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正選後備齊入閘 觀龍周世傑停選戰:功成不必在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他在場邊熱身,時刻候命。臨陣一刻,他被調回後備席上,靜靜安坐,觀看整場賽事。沒有上陣機會,他仍是盼著球隊獲勝。後備的心情,有誰理解?

今年區議會有不少「Plan B」(後備)參選區議會,以免遲遲未獲確認的「Plan A」(正選)參選人被DQ(取消資格)。不過,在Plan B參選之後,Plan A的提名紛紛被確認。雙雙入閘下,製造了多個「撞區」情況。Plan B接著「棄選」,Plan A繼續作戰。

維多利亞社區協會主席周世傑,今年選舉中擔當Plan B,避免當民主派參選人梁晃維被DQ,出現建制派自動當選。不過,選舉主任於提名期結束之後,才確認梁晃維的提名,二人雙雙入閘。

既是Plan B,如今正選入閘,這場選舉餘下的部分,可說無他的份。周世傑終止選舉工程,回到後備席,默默支持同路人。他沒有不甘,心裡只有大局。「邊個出選不重要,是不是我贏都不重要,最重要是整個氣氛、整個選區、香港,可以得到改變。」周世傑說時凝重。

攝影:廖俊升

27歲的周世傑,5年前創立青年新政,當過組織的發言人,曾競逐過西環堅摩區議員席位,惟與民主黨冼卓嵐撞區並一同落敗,不敵民建聯的陳學鋒。敗選之後,他退出了青年新政,開創了另一個社區組織維多利亞社區協會,繼續地區工作。

今年區議會選舉在十月揭開戰幔,周世傑以另一個身份捲土重來,出戰觀龍區區選。觀龍區選情方面,香港大學學生梁晃維於10月7日報名參選,挑戰現任區議員、民建聯的楊開永。然而直至提名截止日,選舉主任仍未確認民主派的梁晃維的參選資格。

周世傑說,建制派在觀龍區紮根多年,種下大量票源,比起其他區更難攻陷。而他認為,單是梁晃維挑戰建制派老巢的勇氣,已經值得他人支持。

最後一刻成為Plan B

「當區居民其實好擔心,日日都問Fergus(梁晃維)確認咗未,點算呢,會唔會自動當選。」周世傑說。區議會選舉提名期於10月17日下午5時截止,梁晃維的參選資格還未得到認確,因此在協調之下,決定由周世傑出任Plan B,一旦梁被DQ,便由他出選。當日下午3時,周世傑開始落區收集提名,短短1小時便達標,趕在4時59分正式報名參選。「不到最後一分鐘,都不想自己人打自己人」周世傑說。

戲劇在截止後上演。提名截止翌日,梁晃維收到來自選舉主任長達15頁的信件,查問他是否支持港獨。「我好遲先遞(參選)申請,但我收確認書(要求參選人擁護《基本法》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仲快過Fergus,那時以為大局已定。真係估唔到。」

周世傑心急如焚。「我形容係緊張、煩惱,好多計劃都不能夠落實。」周世傑說,一天未知Plan A能否入閘,一天都不能展開選舉工程,變相成為對家的拖延策略,「整個方向、文宣、聲明,變成所有嘢都延遲晒⋯⋯」他又擔心兩人一同被DQ,不安得如熱鍋上的螞蟻,與律師商討對策。他們想過選舉呈請,也想過司法覆核和申請選舉禁制令。後續行動如箭在弦,只待選舉主任一聲答覆。

周世傑是今屆觀龍區的參選人之一,參選宣言中,指明是作為梁晃維的Plan B,當梁入閘,他便會停止選舉工程。

Plan A、B一同入閘 變陣應對鎅票

然而,觀龍區並未上演副將領軍的故事,反而形成兩隊民主派內訌的局勢。遞交報名表後,周世傑在10月21日確認入閘,需時僅僅4天;而梁晃維也在同日入閘。

「成個過程好似坐過山車!」周世傑說。由於正選上馬,周也宣佈暫停所有選舉工程,以免影響大局。不過,他仍擔心「鎅票」危機,「佢想你自己區鎅自己區。可能有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又想該區多個選擇,結果投了給我,百零票就鎅走咗。」觀龍區選戰出現暗湧。

正選後備一同入閘既成定局,周世傑開始部署如何在不違反選舉條例的情況下,讓居民知道為何當區有兩個民主派,籲市民集中票源投正選。「選舉物資上點運用、文宣設計、顏色等,我們如何令選民明白整件事是怎樣發生,最重要是宣傳上。除了Banner位,還有寄選舉通函等。當然我一定不會再就自己選舉做任何事。」他希望透過這些途徑,令選民知道他出選的目標,正正就是對抗篩選,而當原先的參選人入閘,他鼓勵選民集中票源。

