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男喃|香港首本男性性工作者口述史書 給一切明明是對的錯

撰文:劉夢婷
出版:更新:

關注男性及跨性別性工作者的香港民間機構午夜藍,10月宣布出版新書《午夜男喃——香港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新書前後共用五年時間完成,當中訪問包括David在內、八名年齡介乎20多歲至70多歲的男性性工作者,記錄他們工作、情慾和成長,反映香港經濟轉型、科技發展如何影響性工作,以及不同時代之下,社會對性、倫理、關係等價值的理解,填補主流歷史從未記載的空白。
填詞人周耀輝以《給一切明明是對的錯》為題作序,稱受訪者的故事「爭取偏見以外的性工作,讓等待正視的情慾獲得解放」,「八段口述歷史,不代表一切,但代表多元……單一的社會,很可怕」。

《午夜男喃——香港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訪問包括David(左)在內的八名男性性工作者,整理他們的私人經歷。午夜藍總幹事倪德健(右)表示,午夜藍服務男性性工作者15年,與社群建立親密聯繫,冀文字留存故事。(余俊亮攝)

連結孤島 消除孤單感

午夜藍總幹事倪德健表示,午夜藍服務男性性工作者逾15年,與社群建立密切關係,收集到很多有歷史意義的故事,亦會帶著個別人外出講座。不少男性性工作者反映,只聽得到自己的故事,感覺是孤軍奮戰、很孤單。

隨着從業人員流失,有歷史意義的故事亦可能消失,午夜藍認為有必要記錄故事,讓其他從業者及公眾都能聽到這段歷史。

民間機構午夜藍出版《午夜男喃——香港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記錄男性性工作者的故事,填補主流歷史未曾記載的空白。(午夜藍提供)

創作逾千首港樂詞作的周耀輝,以《給一切明明是對的錯》為題作序,稱受訪者的故事「爭取偏見以外的性工作,讓等待正視的情慾獲得解放」,「八段口述歷史,不代表一切,但代表多元……單一的社會,很可怕」。

爭取偏見以外的性工作,讓等待正視的情慾獲得解放。八段口述歷史,不代表一切,但代表多元。單一的社會,很可怕。
周耀輝
創作逾千首港樂詞作的周耀輝為《午夜男喃——香港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作序。(資料圖片 / 陳順禎攝)

《午夜男喃——香港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的受訪者之一子浩就表達過「孤獨感」。子浩出生在中國大陸,曾跟着午夜藍在深圳做義工服務,因覺性工作者群體邊緣,便站出來做妓權公眾教育,卻更覺可憐。

現在他(子浩)少去午夜藍……因為感到失望、孤單,為什麼其他人都不站出來?
《午夜男喃——香港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

子浩眼見鄉下的同性戀兄弟與女性結婚生子、假裝「正常」。儘管中國開放了,但他對同性戀平權並不樂觀。

政治都是有錢人的遊戲,哪天哪個有權有勢的人公開承認同性戀了,那同性戀就會被接受。
子浩

複雜的愛慾、情感與性取向

社會大眾難免誤會性工作者輕浮隨便,而書中記錄到不同從業者的心路歷程,展現生而為人真實的愛、情、慾。

Leon從業五六年,現有異性戀家庭,與太太早已貌合神離。當年兩個小孩出世後,Leon為保障家人生活富足而進入推油按摩行業。但太太初期對他招待女性客人而心生醋意、不能體諒。為夫妻和睦,Leon提出改為從事同志按摩,他本以為同性性行為易感染病毒,太太會因此拒絕,豈料太太欣然接受,Leon對此感到匪夷所思。

當身邊最親近的人,也不體諒和包容自己。但一個不斷用錢買服務的人,卻真心真摯地關懷你……你怎能不對這個人有好感?
Leon

標籤、歧視與惡意

1991年香港同性戀非刑事化法例刊憲,同性肛交合法年齡被設為21歲,2006年司法覆核成功,與異性戀看齊至16歲。然而社會大眾對同性戀、同性性工作者的惡意和歧視,傳媒報章獵奇式的標籤,卻仍然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進步。

書中記錄,男性性工作者Ben,有多年爭取性工作者權益的經驗,偶爾去大學以性工作為主題分享。他曾在地鐵站偶遇講座上見過的女生,對方向男友形容Ben是「屎忽鬼」,他只好裝作沒聽見離開。

我經常跟自己講:「我可以的」、「我敢站出來的」,但到真的站出來時,我又不知道,是否應該遮臉?
Ben

專業、敬業與技藝

儘管八名從業者的入行理由各不相同,但無一例外提到從業艱辛、學習技藝的重要性,從事性工作並非要一味向客人委曲求全。

書中提到,David只因退休生活無聊到「身痕」,才嘗試全職從事性工作,並因自己曾是按摩場常客,以為工作內容簡單好駕馭,但很快便發現現實並不如想像中美好。

原本的想法就如一般人,(性工作)有得玩又有錢,又食又拎,原來是兩回事。
David

20多歲的「小鮮肉」Kin則更加生澀,他為了能負擔大專期間的零用開銷,選擇入行。但很快他發現摸索門道不易,技藝、經驗都無法一蹴而就。

前面的六十分鐘,你不懂按摩的話真的很難捱,不可能永遠用同樣的動作給客人按嘛……如果你有多些動作、花款轉換,自己都會覺得時間比較好過。
Kin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