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體路牌見證時代變遷 異體舊字形反映香港情懷更具日本血統

撰文:非凡出版
出版:更新:

1. 監獄體計劃目的
相信大家都知道,香港路牌的標準英文字體是 Transport。你知道現時中文採用甚麼字體嗎?如果大家有留意道路研究社的文章或訪問,應該知道現時香港路牌中文字體是「全真字庫(港人版)粗黑」,通稱「全真粗黑」。然而全真粗黑是一套電腦字型,那麼在路牌設計工序電腦化前,究竟是用甚麼字體,又有沒有一個標準去依循呢?
(以下內容節錄自《香港道路探索──路牌標誌x交通設計(增訂版)》)

「【港訊】監獄當局與工務司署簽訂一項協定,規定港九所有路牌及交通牌,今後將全部由赤柱監獄囚犯製造,將為赤柱監獄增加二十萬餘元的收入,該路牌及交通牌以前原由商家承造……」(《華僑日報》,一九七零年十月十三日)

一九七零年,監獄署(今懲教署)接受工務司署委託,為港九各道路製造路牌及交通標誌。至今,包括路牌、街道牌、垃圾桶,又或者政府合署內的指示牌、傢俬、公務員咭片、圖書館書籍的硬皮釘裝都是出自監獄在囚人士之手。

「現時,赤柱白沙灣懲教所設有兩個標誌製作工場,星期一至六都有八十名在囚人士製作路牌,幾乎全港的路牌和交通標示牌都由他們一手包辦。每年平均製作七千個路牌和一千五百平方米的方向指示牌。他們也和打工仔一樣,有人工,有時仲要開OT。」(《香港01》,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

▼▼▼按圖率先睇監獄體路牌的設計▼▼▼

+10

自九十年代中期,懲教署逐步改用電腦設計及製作路牌。最終於一九九七年五月,電腦正式全面取代人手排版及造字工序。而電腦化前,監獄內在囚人士所造路牌之中文字體,則被稱為「監獄體」。在囚人士使用刀具在金屬板上𠝹上漢字,因為當時路牌上的漢字並未標準化,故此監獄體比起電腦字型雖然比較粗糙、岩巉,同一段文字的字重(相對於字高的粗幼)可能不一;但是在全人手製作下,仍能保持齊整、平衡,所需要的技術真的一點也不簡單。

監獄體見證香港時代變遷,每一塊舊路牌都可以發掘到地區發展故事。閱讀監獄體路牌上的異體字,及傳承字形(又稱「舊字形」),可以得知電腦普及之前人們的寫字習慣。二十二年過去,隨着越來越多新道路通車、翻新工程開展、社區重建、路牌老化,帶着舊時代風采的監獄體路牌逐步被新製的電腦路牌取而代之。電腦普及所帶來的字形統一,使大眾忘記異體字的存在,甚至有區議員認為監獄體是錯字,去信要求路政署改正。消失的不只是舊路牌或是一種字體,而是整個香港的情懷。

在二零一六年十月,我們發起「監獄體再現計劃」,計劃以照片記錄全港的監獄體路牌,同時將如此富香港特色的監獄體數碼化,製作成電腦字型;讓監獄體透過新科技再次重現大眾眼前,令囚犯的心血可以永久保存。由於不少人認為監獄體的異體字和傳承字形是錯字,這個計劃希望讓人摒除所謂「錯字」的觀念。有人或會說「舊嘅唔去,新嘅唔嚟」,香港作為一個與時並進的社會,不是應該送舊迎新嗎?儘管道路標誌上的文字需要高清晰度,監獄體可能在這方面的表現並不理想,但它曾經引領我們前往各個目的地,現在更是充滿懷舊感。今天路牌的𠝹字工序被電腦取締,舊式路牌亦正被取代,囚犯造的字慢慢消失。監獄體見證香港的蛻變,我們希望透過計劃,讓大眾知道舊路牌記載的香港故事。

監獄體的製作不僅是為了發佈字型本身,亦不單是為了設計一種電腦字型,而是同時記錄和重現香港的視覺歷史和記憶。即使某些字符可能看起來很奇怪,但這就是監獄體的樣子,美學與文化之間的平衡至為重要。

