會的絕食行列,由醫生定期監察健康情況。

被刺痛不及喪親之痛

問李克裘,把大頭針刺進手臂,痛嗎?他搖搖頭,「我以絕食及刺針以表示支持年輕人,被針刺上去是很痛,但那種痛,比起學生被警察打、有人的喪親之痛,我這種皮毛痛苦,算得上是甚麼?」他有三名子女,跟運動裏的人年紀相約,痛苦感同身受。大頭針刺下肉身,痛的卻是人心。

從今天(19日)下午起,他每半小時在身上刺上一支針,直至明日(20日)為止。

加拿大國慶  回看香港感痛心

7月1日,這個日子對今年59歲的李克裘有兩重意義。1979年,他一家憂慮香港主權,遂舉家移民到加拿大,打算從此就能過上好日子。40年後的7月1日,他在加國家中看見香港有示威者因衝擊立法會被捕,心如刀割。

40年前他決定離開;40年後他決定回來。當時他不假思索買下機票以盡快回港。7月22日,他橫跨整個太平洋回到他心繫的家,並決定絕食72小時明志。

眼見政府對示威訴求仍無動於衷,他決定將行動「升級」,自行帶來數盒「大頭針」,打算每過半小時就將一支針刺進自己身體。

我好不捨得,好傷感,為何年輕人大好青春要卻犧牲了自己?
李克裘

不忿銀髮族遊行被罵  被絕食啟發明志

「我有個決心是要回來,要為市民發聲。」回港後,59歲的他奔往銀髮族遊行,「本來覺得遊完行也叫出了一分力。」怎料遊行後,他在海富中心天橋上碰到兩名反對遊行的人,對示威者破口大罵,李克裘深感不忿。他剛巧走到天橋盡頭處見到有人絕食明志,於是當晚自己一人跑到政府總部外絕食抗議。

難忘612媽媽喊「放過孩子」  

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持續超過一個月,李克裘雖早已移民至加拿大,但對相關新聞亦不陌生。 自六月以來,有三個畫面最令他印象深刻。6月12日,警方兩面夾擊向和平示威區、中信大廈外的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同日,香港媽媽陸錦城對警察大聲喊話要求放過孩子;以及7月1日,年輕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後,政府及警方其後對該行為予以強烈譴責。

睹七一加國煙花賀國慶 心牽港青冒死衝立會

那天,李克裘在加拿大安坐電視機前,靜看香港示威新聞。7月1日是香港回歸日,同時亦是加拿大國慶,煙花在窗外盛放得燦爛,但李克裘想起香港青年決意斷送前途及性命,又想起因修例爭議而引發的自殺潮,心碎滿一地,「我好不捨得,好傷感,為何年輕人大好青春要卻犧牲了自己?」

7月22日,他橫跨整個太平洋回到他心繫的家,並決定絕食72小時明志,預計將於下周三(23日)離開香港。

要求設獨立委員會、撤回修例草案
李克裘想藉絕食,向政府提出訴求。2010年,在他身處的加拿大發生過這樣一件事:G20峰會在多倫多舉行,期間有反全球化示威者在多處示威,破壞商店及燒毀警車。警方採取「灌壺」 (kettling )戰術在市中心包圍困約千名示威者搜捕,事後甚至曾在無執法令下,突襲闖入大學宿舍逮捕。有關做法被指侵犯人權,備受各方譴責。

直至2016年,安大略省獨立警察審核辦公室裁定,當時下令圍捕的指揮官非法逮捕與失信行為罪名成立。李克裘於是提出疑問,「前線警察是可以執法,但最基本是要公正、按規則辦事,衝入去的人係有罪,但警察掉下記者置於不顧的罪比他們更大。如果有人傷亡,警察如何交代?我們要的不多,只是想林鄭說『撤回』兩字、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運動中有這麼多人受傷,誰來向他們交代?」

李克裘至今已絕食48小時,大熱天下他額上不時滴汗,他把汗輕輕抹掉,喝一口寶礦力,以仍不徐不疾的說話語調、雙眼堅定有神地說:「這裡是我的出世地,我有責任令它變好,變得更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