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以「大富翁」助自閉學童、宅男走出自己的世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毒男或宅男,都有一種別於常人、難以理解的執著、熱情和堅持,例如迷打機亦可化成電競職業;簡單如「大富翁」,亦有一批香港「忠粉」將玩意變成專業,鑽研技法,成立香港大富翁協會。採訪大富翁協會當晚,七位資深玩家笑言自己曾是宅男,口水多過浪花的玩家Joe說:「以前我唔係好講嘢。」他們不約而同地說,大富翁讓他們走出自己的世界,學懂溝通,更加成為他們的職業。

攝影:陳芷慧

場地提供:棋艦店2

上集:香港有大富翁協會?大富翁要講牌品?

高手雲集。

「我係師傅帶出身」

不少愛上玩大富翁的玩家,都是看了香港著名作家、96年世界大富翁大賽冠軍畢華流的著作《蒙地卡羅戰記》後自己鑽研玩法。事實上,《蒙地卡羅戰記》一出,曾掀起香港大富翁的熱潮。「如果佢哋係自學,我就係師傅帶出身。」香港大富翁協會成員大文所言,儼如學武。大富翁之所以能凝聚一群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玩家們願意將自己的秘技傾囊相授。Horance 2015年曾奪得澳門區選拔賽冠軍,其恩師就在坐其身旁的Michael,「中二暑假冇咩做,見到將軍澳區有大富翁比賽想參加,就叫師兄Michael教我。」

Joe某年贏得香港大學棋會賽冠軍,獎品是一副可以自己將各地名換成港大地標的大富翁︳Joe視為珍藏。

拉斯維加斯世界賽不穿禮服  送背心?

眼前這批玩家,雖然名氣不及畢華流,卻認真高手雲集。他們有的是香港大學棋會賽冠軍,曾任世界大富翁比賽裁判;Key更是桌遊設計師,為孩之寶公司新出的產品設計附屬的遊戲卡;而Lucan更是打入09年世界大富翁大賽,「包酒店食宿機票往拉斯維加斯比賽。」輸,也是雖敗猶榮。一連兩天,就在大酒店禮堂,8至12枱各國選手同時比試,賽事更有電視台直播。96年畢華流在摩洛哥進行世界賽時,像「 大富翁」一樣要穿禮服。Lucan:「我當年比賽,主辦單位有送一件好似底衫嘅背心,印上各國國旗。」贏咗大富翁,係咪真係可做大富翁?「大富翁國際賽獎金豐富,勝出者可贏得15140美金,而香港區選拔賽獎金也有15140港元。」Michael說。

Lucan(左)是2009年大富翁世界大賽香港代表;Horance是2015年澳門區選拔賽冠軍。

日本一隊人出戰

Lucan當年備戰,除了日夜操練,亦要參考不少統計學,例如擲骰不同數字的機會率。可惜,大戰當日Lucan卻要孤身上路。對比日本,參賽者還有幾位冠軍級人馬相伴,選手落場比賽同時,相伴的日本團隊就在其餘比賽的桌遊枱上觀摩其餘選手的技法。

 

「唔係要記對家有乜地,而要記對家曾得多少隻公益牌,買賣過後手上餘下多少流動資金,要控制對方的錢。」Horance說。

要心算對家流動資金

「你哋係咪每人都有個朵?」記者問。他們齊聲說「有朵唔係一件好事。」以畢華流為例,他其中一招就是別先搶貴地,先搶橙色地皮,原因是平之餘,剛放監的玩家容易踩中。可惜「人怕出名豬怕肥」,這招式已通天,人人仿效,橙色地價往往被扯高。「而且,點解畢華流唔可以爭取更高名次,因為大家都對佢有防範,唔會再同佢交易。」Joe說。在麻雀枱上,要察看上、下家打咩牌,玩大富翁都要考記憶。眾人當中,Horance的記憶力最驚人,「唔係要記對家有乜地,而要記對家曾得多少隻公益牌,買賣過後手上餘下多少流動資金,要控制對方的錢。」比賽可帶計算機?「不。」算盤?「不啊!」初哥們都容易被看穿心儀地皮,但曾打入09年世界大富翁大賽的Lucan說,世界選手揀地皮不是選顏色,而是「盲搶地」,什麼都買,用來做投資賣地。

Joe:「大富翁好玩之處是,一個決定,可以影響好大。」

玩大富翁原來靠「口技」

Joe:「大富翁好玩之處是,一個決定,可以影響好大。」玩大富翁不是單靠擲骰講運氣,就算像愛因斯坦、銀行家聰明絕頂都未必可以贏,原來還要靠口才,Joe就是這方面的俵俵者。要買得心水地皮,可跟對家交易。遇上初哥,就可以運用你的甜言蜜語攞人著數。阿Joe:「如我會願意出高一倍價錢買對方地皮,唔識玩嘅人以為好著數,但我起屋後收租嘅價錢就更和味。」,其他資深玩家即說:「所以,佢同我哋熟手嘅人玩,就冇咁多嘢講。」Key曾當不少比賽裁判,他說:「你唔好睇佢哋𠵱家嬉皮笑臉,落場比賽個樣認真到好嚴肅。」一場75分鐘的賽事,卻為了一個要點討論半小時。曾有類似大富翁的遊戲,竟然花了5小時討論。「好多時兩位對家交易,我就會:『咪住,不如我咁樣同你換?』如一些關鍵地皮,你哋達成交易,你哋起晒屋,咁我咪唔使起?呢個時候要阻止佢哋。」一宗交易,他們可以激烈討論得面紅耳赤,「爭在未大打出手,但玩完就冇嘢,如果要反面,一早就反咗。」阿Joe及Key說。雙方交流,就是大富翁最精彩的地方。

翻譯另有用途?

不過,語言好並非一定有著數。Lucan說,世界賽中是限時賽,有時玩家會用到「拖字訣」一招,「例如,緊張時刻請翻譯問對家可否押地等等。」上屆世界賽在澳門威尼斯酒店舉行,Joe作為裁判就見盡一對俄羅斯夫婦如何「唱雙簧」,「老公負責玩,老婆負責翻譯,不斷拖時間。」

Thomas(左二)原本是一名社工,後來成立桌遊機構,以桌遊跟學童做輔導,例如幫助自閉學童學習與人溝通方法。

大富翁做輔導工具  建立學生自信、表達能力

很難想像眼前這群滔滔不絕的男人,說從前的自己猶如宅男,不善社交,他們不約而言說「大富翁改變咗我哋,尤其是溝通技巧。」Thomas原本是一名社工,後來成立桌遊機構,以桌遊跟學童做輔導,例如幫助自閉學童學習與人溝通方法。Joe亦在Thomas工作的伙伴,他雖說大富翁是一種「一家贏三家」的遊戲,未必經常用於學生輔導,「但大富翁除了能幫助學生建立自信、溝通技巧,更重要是讓他們學習如何與別人達成共識、如何下判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