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荃灣】40個岑敖暉成當選力量 助選團:他不只一人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區議會選舉荃灣海濱選區岑敖暉以5,113票擊敗競逐連任的鄒秉恬(1,974票),以及莫遠君(1,940票)和陳宇希(22票)。

11月25日凌晨1時許,選舉主任宣布岑敖暉當選一刻,岑高舉雙手,緊握拳頭,向公眾致以深深的鞠躬。同時,監票席上傳來如雷的歡呼聲,有人鼓掌,有人相擁,有人哭成淚人──他們身穿一件白色T-shirt,T-shirt上印有「相信未來」的字眼——他們是岑敖暉的助選團。

「岑敖暉不只是自己一個人,在他背後還有一班街坊、一個團隊。」岑敖暉助選團義工Harry說。

攝影:黃桂桂、廖俊升

宣布岑敖暉當選後,其助選團隊成員向岑敖暉送上一束乾花。(黃桂桂攝)

11月24日早上7時正,票站仍未開放投票,岑敖暉穿一件寫著「相信未來」的黑色T-Shirt來到永順街的街站時,他的競選團隊穿着同樣寫有「相信未來」的白色T-Shirt到達,一早掛上旗幟、橫額,設好街站,向經過的海濱花園及海灣花園居民喊道:「請支持二號岑敖暉。」

他們常常與晨曦爭早,「我來到時,助選團早已到了,明明昨天大家做到晚上11時。」岑敖暉略帶疲態地說。

有小朋友拿著麥克風喊:「請支持二號岑敖暉。」成為最年輕的助選團團員。(廖俊升攝)

+4
+3
+2

加入助選團:想有點貢獻

這種日出而作,月出未休的日程於9月初已經開始。岑敖暉於今年1月落區,從事朱凱廸新西團隊荃灣海濱及海灣花園的社區工作,8月設街站招來不少街坊關注,有人得知他有意出選今年區議會荃灣海濱選區,挑戰盤踞28年的鄒秉恬,便走過去跟岑敖暉說:「我想幫你。」9月,約40人的競選團隊成形,全部都是海濱及海灣花園的居民,年齡介乎18至50多歲。

鄒秉恬自1991年起出任荃灣海濱選區的區議員,連任七屆,同時兼任海濱花園業委會主席,「他一權獨大,壟斷了整個海濱的大小事務,引致不少街坊不滿。」岑敖暉助選團馬小姐說,為了避免鄒秉恬再次連任,她決定加入岑敖暉的競選團隊,「想幫這個社區做些事,有點貢獻。」

岑敖暉競選團隊的口號是「相信未來,改變現在」,Harry解釋鄒秉恬當了28年海濱區議員,很多街坊已經習以為常,認為這是常態,「我們想改變。」他說。(廖俊升攝)

我告訴自己,辛苦都只是辛苦兩個月,兩個月後岑敖暉當選,他帶給我們的會更多,我只是付出少少,早少少起床,但能帶來更大的效益,值得。
岑敖暉助選團義工 Harry

被選舉日程填滿時間表

自9月中開始,馬小姐的時間表便被接踵而來的競選工作填滿,「星期六日放假會擺街站,星期一至五返工前及放工後亦會幫忙助選。」由於不能入村宣傳,他們便以屋苑巴士線為目標,在落客點設置街站,街站遍佈中環、九龍灣、觀塘及旺角。「我常常在上班前,大約7點半於中環擺街站。」馬小姐說。這是整個團隊的日常。

18歲的Harry於9月加入岑敖暉的競選團隊。在九龍灣就讀大專一年級的他﹐常乘搭首班車由海濱花園出發,9時才開始的課,他7時便到達九龍灣,一落車便開始派發宣傳單張,直至接近9時,方匆匆趕到學校上課。下課後,他又會到荃灣港鐵站繼續擺街站,直至晚上9時許。

對不少大專生而言,上8半堂就像撕魔術貼,是一個把他們從床上撕開的酷刑。Harry說這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我告訴自己,辛苦都只是辛苦兩個月,兩個月後岑敖暉當選,他帶給我們的會更多,我只是付出少少,早少少起床,但能帶來更大的效益,值得。」

Harry說剛開始時設一個街站要花逾十分鐘,兩個月下來手勢愈來愈純熟,現時不消五分鐘便可以掛上旗幟、橫額,設好街站。(廖俊升攝)

街坊直行直過變回頭了解

他說他擺街站時,「唔識怕醜,見到街坊就say hi。」可是有街坊只瞄了他一眼,便直行直過,「第一次唔理,第二三四五次都唔理,之後就會有人覺得:『點解呢個人傻下傻下,我唔理佢都係咁同我say hi?』然後就會回頭看一看我,過來了解我在做甚麼。」他看著不遠處正與岑敖暉握手的街坊,露出欣慰的笑容:「今天見到有幾個街坊是我們擺街站撈回來的,好開心,好有成功感!」

區選那天,岑敖暉說他並不緊張:「我今天的角色好單一,揮揮手,向街坊說:『我係2號岑敖暉,希望你支持我。』」(黃桂桂攝)

中年女子在年輕團隊中的位置

洪小姐是岑敖暉競選團隊內較年長的一個,今年五十多歲。團隊成員大多是年輕人,她也曾擔心有代溝,但這天她與年輕人打成一片,有說有笑。「競選工作主要由年輕人負責,例如文宣、設計等等,我只是負責企下街站,在開會時給予意見。」

