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苑數萬呎花園慘被陰乾? 管理公司「失蹤」 街坊澆水自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6月領展出售黃大仙天馬苑商場。當時居民阿Jan並沒預料到,那是天馬苑被「陰乾」的開始。去年入秋,商場上平台花園的樹木開始落葉、愈來愈凋零。及至春天,多棵樹木枯黃垂死,花園像半個死城……此時,一個老伯伯,拿着一個藍色小面盤為桔樹澆水。這一盤水,像有傳染性,讓Jan以及數以十計的居民響應,一人一桶水自救花園。

小朋友拿着小水樽,為將枯死的樹灌溉。(鄭子峰攝)

+2

商場易手後 花樹枯死 壞扶手電梯乏維修 

天馬苑商場連停車場去年6月售予盈信控股旗下策勵有限公司,再交由佳定有限公司管理。據「救救天馬苑聯盟」發言人、天馬苑居民Simon說,自從新管理公司接手,屋苑問題逐漸浮現:商場地磚破爛、扶手電梯壞掉沒人維修、打風落雨商場樓梯水浸、平台花樹一天比一天凋謝、小商戶一間一間被逼遷……。他們多次聯絡業主策勵及佳定追問商場管理及去向問題,一直沒有回覆。記者星期三聯絡商場業主盈信控股及管理公司佳定,兩者皆未有回應。

平台花園有大量半枯花的樹木。(呂嘉麗攝)

平台花園原本綠意盎然。(救救天馬苑大聯盟提供)

灌木亦變枯枝一觸即斷 蒲葵樹葉大半枯黃垂死

黃大仙天馬苑平台花園面積數萬呎,在天馬苑長大的阿Jan形容,此種大型平台花園在九龍區十分難得:「新式屋苑如有這麼大的空間,已建多一層樓!」屋苑建於1980年代,有31年歷史,商場連着停車場而建。平台花園在停車場及商場上,呈長方形,多個花槽內種有數十棵樹木,四旁為長石椅。舊式屋苑未流行「柵欄社區」式設計,入屋苑範圍不用連續「拍卡」,不論是否住戶均可享用花園,不時可見有街坊前來跑步、晨運、放狗、閒坐。

但自從新管理公司上場,花園情況每況愈下。記者於四月到訪時正值春天,花園裡啡黃色的枯葉比綠葉還要多。數棵高3至4米的蒲葵樹,樹葉大半已枯黃,花槽中大量灌木亦已變枯枝。街坊着記者試碰一根樹枝,後者早已枯乾,脆弱得一觸即斷。時常到花園跑步的居民黃小姐說:「這個花園以前好靚!啲樹好綠!現在幾乾!乾過我荷包!」

將枯死的花園,卻令街坊跟居住環境有了新的連結。(鄭子峰攝)

老伯伯一盤水 啟發自救行動

在天馬苑長大的阿Jan說:「這個花園陪我成長,有很多我跟小狗散步的回憶。」消失的花王、十問九不應的管理公司對居民來說是一個謎,等人來救,倒不及自救快速。阿Jan上月在花園跑步時,看到一位老伯伯自己拿着藍色小面盤替花園裏少量仍有生機的桔樹澆水,一瞬間受到啟發,於是自己也在到花園澆水。

然而只有一人之力,要替數萬呎的花園澆水,需要幾多桶水才足夠呢?阿Jan說:「每次澆水,都見水立刻消失,泥土完全沒有吸滿水的跡象。有一刻覺好無助,好像怎樣也不夠。」後來,遇到一位中年女士同樣自己來澆水,阿Jan一瞧,才發現是跟自己用一座大廈、用同一架升降機的街坊。二人從前從來沒有打過招呼,阿Jan主動跟她討論水源問題,二人才首次對話。有了伙伴後,阿Jan竟覺:「來回澆水好多遍,也不覺累了!」漸漸地,又因網上群組號召,愈來愈多人加入「兵團」。核心群組約有十人,每天下午時段在花園並肩作戰。

街坊一雙手套,都在清除枯死樹枝時割破。(呂嘉麗攝)

廚房刀、洗衣液空瓶上陣

有人向園丁朋友請教,才知道要先清除雜草,植物才有生存機會,於是借來園藝工具,又有街坊帶來家居廚房刀,移除已枯死的樹枝。

烈日當空下,幾位中年女士一身「行山look」,運動套裝、遮頸式行山帽、戴上手套,替花槽除草,枯枝枯葉撿滿好幾袋;不斷有人加入「澆水兵團」,更有一家大小一同參與,各人從家中拿來膠樽、膠盤、水桶盛水。這批街坊雖然熱心,卻不願受訪「出鏡」,一來怕有街坊以為自己「博上鏡」,二來怕被業主或管理公司追究。

面對天馬苑眾多管理問題,一班居民本月發起「救救天馬苑聯盟」,拍片、發宣傳單張、在屋苑內擺街站,呼籲居民4月9日一同參與行動,要求業主及管理公司立即改善。在管理公司重新打理花園前,就靠「澆水兵團」為花園急救。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受訪者Simon為化名)

領展出售天馬苑商場 小店變相被迫離場 小店東主:掃走哂夢想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