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夢工場】15歲子輟學望成電競選手 父:後生輸得起要追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找峯sir做訪問,比政府官員更難約。六次約訪中,有四次突然爽約,病呀、太累呀、要加班呀,我們的約定猶如老鼠拉龜。跟朋友提起這件事,大家的結論都是:「咁細個唔出奇啦,你16歲時都係一嚿飯!」這才讓我回想過來,原來這個受訪者僅有16歲,訪問時焦慮得不自覺地搓揉手指,想東西時眼珠不停咕嚕咕嚕地轉。明明是在學年齡,偏偏要輟學讓自己與成人世界接上軌道。他愛低聲說話且不算流利,是那種媽媽們會覺得「講嘢只係講畀自己聽」的「me世代」,但問及為什麼要輟學,他卻能清晰地回應:「我決定了退學,就一定要做職業選手,決定了就沒有退路,不能說可不可以讓我回校讀書。我沒什麼目標,我的夢想就是當職業選手。」(編按:16歲只能在職業隊當練習生,17歲才能當選手)

與HKA的Gear不同,Gear口中沒有夢,無論在線上或線下,他都要站在殘酷的競技場,一不小心便會倒下來。而袁溢峯—峯sir不同,他滿腦子都是夢。儘管現在「職業選手」的稱呼仍不屬於他,但他已放手一搏,除了堅持追夢,已無路可退。

沉迷打機,與職業打機,是態度的一線之差。峯sir起初因為想識朋友,而打LoL,想不到會兩年後他會以此為志。(曾梓洋攝)

相關系列文章:【電競夢工場】當興趣成為職業 電競男孩不愛做偶像

「你幫我請假啦,我想打機」

跟大部分為了專注電競而退學的年輕人一樣,峯sir一直以來上學都是漫無目的,沒有一件事是他由衷喜歡做。但自中一由同學介紹玩《英雄聯盟》,便改寫了他的人生志向。起初打機,峯sir只為識朋友,中一嘛,就會愛在朋輩中尋求認同。但他卻打得像「電腦行街」(即與電腦對打,水平不高),被朋友嘲笑「好廢」,連累大家。他一心要勁過笑他的人,於是廢寢忘餐苦練半年,再約老死到網吧「挑機」,這次他終於大展身手,一人「carry」全隊取勝。

成功當了線上英雄,但在線下,卻是老師眼中的失敗者。因為經常缺席,每次上學都被要求獨自反思,完成過去欠交的功課。沒用心上過學,當然不懂做功課,他又趁中午買飯期間偷走,回家打機。於是,一年半前與家人商量過後,決定退學,他說:「我太熱愛打機,每朝起身我會跟家人說『你幫我請假啦,我想打機』。我是在中三退學的,如果繼續上學,現在應該讀中五。當時學校叫我考慮退學,我也想,不如再試試讀書,可能一星期有好轉,但覺得自己對電競有熱誠多一點,所以就直接退學,因為就算我不退,都會被踢出校。」

老土地想,當然會想問峯sir的家長,在這個知識型社會中過活,何以會放心讓兒子不拿張畢業證書就去全職打機?說話溫柔的峯爸搖搖頭說:「他想追電競夢,就給他時間,兩年又好三年又好,過了某個時間達不到標,就當回一個普通人囉。」

爸爸:新生代有追夢的空間

兩父子的共同興趣是打機,最大的衝突就是爭機打。峯爸說昨晚打機「手感唔好」,峯sir立即答:「你日日手感都唔好㗎啦!」

話可真說得輕鬆,但峯爸沉吟半晌又說:「其實都有一段時間掙扎過,始終大勢所趨是不讀書,你就沒用。但你看看,大學生滿街都是,好多讀到書都『搵唔到食』啦,既然他有信心,就讓他試試囉。每個人都有夢想,趁後生輸得起時實現夢想,之後條路便踏實好多,不會天馬行空說想做什麼做什麼,但最終什麼都沒做過。」

