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夢工場】回首打機當飯食 電競總會主席:我有對人生負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以「三十而立」的標準去量度周啟康,他也算得上有所成就。現年30歲,是電競統籌公司CGA老闆及香港電競總會主席,但他的路並不好走。17年前開始沉醉於電子世界,為了勝利,日夜在電腦世界中苦練槍法和研究佈局。他所在的隊伍Legend獲經典互聯網第一身射擊遊戲《Rainbow Six》的亞太區冠軍。不幸的是,在他的年代職業選手還未在香港流行,因此他頂多是個拿盡冠軍的業餘選手。中三之後,他找過四五十間學校,沒有一間願意收留他,後來他轉讀私校勉強讀上中五。畢業後試過在女人街賣鞋,彎下身來幫嬸嬸穿鞋,他形容自己「衰到冇得再衰」才開始學做人。

他坦言80、90後的幸福在於不用為三餐放棄理想,即使為打機而輟學亦不會餓死,但他認真地說:「時間就那麼多,好公平,我後生時選擇打機,要對自己人生負責任,遲早都要還債,差在幾時還。」

相關系列文章:【電競夢工場】當興趣成為職業 電競男孩不愛做偶像

笑起來時,他會露出兩頰小酒窩,他自豪地笑說打機的人都很年輕。(曾梓洋攝)

記者瞥見周啟康,驚嘆天賜他一副孩子臉,他瞇起眼睛、露出兩頰小酒窩笑說:「打機的人看起來都很年輕。」我們坐在CGA正在拆遷的舊比賽場地訪問,過些日子,CGA將會搬到更大的空間,辦更具規模的比賽。

200萬買一個舞台

相比起台灣、南韓、歐洲等地,香港的電子競技產業非常落後。南韓政府視電競為正式的體育運動;2013年,於韓國舉行的亞洲室內暨武藝運動會把電競列入九個競賽種類之一;台灣政府讓技術學校開設電競相關的專班,申請補助;英國的英國電競聯會(BEA)則隸屬文化傳媒體育部,除了支援電競選手外,亦會興建全國電競訓練中心。至於香港,今年政府在《財政預算案》宣布預留100億元支援創科發展,當中包括研究進一步推廣電子競技,但未有任何具體撥款或政策;旅遊發展局宣布今年8月會在中環海濱舉辦國際電子競技嘉年華,尚未有具體細節,外界認為政府是以嘉年華「試水溫」,測試電競在香港的市場。

香港現時僅有四隊職業隊伍,在產業未成熟之時,周啟康已於四年前擲200萬開設CGA,透過賽事贊助及廣告賺錢。他笑言:「現在已不止200萬了,其實我跟兩個以前都是Legend的拍檔開了間廣告公司,將廣告公司賺到的錢放在CGA,所以一定不會『蝕』。」2015年,CGA 舉辦了第一屆香港電競節,邀請外國與本地選手較勁,人多得要坐地下。今年8月將會舉辦第三屆電競節,若成功申請舉辦8月的電子競技嘉年華,電競節會維持去年的規模;若投標落空,便會將資源全放在電競節,擴大規模。CGA也曾經成立一支香港職業電競隊 CGA Legends,有望延續Legend的傳奇。然而,職業隊的基本配備包括五名選手、數名後備選手、一名教練、分析師和領隊,成本高昂,加上CGA亦有舉辦比賽,為了避嫌,索性專注電競活動和比賽。CGA的全寫是Cyber Games Arena,Arena是競技場的意思。十多年來,他的心都離不開電子競技的舞台,儘管「職業選手」的舞台從來不屬於他。

周啟康自中一迷上《Rainbow Six》,最瘋狂可以一天參加三場比賽,獎金少則2,000元,多則20,000元。試過參加比賽之前,褲袋的散紙僅夠搭車,但他總是自信能夠把獎金贏回來。

年少輕狂:用子彈射個「柒」字

近年香港的電競產業開始受人關注,但在周啟康打機的年代,他也代表香港贏過獎,但也算不上職業。(曾梓洋攝)

