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婚禮化繁從簡 裙褂店嘆生意大跌五成 東主「三不政策」應對

撰文:黃景洪
出版:更新:

2020是雙春兼閏月的結婚好年,惟在疫情籠罩的情況下,實在苦了一眾新人。紮根元朗45載的鴻運繡莊專營裙褂租售,負責人黃國興為新人「作嫁衣裳」多年,坦言去年生意大受影響,「最差個月跌都有五成」。面對疫情,他的戰略是「唔推廣、無突圍、唔促銷」,深信要結婚的始終會結,最重要的還是做好裙褂的質素。黃師傅見盡裙褂業起起跌跌,由90年代被迫加入婚紗租賃業務,到近年裙褂熱潮復興,「十個新人出門,十個都會着裙褂」,自認對列祖列宗有個交代。
攝影:羅國輝

2020是雙春兼閏月的結婚好年,疫情卻打亂了一種新人的計劃。(羅國輝攝)

新冠疫情持續,一眾新人無奈要推遲婚期,假如照原定日子成婚,規模也因應限聚令而有所縮減。而苦惱的卻不止一眾新人,在疫情陰霾下,連帶整個婚禮行業步入寒冬。鴻運繡莊紮根元朗45年,店內放眼望去全都是一套套奪目耀眼的裙褂,甫進店就能感到一股喜悅、祝福。負責人黃國興為新人「作嫁衣裳」超過四十載,絕對稱得上是業界老行尊,面對如斯疫情,他坦言生意大受影響,「跌咗好多成,最差個月跌咗都有五成」。

鴻運繡莊負責人黃國興為新人「作嫁衣裳」超過四十載,他坦言疫情下生意大受影響。(羅國輝攝)

他憶述在疫情初到中期,一眾新人期望疫情盡快完結,讓夢想中婚禮能夠如計劃舉行,最壞打算只會是稍微延遲,但幾個月過去,疫情走勢時上時落,令新人們不得不面對現實,明白到社交距離限制在未來數月都不會放寬,「定咗個心,都係要結婚,不過就簡單咗」。

黃國興笑言,鴻運繡莊對抗疫情的戰略是「唔推廣、無突圍、唔促銷」,結婚對大多數人而言,都是一生人一次的大事,緣分這事說來就來,確實無晴雨表可供預測,風水先生指定的良辰吉日,結婚的人數自然多起來,要結婚的自然會拉埋天窗,倒是遲早的問題。

黃師傅認為,新人都有心理準備,明白社交距離措施在短期內都不會放寬,「定咗個心,都係要結婚,不過就簡單咗」。(羅國輝攝)

裙褂婚紗高下立見

鴻運繡莊傳承裙褂工藝近半世紀,見證過60至80年代業界最輝煌的時期,當時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但普羅大眾的收入仍相對微薄,要購置一件叫價上萬元的裙褂出嫁,恐怕是富有人家的專利,故當時香港興起裙褂租賃服務,讓一般家庭都能分享這份喜慶祝福;及至90年代,黃國興形容是裙褂業最黑暗的時代,港人開始接納西方婚禮文化,開始以婚紗代替裙褂,「覺得(裙褂)好古老、闊袍大袖,古時係要有肚都睇唔到。」在經濟最差的1997年,鴻運亦被迫加入婚紗租賃業務,更一度改名為「鴻運婚紗繡莊」。

黃國興賣花讚花香,在他眼中,西式婚紗的意義永遠及不上裙褂般,蘊含中華文明五千年傳統,順手一指都能講出長篇故事,「一套裙褂嘅靚同埋一套婚紗嘅靚係絕對冇得比,一套裙褂靚之餘仲有好多意義係背後,你執起每一舊雲、每一舊花、每一隻蝠鼠、每一條龍、每一條鳳,都有好多象徵意思。一套婚紗嘅靚,我淨係見到修腰、雪白、純淨意思,就冇咗背後嘅祝福。」

