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揸紅Van】見證興旺夕陽 老行尊揭潛規則 憶人情味軼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紅頂車穿梭大街小巷,霓紅燈光映入車內,狹小車廂伴着司機四十載。「小巴始終有份人情味!」72歲輝哥為紅Van司機,每日遊走油尖旺載客、見盡社區人和事,他最怕乘客落車「摷神沙」或找大鈔,雖曾責罵乘客,但亦義載無錢搭車人士。入行多年的輝哥稱,行內有支付地區「牌費」的潛規則,「都係心甘情願,想埋站做就畀。」近月連場示威下,輝哥稱街上人數銳減,連帶生意減少。他慨嘆,同期行家相繼退休或離世,現今年輕人拒入行,小巴業已邁向夕陽。

小巴始終有份人情味!𠵱家仲邊有後生仔入行,出去打份工都有萬幾蚊喇。不過呢行冇架喇,夕陽架喇。
輝哥(72歲紅Van司機)

輝哥慨嘆,城市急速發展,小巴終有一日會被淘汰,他坦言:「小巴親民好多,不過呢行冇架喇,夕陽架喇。」(邵沛琳攝)

老行尊揭行內潛規則 「小巴牌費」交地域負責人

行內潛規則:需付「小巴牌費」

72歲小巴司機輝哥表示,紅Van界存有不明文規定,假如司機租車後想「埋站」,需要向該個地域負責人支付「小巴牌費」,價錢由數萬元起跳。「畀控制小巴嘅人,不過(小巴牌費)係心甘情願,你想埋站做、覺得有生意咪畀錢。」

「𠵱家揸小巴係點對點,當呢條線冇生意,你又要去第二度買個牌(小巴牌)。」輝哥指,Van司機普遍自給自足,有別於綠色專線小巴「打工」出月薪模式,「當你租車就五千幾,買個牌就三萬,你坐上架車做生意,嗰三萬蚊都唔知點攞返(回本)。」

紅Van司機難入行

「綠Van不時請人,不過幾百蚊一日,要揸成十幾個鐘頭車。」輝哥續指,紅Van時間及收費相對彈性,亦沒有固定路線。但不少人考取小巴駕駛執照後,因沒有「門路」難以入行,最終改為駕駛綠色專線小巴,令紅Van司機數目減少。「我揸紅Van一日都有六百蚊,不過中間要做幾多嘢!」輝哥指出,紅Van愈來愈少人乘搭,職業司機亦難以維生,他扣除油錢及租車費,每個月賺得不多。

最怕乘客上車摷神沙 輝哥解構「小巴佬冇禮貌?」

受近期示威及社會運動影響,輝哥指生意大不如前,假如街上少人,他亦會提早「收車」下班。(邵沛琳攝)

小巴佬冇禮貌? 輝哥:行業分秒必爭

「你哋話小巴佬冇禮貌,如果你阻到佢時間,真係會發晦氣。」輝哥解釋,小巴行業是分秒必爭,站頭有小巴特定開車時間,行內慣性避免同一路線、於同一地點重疊載客。

「見過有人摷一、兩蚊畀你,大佬你阻住人落車,後面架車又就追到嚟!」他指不時有乘客「摷神沙」久未坐下,難免會有點脾氣。輝哥笑言:「試過有人上車畀張五百蚊你找,咁樣我會好憎你架。」

示威下生意受影響 提早「收車」下班

近期示威及社會運動活躍,輝哥指生意大不如前,他如常早晚共開出11轉車,來往荃灣及油尖旺地點,但是乘客人數銳減,訪問當日傍晚6時許,輝哥的小巴亦只得記者一人乘搭,「最慘係港鐵成日早收,搞到好多人都唔出街,變相十點幾條街就冇乜人。」輝哥坦言每日收入只得數百元,假如街上少人,他亦會提早「收車」下班。

老行尊:小巴邁向夕陽 老行家相繼離世 無年輕人入行

(資料圖片)

老行尊輝哥:小巴始終有份人情味

「小巴始終有份人情味,你唔夠錢坐車,都一樣無所謂!」輝哥憶起,十多年於筲箕灣接載一名乘客,對方食飯後只餘下兩元,向朋友求助借錢坐車不遂,流落街頭時遇上輝哥的小巴。輝哥指,當年旺角往筲箕灣車資是十元,對方指自己沒有錢坐車,輝哥聞訊後表示:「唔緊要,你上嚟喇!」便接載對方到旺角。

小巴業邁向夕陽 年輕人拒入行

「你話𠵱家仲邊有後生仔入行,你出去打份工都有萬幾蚊喇!」輝哥認為,近年紅Van已邁向夕陽,由於行內發展可能低以及逐漸萎縮,牌費由高峰期的700萬降至目前200多萬元,令小巴行業難吸納新人。他指,現時的士及Uber普及,而政府亦提供不同交通津貼,市民傾向坐巴士或港鐵。

耄耋之年的輝哥坦言,昔日不少行家相繼離世,更沒有年輕人入行,乘客亦大幅減少,「小巴仲做得幾多年?可能做多兩三年都自動執笠喇。」他認為,他稱途經旺角遇到外國旅客,有人會截車拍照。輝哥慨嘆,城市急速發展,小巴終有一日會被淘汰,「小巴親民好多,不過呢行冇架喇,夕陽架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