2. 常規監獄體

自監獄體再現計劃啓動以來,我們不時收到讀者來訊,向我們提供監獄體位置。除此以外,亦有不少讀者問到,究竟如何分辨監獄體和電腦字型;或又是問,是不是看起來殘舊就是監獄體路牌。路牌簇新與殘舊,取決於位置和保養程度,不能單靠路牌新舊判斷。監獄體造型獨特,充滿個性,我們可以透過造型來辨認監獄體;除了因為是由人手𠝹字而成,獨一無二之外,字的外觀亦同時包含不少古典美。監獄體可按其特性分成幾類,本文主要介紹「常規監獄體」,即監獄體再現計劃所製作的監獄體電腦字型

印刷字粒遺留造型: 喇叭口

監獄體在筆劃造型方面,整個觀感較為尖鋒銳利。監獄體的筆劃均採用「喇叭口」,而且比一般有喇叭口的黑體大。喇叭口可以使筆劃末端更醒目,令字體容易辨認。所謂喇叭口,其實是來自鉛字印刷的黑體鉛字字粒,受限於當時之技術,印刷出來的筆劃會收縮;為了解決此問題,製作鉛字粒時刻意在筆劃開端放大,形成喇叭形狀。

不過辨認監獄體不能單靠喇叭口造型,因為有部分監獄體完全沒有喇叭口。即使監獄體的喇叭口基本上都是從鉛字複製過來的,由於鉛字和監獄體製作工序不一樣,鉛字是雕刻而成,監獄體主要是利用𠝹刀𠝹出的貼紙作字嘜印模製作而成。故此,部分監獄體的喇叭口並不明顯,甚至不存在。其中或受手工技術所限,過於細小的字無需造出喇叭口作裝飾。

粗幼一家親

現時流行的電腦字型,風格比較一致,不談甚麼結構、中宮,但至少字的粗幼統一。所謂粗幼,字體設計用語稱為「字重」,例如粗幼比例分作 Regular及Bold等。文章可使用不同字重表達特定意思,例如粗體就是強調字眼。只要大家走在街上時,多留意路牌,或會發覺每塊路牌上的監獄體字重都有分別。甚至同一段文字上都會粗幼不同,這些粗幼並不是要強調某內容,只是手工製作成品不一的緣故。

監獄體的筆劃通常比較粗,適合用作標題字或大型標示。而結構簡單的字筆劃會較粗,反之結構較複雜的字筆劃會較幼。而其粗幼之對比度比其他字體為大。現代社會大家看慣了電腦字型,當一段文字體粗幼不一時,看上去或會有點不習慣;然而,粗幼不一,似乎更能顯出舊年代的風味。

最後在結構方面,監獄體一般來說中宮較緊湊,視覺中心亦一般較高;監獄體的結構配合其偏大的喇叭口,是造成其懷舊感的主要元素。

英文字體配搭

(《香港道路探索增訂版》授權提供使用)

英國路牌 Transport 字體,亦約於七十年代引進香港,故此絕大部分的監獄體路牌均是配搭 Transport 字體。監獄體全人手製作,多多少少都能從觀感上分辨;歪歪斜斜、粗幼不分都是元素之一。但由於英文Transport字體有全套標準予以跟隨,整體而言英文部分較為整齊。然而凡事總有例外,例如監獄體路牌上的「S」看起來就有一點彆扭。Wing Shun Street 中的「S」顯然比其他字母粗,而且重心稍為偏向右邊。製作彎曲的綫條本來就不簡單,要利用𠝹刀𠝹出就更難以掌握,錯有錯着,這種怪怪的感覺也成為了監獄體特色之一。

3. 消失的監獄體與異體字

除了路牌外,還有好些事物隨着電腦普及而消失,電腦不只是取代人手造字的工序,亦同時將一些文化埋在土裏。你知道甚麼是異體字嗎?這個年頭,學校不會教授異體字及傳承字形;現時中文科教寫字需依教育署《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的標準。如學生在功課上寫了傳承字形、異體字,通常都被視為錯字。