團隊內不同年紀的人就如橋樑,連接起整個海濱社區。「有很多與我差不多年紀的人會覺得:『點解年輕人要出來搞事?好哋哋把香港搞到亂晒龍!』而他們未必願意聆聽年輕人的解釋,但他們願意聽我分享。」洪小姐在這個團隊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他(岑敖暉)連結了這個社區,讓不同年齡層的街坊聚在一起。」說時洪小姐的眼睛彎成兩條縫。

洪小姐在九月加入岑敖暉的競選團隊,「這幾個月香港發生很多事,我是和理非,好重無力感,每天在家看直播看到哭,我常常問自己:『我可以怎樣幫到年輕人?』」直至她看到岑敖暉街站,終於找到一個抒發無力感的窗口。(黃桂桂攝)

修補岑敖暉臉上的傷口

單靠街坊做橋樑還不夠的。Harry指著掛在海灣花園商場外面的一幅橫額,橫額的左上角裂開一條長長的縫,接不起來的角落在風中飄搖。Harry說,常有人拿𠝹刀,在橫額上岑敖暉的臉𠝹一道傷口,或在他的眼睛插一個洞。「看着並不好過,始終這些橫額及文宣都是我們親手製作的。」Harry曾在凌晨12時得知有橫額被破壞,頂着明月下樓修補。

24日這天,岑敖暉團隊情緒高漲,馬小姐指大家都很開心、投入,「因為我們向着同一個信念進發。」(廖俊升攝)

當疲憊碰上熱情

這天,這四十多名助選團站在永順街兩旁,舉著自製的紙皮文宣向街坊呼籲:「請支持二號岑敖暉!」有街坊特意走來與岑敖暉握手以示支持,助選團開心得一再鞠躬;每當有巴士駛過,他們又會揮舞手上的「2」字紙皮,隔著玻璃向車廂吶喊:「記得投票啊!」

岑敖暉看著助選團,說:「他們好commit,有時是他們的熱情帶動我的意志。」在疲憊的時候,他曾向助選團說:「不如明天開少一個站。」助選團回應:「你休息啦,我自己開站。」他們從不阻止他休息,自己卻不會休息。岑敖暉聽罷,馬上抖擻精神,說:「咁一齊開啦,聽朝6點半喺邊度等……」

岑敖暉很瘦,這天穿一條青灰色牛仔褲,鬆垮垮的褲管凹下去,黑眼圈也凹下去,這兩個多月來,他每天只睡五、六小時。洪小姐常告訴他:「你咁瘦,食多啲嘢啦、休息多啲啦!有街坊喺度,你未必需要每次都喺度,等我哋街坊幫你企住街站先啦!」岑敖暉總是拒絶,「佢會話:『我可以㗎,我就到時間,我一定要企出來,讓多些街坊認識自己。』」洪小姐憶道。

每當有車輛駛過,岑敖暉的助選團便會向車輛揮舞手上的紙牌,吶喊:「請支持二號岑敖暉!」(黃桂桂攝)

岑敖暉不只是自己一人,他背後還有一班街坊、一個團隊。
岑敖暉助選團義工 Harry

「空降」區議員在社區「拔粉刺」

由於岑敖暉是「空降」海濱的候選人,常惹來街坊質疑:「你唔係住呢區,係咪真係了解個社區的問題?」岑敖暉承認自己「並非好熟呢度,但我都想用時間證明畀街坊睇,我知道這個社區有甚麼問題。」今年5月,岑敖暉曾拍片揭示海濱花園清潔工疑把回收桶內的金屬及塑膠當一般垃圾丟棄,掀起「假回收」爭議。他形容解決社區問題就如「拔粉刺」,只能一條一條慢慢地拔。

為了替岑敖暉「惡補」海濱區的知識,找出「粉刺」所在,一眾助選團便常常在開會時告訴他海濱有甚麼問題,有甚麼地方需要改善。Harry篤定地說:「岑敖暉不只是自己一人,他背後還有一班街坊、一個團隊。」

得悉岑敖暉當選一刻,有助選團成員激動得哭成淚人。(廖俊升攝)

助選團成Plan B:不只是義工

岑敖暉坐在梯級上接受訪問時,助選團們依然站在一旁興致勃勃地拉票。岑敖暉感覺「他們不只視自己為一個義工,而是responsible to我這個競選團隊,是其中一分子。」

他最記得他於10月8日報名參選荃灣海濱選區,但選舉主任遲遲未確認他的參選資格,團隊一度陷入DQ陰霾。他們開會討論Plan B問題時,「每一個人都認真思考自己有沒有能力去做Plan B。」於是其競選團隊中的陳宇希於截止報名前一天,即10月16日報名參選,選舉主任則於18日方確認岑敖暉的參選資格。

選舉主任宣布岑敖暉當選一刻,岑敖暉高舉雙手,緊握拳頭,致辭時帶領支持者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黃桂桂攝)

我不希望自己只是一個保長,以自我為中心,我希望我可以創造一個平台,凝聚街坊的力量。
岑敖暉

助選團解散 成為岑敖暉背後力量

最終岑敖暉以5,113票,壓倒性擊敗鄒秉恬、莫遠君及Plan B陳宇希。區議會選舉過後,助選團便告解散,馬小姐、洪小姐及Harry卻紛紛表示:「他當選後,我們依然會成為他背後的一股力量。」

岑敖暉將於明年1月1日接任荃灣海濱區區議員,洪小姐說:「我們對他很大期望!」岑敖暉亦有盼望,「我不希望自己只是一個保長,以自我為中心,我希望我可以創造一個平台,凝聚街坊的力量。」

晚上10時,距離投票截止前半小時,岑敖暉及他的競選團隊拍下一張合照。(廖俊升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