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師林皮執枯木、儲舊紙  造紙糊公仔教人珍惜

撰文:黃妍萍
出版:更新:

在電子化的年代,紙還有用嗎?根據由亞洲漿紙集團發佈的調查,受訪者仍認為實體版的合約、法律文件、結婚請帖等是必須的。另一邊廂,其他紙張如傳單、推廣信卻是可有可無的垃圾。被丟掉的除了是紙,原來還有紙的前身——一些因各種原因而倒下的樹。插畫師林皮卻把一截因颱風而倒下的鳳凰木收藏起來,連同平日收到的廢紙,做成紙糊木頭公仔,叫人珍惜樹木與一切資源。

林皮將本要被丟棄的鳳凰木與廢紙,變成可以長久擺放的「蘇飛」公仔。(龔嘉盛攝)

倒下的樹即成「垃圾」 以廢紙做紙糊公仔守護樹木

走進林皮的工作室,到處都是舊物——學校實驗室大桌、木櫃、木門……「它的痕跡很美,而且可以再用的東西怎麼不用呢?」林皮說。10年前她在嘉道里農場做文宣設計,了解到生態問題——全球暖化、動物棲息地漸少,覺得要做些事,自此儲起平日收到的傳單、信封,3年前更從朋友處拿來一截因颱風而倒下的鳳凰木,覺得總有用途。

早前她獲邀參加《紙曰:紙在生活中的蛻變》展覽,想到木和廢紙本是前世今生的關係,「鳳凰木可以做紙,但在香港,所有倒下的樹都會變做堆填區的垃圾。」於是她做出作品《重生》,把木鑿出一個洞,放進一朵紙糊鳳凰花,又將平日保存的廢紙做成紙糊公仔女飛賊「蘇飛」,蘇飛張開手,似是守護着這朵花。

在鑿洞、磨皮時,林皮深切感受到樹的生命。「平日樹對我來說就是一堆樹,沒為意到每一棵樹也有很獨特的形態,以至它存在於這個空間已經多久。」她開始想像這棵鳳凰樹的前世:「它是打風時倒下的,鳳凰樹的花期是6、7月,說不定剛剛開完花,打風,就倒下了,它的生命就完結了。」鳳凰花的花語是離別,因為它在學生畢業的季節盛開,「現在它的生命真的完結了,好像特別傷感。」因此這次她想以作品紀念它。

重繪舊日戲飛、準考證、遲到表 藝術家:紙證明我們存在過

從工作室外的走廊向下望,就可以看到一棵鳳凰樹(右),她說在走廊講電話時常常看着它。(龔嘉盛攝)

遇見樹下的蝙蝠一家 學會觀賞自然

林皮與樹木很有緣,10年前因想就近上班而搬到大埔,她很記得那年看過鳳凰花開:「廣福邨那條路有好幾棵鳳凰木,有次乘車經過,見到開滿花。如果香港多些將差不多品種的樹種在一起,可以很美,甚至成為景點。」那年同事還帶她認識蒲葵樹——如果樹葉很工整地往下摺,就代表有蝙蝠住。有次她幫忙拍照,拿着枝大光燈照上去,「真的一家大小眼定定看着你,很有趣。」她笑着說。

來到現在的工作室,桌前那扇窗就對着一株宮粉羊蹄甲。「現在剛好是花期,在開白色的花,很美很茂盛。有隻雀叫紅耳鵯很喜歡它,明明一日前很多花,第二日就見到牠們吃到成朵花沒了花瓣,好好笑。」她笑着說。「這些雀也不是全部花都吃掉,我在想牠們每天回來吱吱喳喳,是不是在等呢,看那些花什麼時候吃得。」

【植物悲歌】樹藝師揭社區樹木「被規劃」苦況

她開心地說:「這個工作室我最喜歡就是這隻窗。」(龔嘉盛攝)

收藏舊物 着迷設計、痕跡與人的用心

然而這些樹除了面對颱風,還要面對政府砍伐。林皮無奈地說:「好像為了打份工就斬什麼都可以。」樹一旦倒下,雀鳥就失去棲身之所。被割走的除了樹,還有各種舊物。林皮的工作室放着一道被丟棄的木門,上面有着彎位花紋,她在上面畫畫,盡用其材。她感嘆以前就算講求實用,都會有較多手工的東西。舊物美的除了是設計,還是製造者的用心。

但她覺得政府不懂得欣賞舊物,「香港的特色為什麼一定就要是商場?什麼都拆了再建一幢新的東西就覺得很正,我不信他們去旅行不去那些舊的地方,但去完回來又是建商場。」

這次作品中的蘇飛,是林皮多年前創造的角色,常常在舊物中流連,尋找寶物,這次蘇飛守護的除了是鳳凰木,也是那些有故事的事物。因為欣賞每一件事物,林皮學懂了珍惜。「比起要環保些的口號,我覺得其實當你有了珍惜的心態,想用好一點你有的物資,就不會浪費。」她說。「儲起一堆紙是不難的,大家習慣去做這件事,我相信就會有改變。」

是次展覽贊助單位亞洲漿紙香港獨家代理金東香港的負責人余振輝先生說,許多人認為用紙浪費,但其實只要用得其所就不是浪費。這次林皮作品紙糊部份的最外層,正以A4紙的包裝紙做成,「它的啡色又有點像一棵樹。」她笑着說。這些本要被丟棄的東西,就這樣變成可以長久保存的作品。

《紙曰:紙在生活中的蛻變》紙藝聯展
日期:2017年3月15日至22日
時間:上午10時至晚上10時
地點:JCCAC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中央庭園(九龍石硤尾白田街30號)
參展藝術家:Dirty Paper、goodmonday、何敏儀、香港版畫工作室、林皮、梁祖彝、李香蘭、吳嘉敏(按英文姓氏/首字母序)
查詢:2353 1311/info@jccac.org.hk

蘇飛守護的,除了是鳳凰花,還是故事與人的用心。(龔嘉盛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