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不回家】90後攝影師出書記野戰性地 思考情慾與公共空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片!男女街頭纏綿打野戰!」大概很多人看到這標題,會有「性趣」按下連結,一窺這場愛情動作真人騷。隔着熒幕看連場慾火激戰情節,24歲的自由攝影師李展翹(Jimmy)重返野戰性地拍攝,並於近日結集成書出版。Jimmy希望讀者除了以「食花生」的獵奇心態觀看野戰新聞,是次再看十幀沒有做愛男女主角的相片,能思考香港人私密情慾和公共空間的關係。

看着一連串的野戰新聞,Jimmy思考到底怎樣的公共空間令男女能就地做愛,故他坐言起行重返野戰舊地拍攝。(龔嘉盛攝)

重返野戰性地現場

兩年前有段時間在Jimmy的手機裏,頻頻彈出「車震」、「地鐵站偷嘗禁果」、「巴士上手淫」等「新聞快報」。「連續見到幾單這些新聞,心入面問究竟發生咩事呢?香港人真係咁飢渴?冇地方做愛?」

他說以影像去紀錄故事是攝記本能,認為在公共空間做愛,是私密情慾與公共空間的角力與共存,這種關係矛盾又有趣。「性愛不單是肉體上發生性行為,更是心靈上親密的交合,當他們與喜歡的人做愛,這親密的一刻竟是在公眾地方發生!」經過一番資料搜集,他根據野戰發生的時間,重回性地拍攝,包括ifc商場殘廁、銅鑼灣天台、公屋後樓梯、地鐵站內,以及車震「勝地」飛鵝山停車場等。

他說到達每個性地現場,都會先在附近走走,觀察該場所的環境。例如何文田佛光街理大學生宿舍外的巴士站旁,兩年前一對學生就在這兒深宵野戰;Jimmy最後選擇站到對面街,舉起閃光燈拍下該性地的全貌。他希望利用閃光聚焦位置,效果能像追溯過去,重現當時氛圍。

何文田佛光街理大學生宿舍的巴士站旁,兩年前因一對內地生就在這兒野戰,而為人熟悉,更成為Jimmy新書的封面相片。(受訪者提供)

Jimmy新書名為《做愛回家》,他笑說來自一眾網民揶揄一齣電視劇名,也反諷做愛除了在家中,還可在什麼地方。(龔嘉盛攝)

「相機食先」、公審背後 盼讀者反思社會問題

「我去拍攝這些地方,不是想『抽水』(揶揄男女主角或事件),而是希望讀者看到相片,能思考何以主角會在這些公眾地方做愛。」他說以往在街頭上演這些野戰場面,路人都會先取出手機拍攝,然後放上網公審和圍觀,再由傳媒一傳千里,之後就很少再思考背後原因,例如主角在這些地方做愛或因為他們好壓抑、或涉及其他社會問題。「為何我們不是少啲責罵,多啲包容。」說罷他身向後縮一縮:「但咁講會否被人話我是大愛、和理非非、好『左膠』?」

他說現今世代,眾人對一件事少了批判思考,面對性也多是獵奇心態。「一有這些野戰呀、關於性的新聞,大家會好奇按下去看看,但一些較深入討論社會問題的新聞,點擊率卻很低。我們每天其實已在用自己的手指為每篇新聞投票。」

大學時代已任職兼職攝影記者的Jimmy,到過不少新聞現場拍攝。早幾年走在社會事件最前線、採訪過雨傘運動,對傳媒和新聞時事有另一番體會。去年畢業後,他選擇成為自由攝影師,開展自己想做的攝影計劃,在新聞攝影以外,探索更多影像可能。

他說這次野戰性地攝影集,相中完全沒人物主角,就如英文書名「Beyond the Current Practice」:「除了意指在公眾地方做愛,不是正常舉止,所呈現的影像也不是用平日影新聞相的攝影方法。」Jimmy去除人物,要讓讀者自行詮釋、思考野戰背後,與公共空間等社會問題扯上什麼關係。

飛鵝山是情侶常來「車震」的野戰勝地。(受訪者提供)

Jimmy覺得,這個銅鑼灣一棟大廈的天台空間幽靜,與鬧市喧囂氣氛截然不同。(受訪者提供)

前年曾有男人在巴士為女友手淫,Jimmy認為這個空間很有趣,公與私多了一種矛盾:「巴士一邊行車,外面空間不斷流動變化,座上的人卻有在做私密行為。」(受訪者提供)

一對男女2013年底在嘉亨灣巴士總站發生性行為。(受訪者提供)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