現時大部分人只記得電腦字的寫法,當看到一個相似但不太一樣的字,便覺得是錯字。然而監獄體最特別的自然是其字型,消失的不只是路牌本身,更是印證年代變遷的字型。

筆者自小就對監獄體的寫法印象深刻。還是在讀幼稚園時,筆者會模仿路牌上的監獄體筆劃寫中文字。例如「塲」即是「場」的異體字;又或是「朗」,第一筆不是一點,而是一橫。直到小學就被中文老師糾正寫法,說是要依着教育署的中文字指引寫字。但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為甚麼同一個字,在街上可以看到幾個不同的寫法;為甚麼辵字部的「撐艇仔」(辶)既有一點,又有兩點,到底要寫幾多點呢?後來在讀中學時,筆者才慢慢從網上資料瞭解得知;原來小時候寫的字就是傳承字形,又或是舊時香港通用的異體字或是俗字。

具日本血統的監獄體

很多網友曾經問過我們,監獄體的歷史是如何,從何時開始出現?原始字體是甚麼?因為缺乏記錄,我們只能作出假設。例如監獄體大概於一九七零年甚至更早出現,於一九九七年停產。監獄體能夠有系統地、風格一致地大量生產,相信必定有一套標準,又或是參考一套字體而成。剛好早前看到一篇由台灣字型公司 Justfont撰寫的一篇文章《尋找街上字體的來歷──台灣路標的黑體》,探討台灣路牌的字體。乍看才驚覺,其路牌上的字體竟與監獄體有幾分相似。

台灣使用的這個字型為「金梅粗黑」,與監獄體的結構頗為相近,只是監獄體較為窄身,筆劃更銳利。但單憑這一點,仍未能確定監獄體是來自金梅粗黑,因為當代的黑體都有喇叭口,結構亦差不多;直至發現台灣路牌上的「通」字的右上角是「コ」而不是「マ」,與監獄體的寫法一模一樣,就更為肯定。Justfont 在文章中亦提到金梅粗黑體,與一九二九年日本的石井粗黑體十分相似。雖然未能知道石井粗黑與金梅粗黑有甚麼關係,但可由此推測監獄體就是經過日本到台灣再到香港。不過現今的石井粗黑體都因為戰後制定的《當用漢字表》新標準,而改變了其寫法。

膏藥遮蓋舊字型

+2

監獄體秉承了源遠流長的舊式字體寫法,但有人認為是錯字,並強行「改正」。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有議員在元朗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提交一項議程,內容提到路牌上「元朗」的「朗」為錯字。

其實這個「朗」字,正正就是監獄體,並是傳統舊式寫法。正當另一位議員反駁舊有「朗」字不是錯字,而是正字時,路政署「懶叻手快快」在會議前經已作出改動,將電腦字貼紙(俗稱膏藥)直接貼在監獄體上。

被質詢的路政署當時聲稱不想改完又改,故此唯有等候有機會時才再改正。即使三年後,繼續有其他議員追問路政署,何時才改回正字。惟路政署推給運輸署,運輸署推給元朗測量處高級土地測量師,地政總署最後引述公務員事務局的答覆帶出新舊字形的分別,完全沒有解答過問題。試問一個高級土地測量師又如何能夠解決舊字形、異體字的問題呢?結果八年後的今日,這個所謂錯字的改正工作又不了了之。

除了「朗」字被視為錯字,另外還有「塲」。例如「馬塲」、「永遠墳塲」等路牌,不是被路政署以膏藥遮蓋,就是直接拆掉更換。相反,有些企業卻堅持傳統,採用異體字;例如,置地廣塲、交易廣塲的「塲」,滙豐銀行是「滙」不是「匯」,港鐵旗下鐵路綫均用「綫」不用「線」。

值得慶幸的是,暫時只有「朗」和「塲」被認為是錯字而被更改。目前尚存的監獄體路牌,不少都仍然保留異體字和傳承字形寫法。

書名:《香港道路探索──路牌標誌x交通設計(增訂版)》
作者:邱益彰@道路研究社
文:邱益彰、吳灝民

【本文獲「非凡出版」授權轉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