如今,回想年少的輕狂歲月,他仍舊忍俊不禁道:「我哋好要面,唔輸得,一輸就畀人狂串,因為平時太串,殺咗人會『un』人屍,即係不斷踎低起身,喺幅牆度用子彈打個『柒』字,好賤。」為要臉Legend成為一代傳奇,五人以上的團體死鬥比賽,戰勝率是100%。2003年,Legend擊敗強勁的韓國對手,奪得《Rainbow Six》亞洲賽亞太區冠軍,最後因該遊戲開發商不再舉辦比賽,此次冠軍算是讓他光榮引退。

原來遊戲本身的發展亦影響選手的職業生涯,一旦開發商暫停舉辦比賽,該遊戲的選手只能退役。近年《Rainbow Six》推出新遊戲,再辦比賽。CGA今年舉辦的電競節亦會引入《Rainbow Six》的亞太區賽事,惜周啟康已過了選手的黃金歲月,現在忙於工務,想打機都沒時間。然而他不認為遊戲開發商停辦賽事是行業的隱憂,亦有選手由《英雄聯盟》轉打《Overwatch》,他覺得電子競技不只考你有多熟悉該遊戲,心理、策略都是致勝之道。

沉迷打機?「你玩遊戲,定遊戲玩你」

周啟康沒有後悔沉迷打機,但投身社會嘗盡百味後,就懂得有債等着他還。(曾梓洋攝)

正如一般體育競賽的運動員,每位電競選手最大的天敵就是歲月。電競選手黃金年齡大約是16至23歲,也有其他說法是18到25歲,之後反應開始慢,專注力會下降,影響戰績。因此不少希望成為職業選手的年輕人會放棄學業。周啟康沒有正面回應贊成與否,只是問到若家長反對子女沉迷打機,一路談來風趣的他忽然帶點激動地說:「我之前做好多講座,成日都問『你玩遊戲,定遊戲玩你?』小朋友哭時,是誰塞部iPad過去?當他未有判斷能力知道沉迷是否對時,你讓他機會沉迷呀嘛。家長要知道自己的責任,不能不負責任地說打機會影響小朋友一生。我見好多家長在打機世界中是小朋友的英雄,現實中小朋友會信任父母,亦可以等價交換,做完功課才可以打機。」

記者不禁好奇,周啟康覺得當年自己是否沉迷?他立即點頭道:「我算是沉迷,因為我爸爸媽媽沒有理我,但如果他們嚴厲,就不會造就今天的我。你要沉迷,就要負責任,我都有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任。別人看一個email(電郵)用兩分鐘,我當年要開google出來查字典,將別人百幾個email有用的句子記下來,後面加remark(備註),開心時用這句,鬧人時用這句,逐句砌一個email。我要將別人百幾份計劃書有用的layout(設計) 袋落袋,到自己有用時,就拿來做自己的content(內容),我犧牲了很多睡覺和玩的時間去還這個債。如果你讀書好叻,在學校學過了,就不用出來社會工作時才學用Powerpoint。」

中學畢業後,小男孩做過女人街的sales、化妝公司助理,最後在電訊遊戲公司當遊戲測試員時,不甘只當測試員,於是膽粗粗自薦到廣告公司做推銷,因而累積不少廣告界的人脈才自設廣告公司。昔日,他是一個幾十間中學不肯接收的廢青;今天,他是一個會穿着公司搞活動用的白色「頹tee」做訪問的老闆;將來,沒有人能預知他能否靠電競賺一桶金,但至少他已學懂了「出得嚟行遲早要還」這個道理。

相關系列文章:

【電競夢工場】15歲子輟學望成電競選手 父:後生輸得起要追夢

打機打入亞運 電競算不算運動?體育學者:體育混合商業成趨勢

Alex坦言退役後,即使參加業餘比賽,或與朋友打機,但體力和反應上明顯不如以往。(資料圖片 / 曾梓洋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