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義務開班教批灰 主婦上堂變「修女」:女人唔止家庭

撰文:黃文軒
出版:更新:

早上10時,長沙灣麗閣邨一間社區中心內,十多名婦女圍着一張長桌子,有兩個工程師站在前方,猶如老師般為眾人上課。由批灰、更換鑰匙,以至更換馬桶按鈕都統統講解。他們一手拿起玻璃膠,一邊示範如何更換浴缸、洗手盤防水膠邊。
這是「得閒修女」的婦女家居維修班,由物業管理公司的技工義務教授婦女維修技巧。其中一位「修女」是67歲的惠而,她曾經一度因家庭而迷失自己,後來她學懂原來女人成功感來源不一定來自家庭,也可以很多元,例如學懂一門技能,然後修好家中的防火板。

長沙灣麗閣邨一間社區中心內,十多名婦女圍着一張長桌子,有兩個工程師站在前方,講解用「玻璃膠」填補防水膠邊、技巧。(受訪者提供圖片)

坐在桌子旁的婦女們聚精會神聆聽,有時甚至工程師未來得及講解,她們就已急不及待七嘴八舌地提問,「玻璃膠會唔會好大浸味?」、「幾時用玻璃膠或簾蓬膠?」有人則關心價錢:「邊隻平啲貴啲?」工程師的回答也來得貼地,「100蚊內都有支,平過餐飯!」

67歲退休婦女變「修女」

67歲的惠而坐在房間一隅,她小心翼翼地抄下筆記,學習如何換鎖、批灰。她家早前門鎖才剛壞了,又不捨得花幾百元叫師傅來換鎖,自己誤打誤撞地把鎖換掉,但旁門左道始終不奏效,如今她開門仍時常卡着。除了覺得價錢貴,更多的是覺得有時候覺得一些家居維修很小事,不想依賴別人做,想靠自己,「我知道了原理,維修就變得好簡單,這些生活小知識應該要識」。

67歲的惠而,認為候一些家居維修很小事,不想依賴別人做,想靠自己。(受訪者提供圖片)

惠而與小兒子同住,家裏破損的地方都由兩人合力維修,可是兒子經常夜歸,到外面找師傅又無法隨傳隨到。曾經試過家裏的防火板破了,但在疫情期間沒有師傅肯上門維修,惠而不忿,她獨自拖着一架推車跑到五金店,買回所需的維修物料,卻因為叫不到貨車,竟徑自推了40分鐘的防火板走回家,「回到家上氣不接下氣,但我覺得值得,成功了的滿足感好大,攰咪唞唞囉。」

批灰、更換鑰匙,以至更換馬桶按鈕,工程師都統統講解。(受訪者提供圖片)

世界曾只有家庭感迷失 學習令眼光變闊

今日的惠而多才多藝,報讀過社區中心的法學班,又參與婦女倡議小組,但過去她的世界只有家庭。她當了廿多年的家庭主婦,到小朋友長大成人,才發現外面的世界原來很闊很大,「剛重投社會工作時,我在學校做教學助理,其他同事的話題我都無法參與,自己只識湊仔。」

女人一世人整日在廚房,如果太着眼於自己的世界,個人會不開心,久了會沒有成就感,會失去自己。
惠而
惠而兩年前退休,學習維修也是她為自己增值的方法。(受訪者提供圖片)

重投社會生活後,她開始留意新聞時事,參與社區中心的義工服務,為其他婦女解難,「 女人一世人整日在廚房,如果太着眼於自己的世界,個人會不開心,久了會沒有成就感,會失去自己。」她兩年前退休,學習維修也成為增值的方法,「你上完課,回家自己修理,成功了的成功感會好強。我覺得凡事需要都親力親為,女人也要有一技傍身。」惠而眨眨眼睛說。

阿泉在康業任職工程主任4年,早兩年被同事感染下加入義工團隊,發現女性在維修工程上的技巧不比男性差,「女性學維修的機會本來比較少,但女性批灰、上油漆很多時都會比男性細心。」義務教授維修知識的「得閒修女」活動已是第五次舉辦,負責舉辦的康業服務有限公司本來是一間物業管理公司,他們定期派出十多位工程師傅,與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合作,曾到過北區及長沙灣區教導婦女維修技巧,再一起出隊到基層家庭,幫忙維修家居。

康業服務有限公司高級分區經理說,期望透過課堂讓婦女能自力更生,「公司有個構思,我們想教識婦女維修的知識,讓她們可以在需要時隨時維修家居,也能助人自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