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悲歌】樹藝師揭社區樹木「被規劃」苦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可以到處遷移,但植物一生只能抓緊發芽之初的泥土。每棵植物都與土地難以分割,無論人遷居多少次,在不同社區留下了多少回憶,腦海中總擱着一片綠蔭,成為每段回憶的憑證。

攝影︰陳焯煇、江智騫、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棵種於粉嶺的細葉榕氣勢十足,至少有幾十年歷史。

屋邨木棉樹的悲歌

每年4至6月,木棉樹經歷了璀璨花期後都會結出果實,棉絮隨風四處飄揚,落在地上甚至人的家居,無意中「滋擾」了居民,這可罪大惡極了,總會惹來幾宗投訴。在不少個案中,為避免木棉果實成熟後棉絮四處飄散,當局會在結果期間把木棉樹的果實「處理」掉,一般做法是派出吊臂車送人上樹頂,把還未成熟的果實一個一個地摘下來。

針對有關木棉樹的投訴,康文署發出了詳細的內部指引,在《處理木棉樹棉絮引致的滋擾》的開首部分已說明:「一般而言,本署不贊成為了減少落棉而摘除木棉樹果實。」但同時引述了香港醫學會的意見:「一些患有哮喘或過敏症人士可能會受棉絮或其他有機塵的刺激影響。」而指引亦有站在樹的立場作考慮:「摘除未成熟的木棉樹果實,會在樹枝上造成很多細小傷口。病蟲害可透過這些傷口入侵,影響木棉樹的健康。」

因此,每年都有部分木棉果實,因被人投訴而在不知不覺間失蹤。種樹者,總會期待開花結果,但人們又要在花開過後摘去其果實;市民健康無疑很重要,但這些社區樹也無辜,只因它生不逢地,一開始已被錯種在人煙稠密的社區。

如是者,荒謬的劇情年復年地重複上演,直至這些木棉樹都壽終正寢。「當接近民居的木棉樹老死或枯萎,本署會考慮改種其他合適的樹種代替。」康文署的內部指引,坦白宣告了木棉樹的絕望真相。取締木棉的部分原因,或與每年所涉及的龐大「管理」開支有關,索性改種另一樹種好了。猶幸,因署方尚未因投訴而砍樹,讓木棉在漫長的「偷生」歲月裏,有機會挺拔生長,經歷每次花開花落的自然循環。

桃樹是公園中常見的觀賞性樹木,其果實亦有食用價值。

社區常見的黃花風鈴木,花期在春季,約維持2星期。

樹木擋住百萬海景

樹與居民的角力,在社區中俯拾皆是。有一位於市區的高級住宅,業主購入的是一個海景單位,窗前有一棵桉樹(又名尤加利樹)。由於這樹的生長速度驚人,硬生生切開了窗前的完整海景,於是,戶主要求管理單位砍去樹木。

在園藝界裏,因為「礙眼」而要求砍樹,這並非罕見的例子,甚至是常見的個案。通常只有兩個結果:一是管理樹木的單位為了息事寧人,會聘請園藝公司砍去樹木;或把樹木鋸矮一截,「修剪」至「不礙眼」的高度。一些良心園藝行家寧可少賺一點錢,也不接受這樣的委託。不過,這些錢總有人會賺,而且賺得理直氣壯。有人更會蓄意破壞樹木,以惡劣的手段促使樹木快速「自行」枯萎。當樹木的健康轉差,再要求有關部門處理「問題樹木」,那就變得順理成章了。

歐陽卓立指,樹藝師是兩面不討好的角色,常在管理者與居民之間周旋。

樹藝師嘆行業不受重視

歐陽卓立是一位頗年輕的樹藝師,中文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碩士畢業,亦是國際樹木學會的註冊樹藝師,入行才5年。樹藝是一門專業,當中包括對於樹木的評估、診斷,例如蟲害及病害,以及修剪及設備應用等,都須有非常深入的認識。他解釋:「我們要熟悉每棵樹的特徵,才能為樹木斷症。簡單來說,台灣相思生長得傾斜了,未必是個問題;但如果白千層生長傾斜了,就得注意一下。」根據每棵樹的特徵和實際環境,獨立判斷每棵樹的健康狀況,這是樹藝師的專業。

提到樹藝這門專業,卓立指出一個讓他困惑的問題。「初入行時,我覺得很奇怪,怎麼香港樹藝師這行業,連一本參考書都沒有?當看見一棵不熟悉的樹,我須上網查閱和參考外國書籍,但香港連一本整齊收錄市區樹木的工具書都沒有。」源於這個想法,4年前,他決定親手製作一個有系統的記錄,結果促成了《香港觀賞樹木彙編I》的出版。

