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囚】前線懲教:僅「鷹派」可升職 工會:連番指控 均無見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一個月,《香港01》接觸過50名前青少年犯人,控訴過去在囚時曾遭虐待;但除了過來人的指控,《香港01》還接獲懲教前線人員的信件,直斥部門僅「鷹派」當道,認為只守法例管理犯人便是懦弱,升級免問,且更聲稱有「打人方程式」——每當行私刑後,都把報告寫為在囚人士情緒失控,人員用最低武力制服。

不過有懲教工會代表直言,無論前青少年犯人和撰信同袍的指控都屬子虛烏有,自己從無見過,還望當事人舉報,查明真相,又指近月連番指控,摧毀了幾代懲教人員致力於更生事務的心血。

懲教院所環境封閉,監囚兩方權力懸殊。(資料圖片)

按法例正常行事 高層視為弱者

《香港01》月前收到懲教前線人員的來信,坦言自己大學時主修社工系,被懲教署取錄後,滿以為可幫助遭社會孤立的一群在囚人士,但正式入職後卻事與願違,直言自己竟變成「打人的幫兇」。

他在信中又明言,懲教署「鷹派」當道,執行私刑,只按法例、正常途徑、不行私刑來管理犯人的人員,只會被高層視為懦弱的「怕事者」,不會獲器重,「自不然每年的評核報就平平無奇,升級免問!」

診症室是院所內其中一個未安裝閉路電視的地方。(資料圖片)

打犯方程式:永遠是犯人情緒失控

信中更指懲教署有不公開的「打人方程式」:每次執行私刑來管理犯人時,便把犯人帶到無閉路電視的地方,如俗稱「三手房」的值日官辦公室等,然後懲教員便拳打腳踢,甚至出動胡椒噴霧等,再按內部警鐘通報增援,把整件事解釋為犯人情緒失控,叫囂、擲物、「撼頭埋牆」等,故「職員用最低武力制服」,以此標準答案開脫「打犯」責任。

簡文傑(左)與王天倫期望指控人循正當途徑舉報事件,公平對待懲教職員。(譚威權攝)

懲教工會:無見過亦無聽聞過

就前青少年犯人和該封前線人員報料信的指控,懲教署發言人以此回應:「對違規零容忍,希望有關人士提供證據,讓投訴調查組或其他執法部門跟進,以正視聽。」而懲教事務職員協會初級組主席簡文傑及執委副主席王天倫均堅稱,從未見過或聽聞過有關指控。

王天倫稱,加入懲教署10多年,都未聽聞「雞翼」、「刨冰」等私刑招式,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員都清楚,用暴力不能教化犯人,「用武力可以逼到佢考DSE(中學文憑試)?參與職訓?」

王天倫(左)指休班時偶會遇上昔人看守過的在囚人士,行為不當便會擔心遭報復。(資料圖片/蔡正邦攝)

「我都有家人,難道唔怕報復?」

就「打人方程式」,王天倫亦稱絕無此事,坦言不少年輕在囚人士曾濫藥,時有幻覺,確實會出現情緒失控,「佢地情緒起伏大,唔能夠自控,我哋無可避免用最低武力,保護在囚人士和職員」。

他又表示,懲教人員休班卸下裝備,便與一般市民無異,偶爾也會與看守過的在囚人士「碰頭」,甚至生活在同一社區,「我都有家人,難道唔怕報復?我都要顧及我同埋屋企人嘅安全,所以工作宗旨係合情、合理、合法。」

將懲教人員塑造成濫權和暴力傾向,對於前輩、同事都不公平,就好似一隊人在建造城市,卻被人一嚿一嚿磚拔出來。
懲教事務職員協會初級組主席 簡文傑

簡文傑指懲教工作需要恩威並施。(資料圖片)

就「鬼信」稱「鷹派升職快」,懲教事務職員協會初級組主席簡文傑強調,部門兼懲兼教,才能維持院所秩序與紀律,直言近月連番指控,把懲教人員塑造成濫權和暴力傾向,「對前輩、同事都唔公平」。

他又補充,過去幾代懲教人員都致力於管理監獄秩序、更生事務、宣揚禁毒等,為社會穩定默默努力,近月各類濫權和使用過度武力的指控,均令同袍難過,期望指控人盡快報警,查明真相,令社會可以證據立論、公平對待懲教人員。

【「童囚吶喊」系列之一】

《香港01》大型專訪50名少年犯:他想過跟阿sir同歸於盡!請點擊閱讀【虐囚系列報道:專題網頁】:

電影《同囚》引起社會對少年犯人權的關注。(《同囚》劇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