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年噴射水翼船「水星」傳被拆解 關注組促保育:勿讓歷史消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Jetfoil噴射水翼船「水星」號為噴射水翼船的始祖。現時全球有43艘,由波音公司生產的僅得26艘。香港在高峯時期曾持有16艘。現時有3艘已賣到韓國,現役使用的只有6艘,其他則已退役或被長期被閒置。當中「水星」便是已退役一員,近日更傳出「水星」不日之內將會遭到拆解,令噴射水翼船的保育議題受到各方關注,暫時煞停被「劏船」的命運。

上月15日,中西區議會通過動議,要求特區政府協調保留「水星」工作,會中更提出或會考慮動用資金收購船隻。同月23日,澳門政府亦就「水星」一事首度開腔,指「海事部門重視並一直跟進問題,有進一步消息或再作介紹」。具46年歷史的「水星」,命運似有轉機。

攝影:梁鵬威

「水星」傳出被拆解一事,令Jetfoil噴射水翼船保育問題引起關注。到底這類型的船隻有什麼特別而需要保留?原來,Jetfoil噴射水翼船於1974年由波音公司生產,本來Jetfoil系列是設計作軍用船隻,幾番轉折後,改作民用用途。在那個年代,由一間製造飛機的公司生產船隻是很罕見的事,而Jetfoil噴射水翼船的設計更是能把整隻船隻升起,行駛時船身完全離水航行,是當時史無前例的設計。這種設計也使噴射水翼船的航行極度穩定,不容易受海上的大風大浪影響。

賭王赴美試坐 新技術助來往港澳更省時

「水星」則為Jetfoil系列首隻生產的船隻,起初是在夏威夷服役。當年在「水星」出產後,何鴻燊隨即赴美試坐,後發現其特殊設計使航行平穩,比起當時的大船和舊式水翼船來得穩定。加上,當時若要以大船往返香港至澳門十分費時,一程便需花上3個小時,舊式水翼船亦需要約75分鐘,但使用Jetfoil的話,則能在一個小時內到達目的地。由「水星」作帶領的Jetfoil噴射水翼船可謂當時的先驅,新的技術改變了港澳兩地的交流密切度,亦為旅客提供一個更快速、舒適往返兩地的方法。

造價500萬美元 直迫半架波音737客機

在Jetfoil未出現時,往返香港至澳門的船隻只能隨太陽作息工作,朝六晚六地為兩地居民提供服務。但在=1980為Jetfoil加設強大的夜航設備使航行不再受日光影響,隨後也把航線的服務時間延長。當時的Jetfoil無論在性能和效用上都看似完美,但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其造價直迫半架波音737客機的造價,在當時來說十分昂貴。在一些研究Jetfoil的書籍更提到,每艘Jetfoil造價為500萬美元,這個價格在六、七十年代是一個天文數字。

「北星」被劏 引發成員關注

「水星」的保育價值,促使「Jetfoil 噴射船保育關注組」成立。當時,關注組成員Anderson和John在8月時在社交平台曾看到有帖文指,以數十萬元出售「北星」及「水星」,帖文一出,隨即引起港澳兩地人士熱烈討論。但事件隨着船公司發文澄清後,便暫告一段落。但在一個月後,在早前涉被賣的其中一艘船「北星」,又傳出一條影片,指它在宏德機器鐵工廠被全數拆毀。

其後,關注組成員又發現「水星」同樣被移往宏德機器鐵工廠,令他們懷疑「水星」很大機會和「北星」一同在短期內被拆毀。關注組成員Anderson表示:「『北星』已被拆毀,不想『水星』也同樣,加上它是第一隻,歷史意義十分重大,應該要好好保育它。」

水星、火星、土星船身後方有大洞

Jetfoil噴射水翼船除了設計創新外,在其他方面亦有優勝之處。受訪當天,在港澳碼頭停泊了兩架Jetfoil系列船隻,包括帝后星和幸運星。John隨即向記者介紹噴射水翼船的特別之處。他指出,和日本的同型號不同,港澳Jetfoi前方位置可以讓前方乘客飽覽海上美景。如果分辨Jetfoil系列不同船隻,他則指,從側面看過去,水星、火星和土星船身後方會有一個大洞,這是因為這三架船也曾在夏威夷服役,當地需要一個大型擺放行李的位置,當它們在香港「服役」,由於只是作短程航行,這個擺放行李的位置變得無所用,後來被改建成更多的座位。

關注組成員John(右)的父親在他小時候,常常帶他到處乘坐不同的交通工具,令他對交通工具情有獨鍾,而水星更是他的兒時記憶。長大後他娶了老婆,由於岳母是澳門人,不時來往港澳兩地。他後來子承父業,從事與船和航空有關的雷達業務,令他對船隻的興趣日漸濃厚。(梁鵬威攝)

關注組提三保育方案

坊間對保育「水星」一事突然議論紛紛,當中Jetfoil噴射船保育關注組就各方意見整合出三個保育方案,分別是保留在香港中西區海濱長廊、澳門海事博物館後方舊政府船塢、以及路環荔枝碗舊船廠片區。

關注組指出,現時各個方案在網上的支持程度也差不多。他們認為:「無論那個方案最終被錄用,只要是能成功保育到水星的方案,就是好的方案。我們只希望可以成功爭取保育『水星』,不要讓一代歷史消失」。
Jetfoil噴射船保育關注組

上月中西區議會中曾提出或會考慮動用資金收購「水星」,故關注組建議可以參照「葛量洪號」滅火輪的保育和展示手法,把「水星」放置在上環至西環一帶的陸上公眾空間,並建設步道方便公眾登船參觀,讓公眾有機會近距離觀看船底獨特的水翼和噴水系統構造,讓船不單用作展示,更可以作文化教育。

關注組建議可以參照「葛量洪號」滅火輪的保育和展示手法。若事成,「水星」或能成為中西區海濱長廊中的地標,和「葛量洪號」一起,成為維多利亞港東邊及西邊入口的兩個標記。(關注組提供圖片)

其餘兩個方案則會在澳門進行,關注組在收集意見後,認為「水星」能放在澳門海事博物館後方的舊政府船塢內。現有博物館與媽閣廟相近,而廟宇每年吸引大量遊客,關注組認為海事博物館啟用多年,惟內裏的變化卻不大,本來館藏都是以船隻模型、船隻部件及航海影片為主,與「水星」的屬性不謀而合。若它能進駐成為展品,能為博物館注入新活力亦有望打造成為新旅遊熱點。

方案二是把「水星」放在澳門海事博物館後方的舊政府船塢內,並將媽閣廟、海事博物館及海事工房打通。(關注組提供圖片)

另一個方案則為放置在澳門的荔枝碗船廠片區。該地和船隻亦有密切的關係,並於2018年被評定為法定文物。故關注組建議搜羅一些對澳門博彩業發展具歷史意義的船隻,例如 Jetfoil噴射船「水星」、前遠東水翼船唯一香港製造的「太望洋」、賭船「澳門皇宮娛樂場」等藏品作展示,以促進教育及多元旅遊。

方案三是以三船並立作展示,而相關建議已獲得爭取荔枝碗船廠片區保育的團體「守護荔枝碗造船村關注組」支持。(關注組提供圖片)

對於現時整合的三個的保育方案,關注組指出,現時各個方案在網上的支持程度也差不多。他們認為:「無論那個方案最終被錄用,只要是能成功保育到水星的方案,就是好的方案。我們只希望可以成功爭取保育『水星』,不要讓一代歷史消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