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到盡頭】女生開Page直播情人節一人晚餐:其實有咩好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毒到盡頭便是型,其實一個人又有咩好怕喎。」90後女生黃正宜(阿正)說。

「一位呀唔該」,幾多人說不出口?於是,阿正開設Facebook專頁「一位呀唔該」,代他們勇敢說出來。一個人吹水、唱k、影貼紙相,和吃情人節晚餐。

街裡愛人一對對。有些人過的是情人節,有些人過的是愁人節。(潘思穎攝)

玩大左:一個人的情人節晚餐

【毒到盡頭】實測一個人玩咩好?唱K被拒光顧 影貼紙相變空白照

「點解要開Page?」這是訪問時第一個問題,還未「認識」阿正前,以為答案會是「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卻恰巧相反。

導火線來自單身人士最憤恨的情人節。

情人節前,沒有情人的阿正一早把行程塞得滿滿,想以「充實的一天」避過閃光彈。但上天彷彿要懲罰「單身狗」。前一天,阿正才得知當晚的結他班取消,「畀班朋友恥笑『阿Sir都放你飛機』。我嬲嬲地,講笑咁係Facebook話『咁我不如一個人食情人節晚餐囉』,啲人舉腳支持,他們都是食花生的。」Facebook傳播力之強,不容忽視,特別是花生味濃的帖文。這個行動派立即開了Facebook專頁「一位呀唔該」,直播情人節晚一個人到「宜家家居」吃情人節套餐,「做個找數真漢子」。

阿正自言「玩大左」,但後來想繼續直播「一個人乜乜乜」。(黃泳樺攝)

阿正以近乎悲鳴的聲線說:「(當初覺得)玩大咗。」記者問:「怕一個人嗎?」阿正:「唔係呀,有咩問題呀?唔驚,雖然叫做『一個人乜乜』,但我其實唔係一個人,因為直播好多人陪住。」阿正怕的是拿着電話自言自語直播,如瘋子的舉動,惹來旁人的奇異目光。 

情人節:單身就是罪?

街裡愛人一對對,互送鮮花心意祝福句。情人節、聖誕節,這座狂歡城市好像只容許相聚,沒有獨處的安靜。於是,有些人怕一個人,要兩顆心一起才算正常。阿正夾在「單身就是罪」的日子,常被朋友嘲笑「一支公」,她自言看化了,「哈,愛情呢家野,寧缺勿濫。我不想因為怕寂寞而搵個人一齊。」

生活如此忙碌,一個人靜下來喘息的時間已經不多。(黃泳樺攝)

歸根究底係咪我怕寂寞?

「其實你享受一個人嗎?」我又再問多一次,不然情人節何以如此不安?

「其實一個人又有咩好怕喎 !」大咧咧的阿正沒有這樣答,她認真說:「這是一個好問題。」其實她介意過一個人。

回復單身時,孤單感更赤裸,「以前找不到朋友吃飯,還有另一半隨時在旁。後來變回單身,會變得不習慣,其實我為什麼一個人吃飯就要不開心?」阿正忽爾大笑:「其實歸根究底係咪我怕寂寞?」阿正反問,問記者還是問自己?

從何時開始忌諱空山無人?從派對狂歡過後,獨自回家的路上。明明如此盡興投入,明明已經盡力去笑,一絲絲空虛感卻滲入體內。阿正發覺沒有同伴不行,自言是依賴朋友的類型,「回家路上,我覺得好寂寞,會掛住我的朋友。」

大家的生活不再同步。朋友的社交圈子亦不只有你,你要學識自己一個。

一個人吃飯,其實很常見。(黃泳樺攝)

怕:一個人係傻,一班人係熱血

在人來人往的商場拍訪問照時,阿正戚戚眉:「不用客氣,你想我擺什麼Pose都可以。」不難想像,她是「大癲大肺」那種性格。「其實我好細膽,平時有朋友旁住就咩都唔驚。就好似有啲野,你一個人做係傻(原字為粗口),成班人一齊做咪熱血青春囉!一起傻嘛!」看起來如巨人的強大,背後原來由朋友支撐着。

