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揸紅Van】港鐵全綫停 新紮小巴佬揸「特別更」載街坊 

最後更新日期:

車門緩緩打開,一把清脆聲音向乘客問好,笑容可掬地詢問乘客情況。人稱「李師傅」的33歲李凱翔,擁有學士及碩士學位,今年他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回港投身紅Van界。創業初期遇上連場示威,眼見的士司機開天殺價,他選擇開特別更載街坊回家,包括一名流落街頭數小時的少女,「邊到冇巴士或地鐵,我就會去提供服務!」李凱翔為方便乘客付款,更提供全港首次PayMe收取車資,他更研發預約服務系統,盼為步入夕陽的紅Van業注入新元素。

「我覺得紅Van行業好有香港特色,紅Van好多嘅基因同香港獅子山精神好相似,它係好靈活同幫到人,幾時需要我,我就喺邊到出現。」
李凱翔(碩士畢業生、小巴司機)

李凱翔畢業於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交通政策規劃碩士學位,曾受聘到汶萊規劃及研究國家交通。去年他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入行營運紅VAN小巴路線。(黃偉民攝)

擁碩士學位 曾受聘到汶萊規劃交通 

「紅色小巴屬最傳統的交通行業,我想帶出改變!」李凱翔畢業於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交通政策規劃碩士學位,曾受聘到汶萊規劃及研究國家交通。今年他毅然放棄高薪厚職,租入一輛紅Van營運小巴路線,「我已經30幾歲,覺得係時候闖一闖,希望未有太大負擔時,出來創一番事業!」

創業期遇示威 李凱翔:生於這個世代,有種責任

「生於這個世代,有種責任,幫到幾多得幾多。」李凱翔創業初期,遇上連場社會運動。十月一日全港多處發生衝突,示威者堵路交通受阻,有的士由美孚前往荃灣,按人頭收取二百元,更需客滿才開出。「當時我覺得社會需要你嘅時候,你唔幫佢仲開天殺價,真係有啲嬲!」李指出,從商戶角度出發「開天殺價」無疑能賺最多錢,但良心比金錢更為重要。

港鐵全綫暫停 開「特別更」接載街坊

其後,港鐵全綫一度暫停服務,有巴士站有近百人排隊,車輛供不應求。李凱翔指,擔心街坊未能外出,於是加開特別更,「覺得自己有種社會責任,邊到真係冇巴士或地鐵,我就會去提供服務。」當晚8時許接載一名少女,她指下午4時由銅鑼灣回美孚,但坐巴士輾轉抵達荃灣,她登上李凱翔小巴,「當日我同佢講,你唔使再轉車,就算條路咩狀況,我都車你返屋企喇!」

李凱翔指去年萌生創業概念,由構想至實行花很長時間,在朋友協助下,今年8月試行小巴路線,由荃灣麗城開往荔枝角區。(黃偉民攝)

放棄高薪厚職 回港轉行

李凱翔指去年萌起創業概念,由構想至實行花了很長時間,在朋友協助下,今年8月試行小巴路線,由荃灣麗城開往荔枝角區,「只係創業之路第一步,心目中想營運幾條行車路線。」李續指目前規模微小,仍在收取營運數據,包括行車時間及燃油等,稍後才正式開線行駛。

將科技帶入紅Van界 全港首用PayMe收車費

「我想反其道而行,將新科技帶入行業!」李凱翔表示,目前不少紅色小巴只收現金,甚至沒有八達通拍卡機,不少乘客坐車均需準備「神沙」等硬幣。為了方便乘客,李使用PayMe收取小巴車費,亦是全港首輛小巴用PayMe收車費,「大家反應幾好,開門就上車坐低,掃QR Code(二維碼)畀錢,唔使拍咭!」乘客下車展示付款紀錄便可。

籌備WhatsApp預約服務

「唔少人抗拒傳統紅色小巴,原因係需要嗌落車,或者驚同其他乘客撞聲!」李凱翔指,部分紅色小巴線有電話預約服務,以乘客身穿衣物顏色及性別作辨認。其紅Van採用WhatsApp進行預約,路線以星期一至五上班時間為主,繁忙時間需要預約坐車。「現時會用PayMe收取車費,稍後會推出乘客預約系統。」李凱翔表示,目前正籌備預約系統,希望長遠能推出自動系統,讓司機知道哪裡有乘客,需要上車或是下車,連乘客叫「前面轉彎有落」或是「美孚有落」都不再需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