問起峯爸有什麼夢想,他搖頭嘆息——忘了。他這一代人,為了生活把夢想都吃掉,只想「捱大」一家人,不用三餐不繼就是夢想,所以他覺得應該把夢想留給新生代,難得他們不用為謀稻粱而失去自我。他說:「我們要隨時代進步,現在可以有很多選擇,不像以前只能讀書和工作。」在決定退學與否之時,兩父子亦有商有量,峯爸感受到峯sir有明確目標,不像往日上學般「半天吊」。他認為一家人的關係應當如此,而不是下命令,要求子女做自己想做的事。峯sir在旁笑着尷尬道:「以前真的好混亂,掙扎上學還是打機好。那時打機又廢,讀書又廢,不知自己可以做什麼,但用心打機之後,發覺自己有點天分,現在懂得配合隊友,為團隊爭取最多利益,不會只是想自己。」峯爸沒有表達過對兒子的電競職業路有沒有信心,只是看着峯sir輕聲道:「做人最緊要腳踏實地,最緊要輸得起。」

峯sir心目中其實沒有「輸」這個字,他總是自信滿滿的。退學一年半以來,他以打機為生活中心,亦有參加地區籃球比賽,做做運動;每星期兩天返運輸兼職賺取外快,早前亦為明愛網上青年外展計劃的電競課程當導師,訓練24歲以下的年輕人打電競,所以才得來「峯sir」的稱號。

去年,他在明愛舉辦的屯門區青少年LOL電子競技比賽中奪冠,因而為自己開了個專頁叫「屯門最強中單」。峯sir於《英雄聯盟》的台灣伺服器帳號「夢已化煙」已屬最高級別的「菁英」級,早前吸引台灣職業電競隊CGE邀請,出戰英雄聯盟次級聯賽(ECS)。(ECS為英雄聯盟台港澳賽區的次級聯賽,可稱為台港澳區的乙級聯賽,隊伍將透過聯賽排名,取得賽季後的季後賽資格,爭取升班至職業聯賽(LMS)的機會。)

峯sir解釋,尚未有職業隊簽約的電競選手是個自由人,賽事完畢,又可以為其他戰隊出戰。話說得好聽,但要有職業隊正式簽約,他才是一個每月受薪打比賽的選手。假如一年後仍未能成為職業選手,他就會像峯爸所言,「腳踏實地」做人,報讀職訓課程,拿張畢業證書,但峯sir一直堅信自己不用走這條路。

跟十年後的自己說什麼?

峯sir近來買了反應更快的鍵盤,希望在幾個月內達到職業水平。(曾梓洋攝)

16年來一直過得渾渾噩噩的小伙子,何以如此有自信?原本在搓揉的手指就更大力地揉,眼珠咕嚕嚕地鑽進他的心,堅定地說:「如果你決定了當職業選手,但欠缺自信,你根本不可能實現夢想。因為有些位置你可打好一點,就因為你沒自信,便錯失機會沒做得更好。所以我覺得自信對每一個職業選手不只是必要條件,而是首要條件。」不過,若他朝成功打入職業隊,興趣變成工作,會否擔心自己會磨平棱角?他搖搖頭道:「一係唔打,一打就要做到最好。如果入到職業隊,我會用一至兩年時間磨練自己,兩三年之後衝擊世界賽。我答應了屋企要打好成績,不能辜負他們。」

香港現時的電子競技發展仍在起步階段,五年、十年之後的電競產業也不知是什麼光景,峯sir沒有想過將來是怎樣,但有句話跟十年後的自己說:「我嘅決定係冇錯。因為我成功咗,我係冇錯嘅。」此時身旁的峯爸瞄一瞄兒子,又說:「我會話,仲可唔可以更好?」二人說罷又笑作一團。

相關系列文章:

【電競夢工場】回首打機當飯食 電競總會主席:我有對人生負責

打機打入亞運 電競算不算運動?體育學者:體育混合商業成趨勢

打機一年半,峯sir自認比從前發福。其實他現在也會參加地區籃球比賽,做做運動。他認為《英雄聯盟》與運動有相同之處,需要團隊精神與鍛鍊毅力。(曾梓洋攝)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