時間會走,誰也會走。「以前返學好易見到。今日有唔開心呀?聽日同得佢傾啦。現在不是,大個左,不可以奉旨有一個人陪伴你,大家的生活不再同步。朋友的社交圈子亦不只有你,你要學識自己一個。」

「其實都不會留意放咩入口,因為你都是煲劇,玩手機。」阿正說。

我們的成長習慣了同伴

「例如食飯冇人陪,以前返學覺得一定有人一齊食飯。你不如自己做啦,有時想做一件事,可能畀朋友困住咗,等等下冇左件事。我好奇怪,好驚自己去剪頭髮,以前會搵人一齊剪。但後來有自己的步伐,就自己一個剪。」於是,阿正開始學習一個人。

「我以前唔理解我細佬,放假一星期留在家:打機、煲劇, 瞓。我會覺得係好似浪費時間。」她原是工作狂,假日沒節目,人變得空洞,「後來情緒有點問題,學習調整心態,今日咩都唔做,都可以係一種享受。以前唔識面對,就會覺得好灰,想搵人搵唔到。想通之後,點解你個周末一定要搵人同你過先?一個人也可自娛。」

一個人食飯:偷聽是樂趣

一個乜乜乜,最高級別是什麼?阿正思索一會,寫下「目標」。

低級:一個人行街、食飯、睇戲

中級:一個人唱K、影貼紙相、打邊爐、旅行

打大佬:一個人坐鴨仔船泛舟湖上、去迪士尼

獨自吃飯是「毒」的最低Level。一個人最怕入「等緊位」的餐廳,獨自坐在二人餐桌前,如受刑,好像浪費了位置,阿正反斥:「痴線,不知幾爽。我最愛吃樓下的泰國餐廳,幾乎都是四人枱。一個人坐四人枱,不知幾闊!」自己一個不代表要虧待自己,阿正依舊會選擇好餐廳,「重點要好吃嘛。」有人說,吃飯重點不是吃什麼,是和誰一起吃,只因醉翁之意不在酒。當吃飯只剩下自己,焦點會否回歸美食上?「會10分鐘就食完囉。其實都不會留意放咩入口,因為你都是煲劇,玩手機。」Facebook也會「碌」到盡頭,「那就偷聽人地講咩,幾有趣。有次聽到個囡同媽講『得啦,你好煩』,覺得個囡好差。再諗起自己都咁對阿媽,原來那副嘴臉是如此討厭。」

一個人?成枱都是一個人。(黃泳樺攝)

一個人看四次演唱會

「一位呀唔該」之前,阿正已經試過「一張飛吖唔該」,共四次。第一次看何韻詩演唱會,是朋友免費讓飛;第二次看有陳奕迅的音樂會,是阿正即日買飛即晚看,過於即興趕不及約朋友;第三次看外國歌手Mika演唱會,找不到同好,亦適合一個人看;第四次看何韻詩演唱會,依舊一個人,無奈地一個人。「身邊有人鍾意何韻詩,仲話到時一定去睇。點知到個陣,就拍哂拖,要同另一半去睇。」阿正無奈說。

一個人,演唱會失色了嗎?「快歌的時候,冇咁High,好多動作冇咁放。有個人陪你嗌,你會夠膽揈。」一個人,又會看到另一道風景,「平時掛住同朋友講『嘩,好靚』,一個人會留意好多細節,如舞台燈光、歌詞牌、歌曲編排原來有意思。」

「我最初一個人是因為難約或約不到人,無可奈可。後來有些時候,我會選擇一個人去過。」

每逢佳節上高登,一個人就等於毒?「其實看你的態度,一個人認真做一件事時是型。又是這個兩睇的例子,一個人做就是傻,一班人做就是熱血。」阿正說。

「毒到盡頭便是型,其實一個人又有咩好怕喎 。」這是「一位呀唔該」的簡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