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廁難】清潔工辛酸史:「拉一地屎專登激我」

最後更新日期:

說起公廁,10個香港人9個有話想說。吃喝拉睡是人類維生的基本需要。但在香港吃喝睡既是愈來愈貴,以為拉屎已經最廉價最低級,但要拉得安穩有尊嚴,也充滿難以言明之處。廁所建在哪裏、髹什麼顏色、何時清潔,全都牽動着我們辦大事的聽覺嗅覺視覺各種感官神經。自從20世紀末期發明抽水馬桶和排污系統後,現代意義的公廁宣告誕生,從此被視為城市文明程度的指標。香港是世界先進城市,廁所呢?

我們找上不同的人,包括腸胃過敏者、清潔工友、建築師等,問他們:你今天拉得好嗎?你理想中的廁所該是什麼樣子?

攝影:羅君豪

華姨在這廁所內和很多「客」分享她一生。

香港建築學會會長吳永順認為,公廁和商場廁所的要求不同。公廁設計不需花巧,最重要是管理得宜和經常清潔。「公共廁所使用者不是家人,互不認識卻密集地共用同一個廁所。」只要清潔和管理得宜,乾淨企理無異味即可。「管理最重要!」

全港公廁共約1000間,其中787間由食環署管理,所有實質管理和清潔外判予私人公司。近來食環署節省人手,如1月份灣仔區突然減去14間公廁的夜更清潔工,其餘部分區也將男女廁所工各一,減至1人包辦。

抱怨公廁臭氣薰天一地屎尿,可有想過,背後默默把屎把尿抹抹抹的是誰?

公廁愈夜愈污槽,因部分市民欠公德心,導致尿兜、馬桶和地上佈滿尿漬。

公廁「客人」 如何招呼看不見的清潔工

見面數分鐘,我已在注視碧華姨手上的紅寶石金戒指,大概因她穿金戴銀,與清潔工身分有差異。碧華姨沒察覺這種不敬,她對任何人也毫不保留,摸一摸轉一轉那戒指,說是老公送的。我站在她面前,隔着廁所的鏡看她啜泣。「他跌一跌就走了,我想請假照顧他,大家姐不批,3個月誰會批,惟有辭工再上班。一筆遣散費沒了,聽說別人都有萬幾2萬元。」

大坑道公廁有2個清潔工,一男一女。那天我早上7時多抵達,女廁已經連一張廁紙也沒有。碧華姨於是口頭重演工作程序,帶我進入她的世界。

她的世界開始得很早,每朝6時15分已到達公廁,掃走地上的紙後,用水喉大清洗,其餘的洗手盆得用毛巾逐個抹,這時才7時多。等到食環署「阿Sir」9時多來巡查,看看廁格乾不乾淨,簽了名才作實。若剛好人不在,則當是偷懶。

碧華姨常稱呼來廁所光顧的人是「客」。這間公廁客少,每來一個,她便在清潔房內坐着等,客走了,才拿地拖和抹布走出去,清理每個人留下的痕跡。多有趣的遊戲,她完全沒親眼看見客人上了哪一格廁所、用了哪個洗手盆,但一下便察覺廁所每個細緻的變化。例如有天下大雨,有客來廁所吹乾濕掉的衣服,乾手機下方是垃圾桶,客人為免衣服碰到垃圾,一下子便把裝垃圾的膠袋綁結,好把整件衣服套着乾手機吹。客人走了,碧華姨從清潔房內出來,一眼便看見打了結的垃圾袋。她一邊解開一邊說,人都是圖自己方便。

碧華姨過去10年都在鵝頸橋公廁過,那裏幾乎每分鐘也有人排隊等上廁所,她自然做到無停手。她猜有些客是有意「激」她,才把屎拉得一地都是。有時拾到針筒,她也要用報紙包好才丟。

有些尿兜設計,令男人關係特別親密。

死也等不到的遣散費

「人嘛,老來總是懷念。」說起鵝頸橋的日子,碧華姨紅着眼思念舊同事鄧雪英。2005年碧華姨全職撕街招,經常去灣仔一個廁所換制服,鄧雪英在那清潔,因此互相認識。沒想到幾年後,碧華姨轉到鵝頸橋當清潔工,鄧雪英剛好是她的替班。

「本來應該有遣散費,等不及就走了,我們這種做廁所的,夠低下層了,也不用那麼刻薄,在生什麼也沒有,死了也沒用。」碧華姨邊哭邊說,我沒聽清楚。後來問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陳子傑,才知道她說的是食環署旗下的外判清潔公司之一利興,2012年拖欠逾150名清潔工約200萬元遣散費,鄧雪英是其中一人。

鄧雪英年紀比碧華姨大,那時已是70多歲,遣散費應該有2萬多元。可惜官司拖了2年多,鄧雪英等不及這2萬多……而利興在聆訊期間,繼續投得食環署和房委會合共7份外判合約,合共9200萬元。

廁所究竟用尿兜還是尿槽也有講究,後者較方便清潔。

不只如此,陳子傑說食環署的外判合約通常每2年到期,續約便要重新入標。他用「金礦」來形容這些外判合約,根據工會的調查,食環署所有的外判合約加起來達20億元,但是中標的外判清潔公司則只有10間左右,而且來來去去都是幾間大型公司,例如碧瑤、莊臣、萬成、立高等。

碧華姨在鵝頸橋的10年間,每天工作9個半小時,薪金由8千多加至9千多元,所屬的外判公司也轉了3次,先是卓士,再來利興,其後是碧瑤。大坑東公廁的清潔公司是立高,前身是卓士。陳子傑說這些外判公司通常每2或4年即轉手易名,受僱的清潔工經常被要求簽名轉為自僱,等同自己放棄遣散費;或者像碧華姨爭取利興的遣散費結果一樣,其中八成與強積金對沖。 

「世界是現實的。」碧華姨的一位同事說,他們這種清潔別人屎尿的職業,「額頭上刻着窮字」。但究竟窮的是這些靠勞力賺錢的老人?還是連他們的勞力也要伺機剝削的資方?甚至對之麻木不仁的食環署?

公廁最重要是管理,更重要是負責管理的外判商如何對待城市清潔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