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媽」辭工用強積金救貓狗 狗場捲土地糾紛被逼遷下月需撤離

撰文:呂諾君
出版:更新:

貨倉狗、大埔圍頭村毒狗事件、粉嶺「地獄狗場」……香港流浪動物眾多,一些有心義工不惜花盡家財、勞心勞力開設收容所照顧動物。位於粉嶺的「傻媽流浪貓狗之家」,多年來救下了不少貓狗,現時正在收留的有105隻動物,但近日因業主之間出現糾紛,場主被要求在下月19日前,帶同場內所有動物遷離土地。狗場負責人Annie坦言,平日經營和照顧動物已經不易,近數月更需向寵物店「賖糧」應付龐大的糧食開支;距離逼遷日時間緊逼,Annie表示,雖然連日來四出另尋土地,但仍未能找到適合的場地,而風季、雨季又即將來臨,她現時只感到徬徨、擔心。
攝影:梁鵬威

由於每日長時間悉心照顧,Annie單憑狗吠聲已分得出,是哪一隻正在「扭計」。(梁鵬威攝)

「『抱抱』以前畀人打到重傷、冇咗右眼,『貝貝』就長期抽筋、雙眼失明,『花花』同『南南』係南華甫毒狗事件中生還嘅,『潮州三寶』就喺青衣貨櫃倉救返嚟……」Annie熟悉地介紹場內每一隻狗的來歷、習性,由於每日長時間悉心照顧,單聽狗吠聲她已分得出是哪一隻正在「扭計」,「呢兩隻因為太乖、看唔到門口,人哋咪唔要。」

這些有着「心型pat pat」的唐狗現時肥肥白白,其實每隻都有令人難以想像的悲慘身世。生而為唐狗,牠們大部分都沒有如名種犬般被主人捧在手心疼錫,更甚者有些被人打到前、後腳至今仍有傷患,有些則因過往照顧不周,有長期皮膚病和「花柳」等疾病,也有些患有長期病,會不定時抽筋發作。Annie坦言,場內可以吸引人來領養的狗不多,但正因如此,這些「老弱殘兵」更需有人照顧。

這些有着「心型pat pat」的唐狗現時肥肥白白,其實每隻都有令人難以想像的悲慘身世。(梁鵬威攝)
+7

人稱「傻媽」的Annie,自2017年起在粉嶺開設「傻媽流浪貓狗之家」,租用面積約1.2萬呎的場地。她在古洞一帶居住,原本任職酒樓經理,放工後常會到附近餵飼流浪狗和貨倉狗;後來她意識到,單靠餵食不是辦法,應該要做救狗、絕育和放回。Annie愈救愈多,家中700呎一度「籠疊籠」養了41隻狗,但做法並不符合她想狗狗自由、快樂的初心,於是她毅然辭工,開始一手一腳由荒地打造狗場,又為了省錢自行運送建材入村、鋤平地面和除草等,「周身傷」之餘,Annie更動用了強積金來為狗場進行擴建。

Annie每日7時起床照料動物,餵食、遛狗等已花上不少時間,但她仍會上山餵飼其他流浪動物。(梁鵬威攝)
+5

獨力一人打理狗場 每月糧食支出5萬元

現時場內有83隻狗、22隻貓,Annie每日7時起床照料動物,餵食、遛狗等已花上不少時間,但Annie仍會上山餵飼其他流浪動物。她坦言,場地只有她一人打理,經營並不容易,每月單是動物的糧食已要5萬多元,還未計算不固定的醫療費用。Annie指,過往她會炒散、上門寵物美容等以作幫補,疫情下少了兼職,Annie只好向寵物店「賖糧」,待收入較好時再還款。而近日更傳來噩耗,因場地的業主之間發生糾紛,他們在5月30日通知Annie,要她在7月19日前撤離現址,「(搵新場地)好困難,因為呢度(新界東北)發展多咗,啲業主亦先入為主,覺得狗場好邋遢會有好多問題。」

+2

百多隻動物去向未明 盼於北區找到合適土地安置

Annie又指,風季、雨季即將來臨,屆時搬遷、建設等「咩都好難做」,如同子女般的100多隻動物去向未明,她現時只感到「好憂鬱」、「好徬徨」;期望有心人能助她在粉嶺、打鼓嶺或沙頭角等找到有8,000至1萬平方呎的合適土地,讓她在安置場內的動物之餘,亦可以繼續餵古洞等附近一帶的社區貓狗。她又批評,政府並沒重視對待流浪動物,例如新界東北發展中沒有完善的安置政策,「人就可以有賠償、上樓,狗呢?啲人繼續移民、棄養,救得幾多?」

立法會議員:北部都會區發展將有更多流浪貓狗流離失所

立法會議員劉國勳近有亦有到訪「傻媽流浪貓狗之家」了解情況,並表示將會幫忙跟進土地規劃上的問題,向地政署申請短期豁免構建物許可,以及向漁護署跟進動物寄養所的事宜。他又認為,新界北部都會區發展時,將有更多流浪貓狗面對流離失所的問題,而政府規劃時應有全盤計劃處理如何安置動物。劉又表示,希望私人土地業主將暫時未有用途的土地捐出,與有心人士一同打造「毛孩版過渡性房屋」,解決其居住問題;如有地主願意捐出土地,他願意義務協助所有土地規劃申請、處理地政署的短期租約豁免及所有技術意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