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男喃|68歲男男性工作者 妻女散摯愛逝 因滿足客人愉悅

撰文:劉夢婷
出版:更新:

深水埗鴨寮街擁擠喧鬧、魚龍混雜,藏着千百個故事。從其中一幢大廈狹窄昏暗的電梯上去,便可到男性性工作者David的工作室,翻開他的人生。
David今年68歲,自1998年便開始兼職做男性性工作者,為男客提供性服務,2004年起轉全職。他說性取向是甩不走的「腐乳味」,憶述年輕時曾與女性結婚並育有一女,但終究散場,與前妻和女兒已形同陌路;亦曾與摯愛男友相戀近30年,卻因對方患癌無奈死別。跌宕大半生,David的退休生活沉澱在性工作,懶理世間惡意和污名,笑說現時工作有金錢和自由,更有服務他人的愉悅。

David今年68歲,全職從事男性性工作。(余俊亮攝)

不偷不搶 面對鏡頭說故事

David稀疏的頭髮已大半變白,整齊地梳到一邊,身着乾淨的白襯衫,腰間皮帶掛着肚腩,講話常面帶笑容。雖是首次接受傳媒訪問,對着鏡頭和記者,他坦誠自在:「我又唔係偷唔係搶,出嚟打份工,對我嚟講冇乜特別」。

40多歲退休生活苦悶而入行

David勤奮靈活,早年經營過糖水、涼茶、地產等生意,因應市場時勢轉行;亦曾在保險公司高分通過全科考試、業績累累。他不缺經驗,不愁溫飽,未到五旬便有資本退休,卻不堪退休生活沉悶。

由於他是按摩場熟客,亦做過兼職性工作,加上早年有經營同志賓館的經驗,便決定全職開啟按摩事業,一做就是18年。

對於人生中堅持最久的這份工,David半開玩笑地說:「(優點是)有錢,同埋性,哈哈哈,其實服務客人都好開心好滿足」。帶着這份心態,對於粗魯、要求過份的客人,David都會委婉拒絕,享受工作的自由度。

David的工作室乾淨整潔,處處是心思。(余俊亮攝)

工作室處處心思 性玩具如數家珍

David的工作室內處處是心思。他特意從深圳訂製三呎寬的按摩床放在客廳,大過標準尺寸近一倍,供體型肥胖的客戶舒適享受。按摩床旁的牆上有四層置物架,下面兩層放着按摩精油、香水和安全套,上面則放着唱片,可在業餘時間唱卡拉OK。臥室內的儲物盒則存放各種尺寸和形狀的玩具,他如數家珍地介紹,如何巧妙使用、應配合什麼道具。

David的工作室牆上有四層置物架,下面兩層放置精油、安全套等。(余俊亮攝)

客人18歲至90歲

David的客人年齡跨度極大,上至年逾90歲的老翁,下至18歲少年。淡季時同行生意蕭條,唯他保持興旺,「啲後生客會當我係uncle、daddy」。他憶及,早年風頭正盛,曾一日服務8位客,忙到無瑕吃飯飲水。

能吸引眾多回頭客,並非只靠運氣。他曾跟從六名手藝精湛的師傅學習專業按摩技巧,又在工作中不斷精進,近年還會一邊按摩一邊挑逗客戶,令客人覺得「好似有兩個人搞緊我」。他總結按摩要剛中帶柔柔中帶剛,用手指探索「邊個地方happy啲,邊個地方唔舒服」,自豪又略帶神秘地說「好多sex point你哋都唔知」。

前妻形同陌路 性取向是甩不走的「腐乳味」

30多年前,一男性好友勸說David與女性結婚生子,介紹一名長相似林青霞、宜家宜室的四川女子給他。兩人結合後生下一女,婚姻勉強維持一年多就告終,至今沒有聯絡,即便曾在街頭偶遇亦形同陌路。

當問及若時光倒流,是否還會結婚,他果斷回答——「唔會」。

廣東話俚語「桐油罐裝桐油」,即人的性格或品行無法改變,David借用,認為性取向是甩不掉的「腐乳味」,就似裝過腐乳的瓶子,將腐乳倒出來,腐乳味道仍會留存其中,「就算好多人結咗婚、有埋孫,性取向都仍然改變唔到」。

陪伴摯愛走完一生

同樣甩不掉的,還有一段近30年的刻骨之戀。對方正是執意幫助牽線婚姻的同性好友。由於愛人已有家室,兩人只保持伴侶關係。十年前,愛人罹患癌症,David果斷放棄收入,在最後時期到對方家中照顧飲食起居,安排赴內地旅遊滿足其心願,陪伴至臨終,還一手操辦了喪禮。從始至終,David都辛苦隱瞞自己從事性工作的事實。

港產片《叔·叔》中,兩名各自有穩定家庭的老年男同志悄悄相戀,結尾礙於種種壓力,只能將情愫埋藏,一別兩寬。(《叔‧叔》影片截圖)

不會沉船:親密關係已經有過

港產片《叔·叔》中,兩名各自有穩定家庭的老年男同志悄悄相戀,結尾礙於種種壓力,只能將情愫埋藏,一別兩寬。這些年,David亦碰到一兩位傾心的客人,但深藏不露;至於暗示愛慕之情的客人,他不予回應,因別人或有家室等諸多顧慮,對自己沒有百分百鍾意,從沒「沉船」。

講到這裏,他低頭看着手指,面帶失落地說:「最錫我嗰個已經走咗。」愛人走後,他再未輕易與人相戀,因為「親密關係我已經有過」。

民間機構午夜藍出版《午夜男喃——香港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記錄男性性工作者的故事,填補主流歷史未曾記載的空白。(午夜藍提供)

惡意、險境和桎梏

根據《刑事罪行條例》「任何處所由超過二人主要用以賣淫用途即可被視為『賣淫場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賃賣淫場所都可被檢控。」David經營自家「一樓一」,規避法律風險,但性工作依然有勒索、搶劫等風險,David亦遇過一兩個吃霸王餐的客人,他擔心報復只能作罷。

香港社會普遍存在傳統性別角色觀念,崇尚「堅毅」、「陽剛之氣」等異性戀男性特質,游離在主流性別角色之外的男同志易受到隱性歧視,男性性工作者難免遭受更多惡意。David在更為保守的世紀初入行,登出報刊廣告「男同志按摩」。陌生人便發來訊息或致電,用「賤格」、「契弟」等字眼辱罵他。他全都一笑置之。

儘管香港同性婚姻仍不合法,David卻樂見社會風氣開放許多。荷蘭是全球首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David希望未來香港如荷蘭般開放,同性伴侶亦能自在公開關係。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