周世傑說,上屆選舉中,梁頌恆與楊開永競選,兩人相差高達900票,最終由民建聯的楊開永當選,這個選舉結果令他有好大擔憂。

「邊個出選不重要,是不是我贏都不重要。」
中西區觀龍候選人周世傑

後備心態:大局為重

不能落場,又要時刻準備,後備兩字,責任重大。打一場不是屬於自己的選戰,周世傑沒有力不從心,當需要他,他隨時候命。他淡言一句「功成不必在我」,只要目標一致,誰做Plan B也沒有所謂。「Fergus出選,我願意做Plan B。邊個出選不重要,是不是我贏都不重要,最重要是整個氣氛、整個選區、香港可以改變,改變保皇黨為所欲為的氣氛。」他接著說,如今各區區議會被建制派把持,市民只能眼白白看著這個議會,逆民意地花費,如建噴水池等小白象工程,「香港人又不是沒有能力,但就要過得這麼艱苦⋯⋯」他慨嘆。

「我今年27歲。4年前,該是23歲吧⋯⋯對,跟Fergus差不多,好像傳承一樣。」曾經參選區議會的周世傑,沒有戀棧議席,並希望用自己的經驗,幫助年輕人投身政治。在反修例運動後,多區都有新人冒起,年僅27歲的他已經是一個較有經驗的地區人士。「好多有心的手足都會想去做,我反而想在後面,以經驗做Back Up。」

觀龍區以往是民建聯葉國謙的根據地,過去六屆選舉中,只有一屆是由非民建聯人民勝出。

敗選成歷練 四年時間做區與從商

4年前,周世傑是Plan A,出選西環堅摩選區。當時,他的同區對手有民主黨的冼卓嵐,以及民建聯的陳學鋒。民主派撞區下,周世傑取得838票,冼卓嵐取得1,072票,而陳學鋒就取得1,859票當選。他曾經不眠不休想選舉策略、擺街站和協助街坊,盼當選為區議員,惟未如願以償。

失敗,都是一種歷練。「這個歷練給我機會去反思,可以做到幾多嘢,亦擴闊了我想像空間。」他覺得那種歷練和辛酸,可以繼續傳承,「無論今次運動和區選,我覺得都可以傳承下去。讓我揀多次(15年參選),我都會這樣做。」

當年有人問他,敗選之後,路該如何走,他直言:「從商!」。他深信,單靠政黨議席可以做的事有限,而商人治港看似是香港的常態,故望在地區和商界兩邊走,推動香港發展,「大家一說『誠哥』、四大地產商,都會覺得他們有很大控制權。我覺得與其羨慕、不忿,不如我自己加入個圈啦。」他說,今次反修例運動中,多間商舖表態,形成了一股力量,證明要用不同的角色介入政治,「見到好多商家相比四年前願意行得更前。」

他成立過LifeTV電視台,冀打破大台壟斷,並獲得千萬投資,「投資者竟然在開張那日中風⋯⋯」電視台大計無疾而終。到今天,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代客人訂位、購物的系統平台。「這四年我覺得,某程度上愈做愈加入到商界,開始認識到某個圈的人。」

他期望,自己即使停止了選舉工程,仍能用自己的經驗,幫助更多年青人。

「今次你輸都好,你應承我一件事,唔好走。」
四年前區選一名女街坊向周世傑說

街坊一席話 成Plan B最大責任

轉眼間4年,選舉中一幕幕動人畫面,尚在他的心頭。上屆投票日,早上8時,他便到街頭擺街站嗌咪。一位年約40的女士特意前來鼓勵他。「因為我那一區好尷尬,撞區。佢話:『其實撞區都知道你贏嘅機會唔大㗎啦,過往選過咁多次,每次選完之後,啲人都會消失晒,今次你輸都好,你應承我一件事,唔好走。』呢個街坊呢句說話我好深刻⋯⋯」

周世傑答應了這位女士。她離開不久,又走回來,拍拍周世傑的肩說:「我就係因為你呢句,我投咗畀你,縱然你輸都好,你記住你自己講咗呢句。」周世傑說,這句說話成為他的責任,決定將來無論是自己出選,還是用別的方法,都要用一個形式,呈現出這一個承諾。後來,他成立了維多利亞社區協會,繼續服務港島,再以Plan B候選人身份,出選堅摩旁邊的觀龍區。

Plan A的參選資格,遲遲才獲選舉主任確認;此前,Plan B已經入閘,導致變相撞區。這種情況,並非觀龍區獨有:【區議會選舉】Plan A、Plan B同入閘 替補變撞區 邊區最重災?​

2019年區議會選舉觀龍選區共有3名候選人,分別是楊開永、梁晃維及周世傑。(排名不分先後)

「2019區議會選舉專頁」集合18區區議會資訊,今年更特設「01選區搜尋器」幫你搵到自己選區!

參加埋《區選有冇常識問答比賽》,賺盡「01積分」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