《香港觀賞樹木彙編 I》清晰展示各樹種的詳細資料,作者歐陽卓立希望它可成為本地樹藝師的工具書。

編製首冊本土樹木工具書

《香港觀賞樹木彙編I》剛於4月底面世,由「香港自然探索學會」出版,當中詳細記錄了171種市區常見的樹木,附載1600張相片,全是卓立本人親自訪尋和拍攝的成果。他希望這系列將成為樹藝師的實用工具書,更期望大眾多點欣賞社區中的樹木。這系列著作共有3冊,他預告,第2、3冊將陸續於來年面世。

作為一位樹藝師,會如何看待香港的樹木?他提到,雖然每天都圍繞着樹木工作,但自己依然抱持欣賞的態度去看香港的樹。「香港的公園園林設計算是頗有心思,人行道、綠化範圍、水池、涼亭等,你會看見一個有系統的規劃設計。」而懂得欣賞,主要源於他熟悉香港的樹木,知道哪些樹種珍貴難尋,哪些樹種在社區之中擔當什麼功用。他特地賣個關子,表示在新書之中,有一張白蘭果實的相片特別值得留意,因為白蘭花大家時有所見,但白蘭結出果實卻是罕見現象,那張相片不易拍到,故亦是非常珍貴的圖片資料。

粉嶺康樂公園種植的延藥睡蓮,具有相當高的觀賞性。

榕樹的氣根飄垂,接觸到泥土便會落地生根,生命力頑強。

社區中的樹木,在四季轉換之間展現不同美態,成為人們回憶的憑證。

香港常見的串錢柳,花期在春季,花序長約7至8厘米。

要以理性角度判斷

有空寫書,難道樹藝師的日常工作很悠閒?提到樹藝師的工作範圍,卓立苦笑道:「絕對不是走走公園、看看樹木那麼詩情畫意。」他形容樹藝師是體力勞動的工作,需要日曬雨淋,工作場地通常是鄉村、密林等缺乏恆常打理的地方,亦經常在陡峭的護土斜坡上做樹木檢測。最後,還得回到辦公室埋首處理文書工作。

但工作上最令他吃盡苦頭的,竟然與修剪樹木無關。「我們在前線工作期間會面對不少批評。」他直言樹藝師這工作兩面不討好。他說:「居民指罵我們傷害樹木,客戶則怪我們修剪得不夠多,沒有好好辦事。」所謂客戶,就是私人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管理公司和政府部門。很多時,客戶以僱主的身分,直接主導樹木修剪工作,「吩咐」樹藝師該如何修剪。

樹木管理者聘請園藝承辦商修剪樹木,通常喜歡多剪枝葉,目的是節省每次修樹的時間和費用。卓立無奈指出,根據他們的工作指引,一棵樹於一年內不能修剪超過四分一樹冠,而且盡量只修剪幼枝,保持切口細小,避免因傷口太大而腐爛。此外,他們必須考慮樹種、樹形和健康狀況,再決定如何修剪,他往往花費很多時間與客戶溝通和進行說服工作。

樹木管理者聘請園藝承辦商修剪樹木,通常喜歡多剪枝葉,目的是節省每次修樹的時間和費用。卓立無奈指出,根據他們的工作指引,一棵樹於一年內不能修剪超過四分一樹冠,而且盡量只修剪幼枝,保持切口細小,避免因傷口太大而腐爛。此外,他們必須考慮樹種、樹形和健康狀況,再決定如何修剪,他往往花費很多時間與客戶溝通和進行說服工作。

扁柏,又名側柏,寓意長青的社區園林樹木,是中式婚嫁常用的吉祥物品。

小葉欖仁的特點是樹葉青葱翠綠,樹幹筆直。

小葉欖仁的枝葉一層一層往外伸展,樹形優美。

「場地負責人最怕投訴。」卓立笑着說,與客戶溝通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嘗試從管理者角度出發最為有效。「例如,有些樹為居民遮陽,甚至提供乘涼樹蔭,修剪太多就會失去它的功能。另外,居民平常出入都會認得一棵樹,一下子修剪太多,令樹木變了樣,居民也有可能投訴。」他指,一下子剪去太多樹葉,絕對不利於樹木成長,定期修剪無疑可保持樹木外觀,但必須配合樹藝師的專業評估。

樟樹的樹皮出現裂紋屬正常,顯示了它的歲月痕跡。

對卓立而言,樹藝是一門專業;對管理者而言,樹木是一連串行政問題。香港不乏關心樹木的人,但往往只視樹木為社區裝飾品。到底在普羅市民眼中,社區樹木是什麼角色?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