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策展人辭工捧蒸魚碟做滅火隊:我怕死沒勇氣做最前線

撰文:黃桂桂 廖俊升
出版:更新:

8月24日下午4時左右,一群示威者在偉業街牛頭角警署外,用水馬、鐵欄、竹竿築起防線。防線後30米處,有一名戴反光泳鏡、豬嘴口罩及手套的男生挨着石壆,一手拿水樽、一手拿蒸魚碟,頭朝警署方向,像在等待甚麼。他叫九七(化名),是「滅火小隊」成員。
當時遊行仍未完結,黑衣人魚貫沿偉業街進入終點零碳天地,記者問為何要築起防線,九七說:「因為怕警方隨時推進。建築防線是要保護和理非,讓他們安全遊行,有甚麼事,我們前線的可以擋一擋,為他們爭取時間離開。」他拍拍手上的蒸魚碟,又說:「可是,我怕死,不敢做最前線,就在中間做滅火小隊。」
攝影:廖俊升、黃桂桂

九七及另外四名朋友於八月頭組成「滅火小隊」,拿着蒸魚碟、水樽撲煙。(廖俊升攝)

遙望612事件經過:好無力!

九七在1997年出生,出生時香港已回歸中國。成長過程經歷高鐵及明日大嶼事件,他感覺五十年不變是一個謊言,「話五十年不變,但已經係咁壓逼。」五年前雨傘運動期間,他仍就讀中學,因此沒有參與。是次反修例運動是他第一次參加社會運動,「我已經有獨立思考能力。」他說。22歲終於政治覺醒,「如果香港人再唔爭取,到時大限一到,香港就會變成『香港市』。」

6月9日百萬遊行,九七第一次站出來,當時他仍是一名和理非,拿紙牌叫叫口號,走到終點便乘車歸家。直至6月12日,他因工作未能參與當天的包圍政府總部行動,一種叫他窒息的無力緊緊捏着他,難受得緊要。

「612時,我要在會展做展覽,不能與其他人一起包圍政總,我便整日看手機。但睇到又做唔到啲咩,好無力!」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與政府總部只有數街之隔,他站在落地玻璃前,觀望不遠處的政府總部硝煙彌漫,「好想衝出去!」他說,但他只能困身在玻璃室內。這件事使他決定要走得更前,「因為望住香港有事,但我乜都做唔到嗰下,無力感真係好強!」

721元朗事件令九七決定要走得更前,更毅然辭去展覽正職。(黃桂桂攝)

721後遞辭職信:想全力參與運動

此後,他一次比一次走得更前,逗留時間亦一次比一次久。但他始終不是最前線的那一群人。終於,721元朗事件爆發,尤如一顆炸彈在他心中炸開。「想不到我每天上下班必經的地方(元朗站)會發生呢啲事,好恐怖,所以我決定要行出嚟,不可以只顧自己。」

於是,他向上司呈交辭職信,由一個全職展覽策展人,變成全職反修例示威者。「我想全力投入這場運動,不想再好像612般,因為工作而未能參與示威。」他亦因而跟家人吵了一架,但他相信他是對的:「不能夠因為家人反對,就不去爭取自己覺得對嘅嘢。如果我們不去爭取任何嘢,咁下一代點算?」

八月初,他與另外四名朋友組成「滅火小隊」,當警察施放催淚彈時,他們便拿着蒸魚碟,一支箭追上前,用碟蓋着催淚彈,然後淋水澆熄煙霧。「我怕死,沒有勇氣做最前線,但又不想在後方甚麼忙都幫不上,所以決定做煙霧隊,保護身邊的人,減輕大家的痛苦。」九七說。

手持蒸魚碟 逆流追逐催淚彈

我們交談了二十分鐘左右,現場氣氛逐漸變得緊張,有人喊「有警察!」、「大家退後!」九七及隊友們夾在和理非和勇武中間,慢慢倒退,九七扯緊那個已經用了三次的豬嘴,輕輕扭開水樽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灰矇矇的天空,生怕何時掉下來一顆催淚彈。

「嘭——嘭——嘭——」下午4時41分,傳來數下響亮的槍聲,一顆顆銀球拖着白色的煙霧,在半空中畫出幾道拋物線,落在柏油路上、落在倉皇逃跑的人的腳邊。九七及隊友們的視線卻緊緊追隨着那個銀球,在銀球「噠」一聲掉到地上時,他們逆着人流,拿蒸魚碟朝催淚彈的方向追過去,像一群肚餓的貓。蒸魚碟蓋着催淚彈,煙霧仍從罅隙裡竄出來,籠罩他們黑色的身影,他們微微打開蒸魚碟,往催淚彈裡灌水,直至煙霧熄滅,才順着人流逃亡。

一枚催淚彈落進人群內,示威者紛紛逃去,「滅火小隊」卻撲上去,用水淋熄煙霧。(黃桂桂攝)

催淚彈後遺:肚屙很小事

十分鐘後,警方停止推進,示威者獲得喘息的機會。九七及隊友聚在一起,在馬路旁召開檢討會。他指着隊友手上的燒烤夾,說:「支夾冇咁好用,直接戴手套拎催淚彈仲好。」又拿着空水瓶說:「用水淋熄一粒催淚彈都要花十秒左右!所以我哋要快手啲。」然後他指着那個使用了三次的濾嘴,乾咳數聲:「個口罩好似唔係幾得,我諗有三成催淚氣體入咗去,氣管有啲嗆。」

早前一份記者接觸催淚彈後遺症統計研究指出,超過96.2%記者有呼吸困難等呼吸道症狀;72.6%有出疹、發紅和痕癢等皮膚症狀;40.6%有肚瀉、肚痛、嘔吐等腸道症狀。而警方其後亦承認曾使用超過「最佳效能期限」的催淚彈。作為其中一個最接近催淚彈的人,問到九七可有出現後遺症,他說:「沒有出疹,但每次遊行吸完催淚彈都會肚屙,已經習慣了,很小事。」

在警方清場前,有示威者塞了一支燒烤夾給九七,叫他用夾不要用手,怕他受傷。九七用後,覺得手套比夾更好用:「支夾冇咁好用,直接戴手套拎催淚彈仲好。」(廖俊升攝)

有心理準備長期抗爭

此時有救護車駛至他們休息的地方,救護員從室內抬走一名男子,那名男子雙眼包裹紗布,他一邊痛苦地搖頭,一邊嘴裡喃喃說着甚麼,疑被警察的橡膠子彈射中左眼。救護員把受傷男子抬上救護車時,四周的示威者向他喊話:「加油啊手足,無事嘅!」然後九七舉手喊道:「光復香港!」旁邊的示威者和應:「時代革命!」

記者問到這場反修例運動的走向,九七說:「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已經有心理準備長期抗爭,唔想再見到有手足受傷、畀人拉。呢場運動一定要贏,唔可以輸!唔好講萬一,我唔會畀呢件事發生,條命一日喺度,我一日都會走出嚟。」

反修例運動至今兩個多月,近900人被捕,示威的暴力程度升級。九七說,他也怕入獄,底線是「不被捕」。這天五時許,他們從Telegram群組上看到有消息指警察已包圍偉業街一帶的示威者,他們決定先行離開。在他們踏上巴士後十多分鐘,偉業街便迎來第二波催淚彈攻勢,另一批手持蒸魚碟的「滅火小隊」逆着人潮撲向催淚彈……

第一輪催淚彈攻勢後,遺留在現場的催淚彈殼、海棉彈、帽子及一隻鞋。(廖俊升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