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間皮瘤關注日│退休船廠工憶鋸石棉鼻水變白:以為咳出嚟冇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石棉過去常被用作隔熱、隔電、吸聲、防火等的建築物料,但它對健康的禍害,過去並未為人注意。不少人因長期在石棉環境下工作,患上肺癌、間皮瘤和石棉沉着病等的嚴重疾病,而疾病癥狀可能在暴露於接觸石棉後大約10至40年才出現。

在船廠工作近50年的黃伯,憶述自己17歲時在船上當學徒,當時是零裝備接觸和切割石棉物料。那個年代連外科口罩亦欠奉,大家工作至上,直接吸入石棉粉末令鼻水、口水變白也當沒事。但黃伯到了數十年後才來發病,他於一年前發現患上間皮瘤,右肺積滿血水亦滿布腫瘤,在子女和太太支持之下,用了近150萬元做高難度手術才慢慢康復,「以前日做夜做,諗住退休先嚟陪屋企人,如果咁就玩完,真係好對唔住太太。」他如此說道。

今年72歲的黃伯,年輕時在船廠當學徒曾接觸石棉,去年被確診患有間皮瘤。(呂諾君攝)

●間皮瘤是胸膜或腹膜間皮層細胞生出來的良性或惡性疾病,惡性胸膜間皮瘤的形成,或因工作而暴露於石棉有很大的關係。醫管局的資料顯示,在2006年至2015年間,香港共有232宗間皮瘤個案,而根據肺積塵互助會提供的資料,現存的間皮瘤病人只有約16個。

●世界衛生組織已將石棉列為一級致癌物,現時香港已全面禁止進口、轉運、供應和使用所有種類的石棉和含石棉物料。

今年72歲的黃桂中(黃伯),自1964年開始在太古船塢工作,由17歲一直做至62歲才退休。加入船廠做學徒的首兩年,他要跟隨師父製作傢俱、房間間隔,以及船上的隔熱保護。黃伯指,船上所用的白色隔熱板,鋸下去會有粉末飄出,但做學徒一心只想「搵到啖食」, 當時對那些是甚麼物料、對身體有沒影響也不認識,「後來先知,嗰啲叫做石棉板。」

艙內鋸石棉板塵土飛揚 工人零裝備直接吸入

那時船艙內沒有抽風設施,也沒有「豬咀」保護工人,艙內不時塵土飛揚。每天早上8時工作至晚上10時,黃伯和其他工人長時間直接接觸、吸入石棉物料,「成口成面連喉嚨都有,咳出嚟嘅口水、痰、鼻水都係白色,嗰時以為咳出嚟就冇嘢。」一班工人每天「食完飯又開工」,都不知道如此工作是對身體有害。

其後黃伯獲調到公司廠房工作,間中仍有接觸石棉物料,到了80年代政府開始立例管制石棉的使用, 「例如船上要清除石棉物料,就要搵一組人全副裝備同有齊抽風系統先可以做。」黃伯指,那時他也曾照肺,但並沒出現異常,後來他受公司的英國高層賞識,加入寫字樓做畫圖和監督工作,在自學機電知識後,更成為了修理總管,慢慢也忘記了自己曾接觸石棉層。到了2010年黃伯離開公司,正式宣告退休。

半邊肺積滿血水 腫瘤內發現疑為石棉物質

「咁多年嚟咩事都冇。」黃伯指,過往有不定期進行身體檢查,亦不時行山做運動。但到了2019年6月身體情況卻突然轉差,「一開聲講嘢就好似濁親咁,個女同我講嘢,我都完全冇氣應佢。」女兒帶他找專科醫生照肺,發現右邊肺內80%有積水,醫生抽取積水化驗,卻「一直泵都係紅色血水」。此外,醫生告知他右肺底部有六粒腫瘤,進行切面檢查後,發現腫瘤內有些白色物質,「化驗師就問我有冇接觸過石棉,我話有,大約54年前啦!估唔到咁耐之前到呢刻先有病!」

醫生先是替他開刀進行切除手術,其後亦進行了6次化療及標靶藥治療,醫藥費前後近150萬元。「以前我好勤力工作,日又做夜又做,冇乜時間陪太太......好多謝太太湊大兩個仔女,如果咁就玩完,真係好對唔住太太。」而去年7月28日黃伯順利完成手術,碰巧就是太太生日,「份禮物就係送咗我嘅生命返過去。」雖然手術後他的氣力大不如前,但他慶幸現時康復情況良好,每天亦很努力做原地踏步、拉筋等運動,希望維持身體健康。

每年的9月26日是國際間皮瘤關注日,今年肺積塵互助會亦是全香港首次發起響應活動。該會呼籲市民在社交平台中下載國際間皮瘤關注日標誌,並更改為社交平台的個人頭像,希望透過社區的力量,讓大家對間皮瘤的認知加深,同時將間皮瘤的資訊傳遞至身邊的人。

請捐款支持罕見癌症間皮瘤患者的醫療開支,支援病人在手術、化療、免疫治療和服用鏢靶藥等的治療需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