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光社企實體活動停擺致財困 僅餘4個月營運資金 視障員工憂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位於薄扶林道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的社企Cedar Workshop向來致力為視障人士提供工作機會,惟在社署為期三年的資助計劃即將到期、以及疫情的雙重打擊下,Cedar Workshop現時只餘下四個月的營運資金。

以往Cedar Workshop以企業員工培訓及面對面的公眾教育體驗課程為主要收入來源,疫情下一切原有計劃被打亂。去年2、3月疫情高峰時,社企更試過完全沒有收入,約80名的視障人士工作受影響。Cedar Workshop呼籲市民多支持他們自製的產品,令社企能繼續營運下去。

75%員工為視障人士

Cedar Workshop始於2018年,主要幫助心光學校畢業生找工作,但期間發現不少企業都不太願意聘用視障人士,遂自立門戶,將社企收入用於聘請視障人士,為他們提供工作機會。Cedar Workshop有4名全職員工及最高峰約80名兼職員工,當中約75%的員工為視障人士。

Cedar Workshop項目主任嚴俊傑指,在多年的研究及試行下發現,視障人士較擅長帶領一些體驗形式的活動,故Cedar Workshop一直以體驗課程和企業員工培訓為重心,例如在學校進行講座、在餐廳進行音樂表演及讓參加者帶上眼罩進行不同視障人士體驗活動等。

受疫情影響 活動停擺 社企一度完全沒有收入

2019年底開始,體驗活動陸續受到疫情影響。嚴俊傑慨嘆,「以往我哋啲體驗活動都係以面對面為主,疫情一嚟,全部都要取消」。取消體驗活動,對Cedar Workshop的收入打擊極大,「2、3月係完全冇收入,到3、4月好返少少,都有啲學校zoom嘅講座,但都係得返之前嘅兩成收入到」。他提到,以往有很多現場音樂表演的工作,他們亦有固定合作的餐廳,「 對於一啲視障音樂人來講,現場音樂表演都算係一個主要收入來源,而且人工幾可觀,但無奈疫情下全數停擺」。

Cedar Workshop是社署「創業展才能」計劃資助下的社企,在為期三年的資助完結後,他們便需要自負盈虧營運下去。「我哋個資助喺上年年底就到咗期,本身Cedar Workshop喺2018至19年都慢慢上咗軌道,都有信心可以自負盈虧。但撞正疫情,唔少企業都閂水喉,加上防疫措施又不停變,所以受到都幾大影響」。

社企若無法營運 視障員工:我哋會更加無助

Cedar Workshop的兼職員工、28歲的阿康在罕見病影響下,天生眼睛失去虹膜。過去透過朋友介紹下在Cedar Workshop工作。他指視障人士找工作較一般人困難,「面試都要諗同唔同僱主講我有視障問題,講咗又好似會扣分,唔講又怕啲關係會唔好」。對於疫情下社企有機會無法營運下去,阿康則表示,「本來我哋機會就已經比較少,疫情影響不同階層,如果連一啲幫到我哋嘅社企都經營唔到嘅話,我哋會更加無助。」

Cedar Workshop現時只餘下4個月營運資金。嚴俊傑坦言,如果Cedar Workshop的財政情況若繼續維續下去,接下來會影響到全職和兼職員工。「依家有4個全職,佢哋可能日後要減工時,啲freelance就會少咗開工,可能以往一個月都有十幾個鐘,依家2、3個月都冇」。

改賣手作產品幫補收入

由於社企過往的收入來源主要是以服務如體驗課堂及講座等為主,疫情下嚴重受影響,嚴俊傑便把業務轉型,變成生產實體產品,例如與點字相關產品、吊飾及杯墊等,對外出售。「依家會整杯墊,因為發現咗機構有部雷射切割機長期冇人用,覺得可以拎嚟用,整啲實體產品嚟幫補下收入」。

但嚴俊傑亦坦言,實體產品銷量並不穩定,故擔心收入會再度受挫,「例如杯墊啲花紋 ,之前整緊聖誕節款,近期整緊新年款,但都會擔心過咗呢啲季節或者旺季之後,產品會滯銷,依家旺季都係得返以往嘅四成收入 」。他呼籲市民可以多多支持他們的產品,令Cedar Workshop能捱過疫情,順利營運下去。

了解更多:https://www.instagram.com/cedareshvi/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