慶幸的是,近十年社會開始流行復古風氣,重視保育傳統手工藝,藝人紛紛穿上龍鳳褂出嫁,重新帶起「着褂出門」的傳統,「後來覺得單靠裙褂都可以搵食,就冇再做婚紗(租賃)」、「十年前話十個有七八個着裙褂,𠵱家十個有十個,已經(對裙褂業)有交代」。疫情令婚禮規模縮小,婚宴可化繁從簡,惟出門程序必不可少,「出門著中式,中式一定係第一件要揀嘅衫」,鴻運近期的生意有所回升,黃國興卻未敢奢望生意能回復疫情前的水平,他憶述在2020年間,鴻運能製作約250套群褂,今年他預計只有100套上下。面對艱難的經營環境,他認為可做的不多,「其實都係等,唔好做低質素」。

有故事的裙褂最美

黃國興有一股職人精神,一生人只打一份工,專心做好一件事。一路走來四十年,他先後在2015年推出水晶裙褂,並在2016年將Hello Kitty融入刺繡中,務求一洗裙褂老土過時的形象,但無論裙褂如何創新,設計總不能忽略四大元素,左龍右鳳、紅色底、人工刺繡、吉祥意頭都是缺一不可的。刺繡圖案應有盡有,石榴代表多子,福鼠代表五福臨門,「我已經好犀利,十年前諗到擺金魚上去。」黃國興在訪問中,經常形容自己是一個「讀書唔成嘅刺繡佬」,但由他的一言一行可見,絕對不是這一回事,「金魚係用一尾尾計,咁不如就做十條,就十全十美啦!」

對美的定義人人不同,「一套裙褂幾靚我都見過啦,因為裙褂已經冇乜嘢大突破,我哋已經做到十幾萬一套褂,我覺得已經係超級嘅突破」,美景看得再多,最後恐怕會有審美疲勞,在黃師傅眼中,反璞歸真,追尋裙褂背後形而上的美態才是正途。

對美的定義人人不同,黃國興認為有故事的裙褂才稱得上美。(羅國輝攝)

「我覺得靚嘅,就係套裙褂背後有故事」,令黃國興印象最深刻的,反而不是自己親手製作的裙褂,而是2018年陳凱琳出嫁鄭嘉穎的情景,「陳凱琳套褂係媽媽傳畀佢,反而𠵱啲承傳意義畀我仲深刻,承傳意義畀我一個好靚、好隆重嘅感覺」。陳凱琳身上穿着的龍鳳彩底褂王,原是媽媽在1984年結婚時的衣裳,悉心保存34年後,媽媽將祝福傳給女兒,當中蘊含的意思對他而言,實在美得不可勝收。

「陳凱琳套褂係媽媽傳畀佢,反而依啲承傳意義畀我仲深刻,承傳意義畀我一個好靚、好隆重嘅感覺」(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代代相傳祝福永載

無論婚紗抑或裙褂,市民普遍覺得一生人只會穿一次,與其花大錢買一套然後煩惱如何寄存,不如用租一件更豪華的,拍攝起來得體大方,婚禮過後更無後顧之憂。

然而黃師傅對此不敢苟同,「一生人一次先要訂做,如果我咁隆重結婚,除非環境唔許可,我一定會自己做一套」,他解釋,裙褂的意義是將祝福傳承,假如以租代買,就失去了原意。其實,黃師傅在2016年將卡通人物融入刺繡圖案,亦是專為女兒而設,到後來順理成章推而廣之,背後的意義甜蜜非凡。

「臨出嫁嘅時候,媽媽會幫手着套褂,眼光閃閃含晒眼淚,真係一個好感動嘅場面,你行出𠵱個門口就代表你嫁咗畀第二個,就唔係我以前嘅小妹妹」。時移世易,香港人的消費力上升不少,購買一套裙褂絕對是經濟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惟港人觀念日改,黃師傅數數手指,「一百人得一個買」,買了也生怕未來女兒嫌棄,他拍拍心口保證「未執笠嗰日係包改嘅,哈哈!」

購買裙褂的客人百中無一,他表示客人將來把裙褂傳給女兒,假如要修改的話,「未執笠嗰日係包改嘅,哈哈!」(羅國輝攝)

和富社會企業舉辦社區計劃項目「社區改變者」,邀請年輕人在導賞團中到訪八個社區,當中「鴻運繡莊」獲選為其中一個到訪點,由黃師傅向年青人講述對裙褂的熱誠,讓香港傳統繼續承傳下去。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