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囚】01專訪50名少年犯 揭懲教迫飲尿食屎 摑破耳膜損聽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5年前,監獄署易名懲教署,強調懲與教並重。不過《香港01》過去一個月接觸到50名前青少年犯,他們各自控訴,感受或目睹過的,已不止懲罰,而是凌虐,近月社會常談及的「雞翼」、「刨冰」、「芥蘭」等賤招,只是「例牌菜」,有人曾被摑破耳膜,永久聽覺受損;惟比虐打更甚的是侮辱,有人要被迫伏在地,如狗般吃飯,亦有人目睹懲教人員迫犯人飲自瀆水、尿液、食屎,不禁反問懲教署「我哋犯事,入去係要懲罰,但唔係做咗咩(大奸大惡),點解要承受咁多肉體懲罰?」

鐵窗吶喊,50人的控訴,有立法會議員質疑已非「樹大有枯枝」的個別例子,質疑是懲教署的「文化」,或涉系統性濫用酷刑。懲教署回應指,人員對待在囚人士不得使用不需要武力,對違規零容忍,歡迎報道所述的投訴人提供證據,讓投訴調查組或執法部門調查,以正視聽。

【虐囚】01專訪50少年犯:阿遠

+5
+4
+3

集隊時東張西望捱一巴 怕受罰耳膜流膿亦啞忍

「最近係街遇返佢,嗰刻好想打佢」阿正(化名)口中的他,是一位懲教人員,事隔近10年仍對他憤恨,全因他的一巴掌,為阿正的左耳帶來永久傷害。九年前、當時15歲的阿正因一時貪玩,搶人手機,人生首度失自由,於壁屋懲教所度過兩個月,僅第三日已受到體罰。他稱當時「報牌仔」,即向懲教人員道出所犯罪行時,不夠大聲,要承受「快車」,被人用木尺連打手掌10次。

我嗰陣即刻耳鳴,但仲要講thank you sir!
阿正(化名),2008年還押於壁屋懲教所

阿正聲稱,因懲教人員的掌摑,致左耳聽力至今都受損。(黃永俊攝)

阿正其後遭遇更痛體罰,因集隊時東張西望,一名懲教人員即狠摑左耳,「我嗰陣即刻耳鳴,但仲要講thank you sir!」不幸的是,當晚阿正左耳滲血,其後流膿,但當時他每天還要經歷「雞翼」(肘打背部)、「芥蘭」(膝撞大腿)等體罰,為免承受更多,他未敢向懲教人員求助,其後獲判感化令,離開懲教所才求醫,終發現耳膜破損,左耳聽力至今仍受損,故對該懲教人員的恨意至今未減。

35年前的易名,強調了懲教署要懲罰與教導並重,但如今其懲罰方法備受質疑。(資料圖片)

50過來人道出各種「招數」 「快車」木尺刻「替天行道」

阿正的遭遇可能非個別例子,過去一個月《香港01》接觸過50名曾干犯傷人、藏毒、盜竊或刑毀等的前青少年犯人,他們來自8間社福機構轉介,在囚時間遍及90年代、00年代,以至近5年內,院所包括壁屋、歌連臣角、沙咀懲教所、勵志更生中心及喜靈洲戒毒所。

有受訪者指,初入院所有「新人數」或「入場費」,懲教人員會打3下「雞翼」。(模擬圖片/李澤彤攝)

50名過來人的獨立訪問中,他們均提及各式各樣體罰招數,當中逾40人都提及過「雞翼」、「快車/找板」,近30人指有「芥蘭」等,其他體罰還有「射龍門」、「排骨」等,更提及初入院所已有俗稱的「入場費 」或「新人數」,承受3下「雞翼」,而「快車」所用的木尺,更見過兩端刻上「替天行道」、「儆惡懲奸」等。

受訪者所述的各種虐待「招數」

雞翼:肘打背部

芥蘭:膝撞大腿

快車/找板:木尺或其他硬物打手掌或腳掌

刨冰:手指關節磨肋骨位置

排骨:拳打腰間近肋骨位置

射龍門:掌上壓姿勢,然後遭踢胸口

倒mug:限時1分鐘甚至更少時間,吃極熱的粥或糖水,若未能吃完,便「照頭淋」

冬青膏塗陽具

食狗飯:沒收餐具,不許用雙手,如狗般爬去吃飯

強迫食屎

強迫飲尿

有懲教人員遭一名因強姦罪而入獄的在囚人士施襲。(資料圖片)

專打衣服能遮部位 免太平紳士察覺

「打人喺裡面已經係傳統。」2010年曾於壁屋懲教所度過兩周的達仔(化名),與其他受訪過來人一樣,嘗過「雞翼」、「快車」等體罰,他質疑,懲教人員用上有關「招數」,主因所打的部位,如背、大腿、腳掌等,都是衣服或鞋能遮蓋的部位,以防家人探訪或太平紳士巡視時會察覺到。2003年起多次出入年輕犯人院所的阿柏(化名)更稱:「『發明』呢啲招數真係好厲害,佢哋已經唔係衝動,係有計劃,點樣去逃脫責任。」

達仔所指的「傳統」至近年也未有改變,去年曾還押於壁屋懲教所的大明(化名)甚至稱:「去廁所要舉手,但阿sir會同你講,你去就找板10下,唔去都要20下。」

就各種虐待「招數」,曾感受過或目睹過的受訪者人數

食狗飯、冬青膏塗龜頭 受辱至曾想自殺

不過,對不少受訪者而言,皮肉之苦比不上百般侮辱,尤其是沙咀懲教所,更是「花款多多」。2012年囚於沙咀懲教所的BB洪(化名)直言,在內曾承受人生至今最大的侮辱,當日遭懲教人員迫令當眾脫褲,用有冰涼感覺、紓緩肌肉疲勞的冬青膏塗於陽具,「我當日無做錯事,純粹阿sir娛樂,當時佢係嬉皮笑臉。」

不少受訪者都提及過有「食狗飯」的懲罰。(模擬圖片)

這並非BB洪唯一受辱的一次,他稱試過如狗般食飯,「要我踎喺到,唔畀餐具,要我好似狗咁跪喺地食飯。」連番受辱,他坦言曾有自殺念頭,但又想到自己尚年輕,不值得輕生,「唯有捱落去」。

阿遠(化名)指,曾見有懲教人員迫在囚人士當眾自瀆。(吳少峰攝)

有前青少年犯人更指,若是干犯風化案,如港鐵非禮等的在囚人士,受辱會更嚴重,如迫令當眾自瀆,再沖水一飲而盡,2014年還押於壁屋懲教所的阿遠(化名)便親睹過,「見過有阿sir要人自慰落個杯,甚至用直尺彈佢下體,仲要嗰個人講『thank you sir 1』『thank you sir 2』。」

我哋犯事,入去係要懲罰,但唔係做咗咩(大奸大惡),點解要承受咁多肉體懲罰?
King(化名),2009年囚於壁屋懲教所

不少受訪者直言還有飲蟑螂水等侮辱懲罰,但最可怕的是步操時,懲教人員常不許去廁所,若失禁便有「後果」,受訪者中,有3人曾目睹懲教人員迫令在囚人士飲尿和食屎,如2005年囚於沙咀懲教所的阿強(化名),「阿sir要佢用毛巾吸乾,然後扭毛巾落杯,飲咗佢。」各受訪者憶述當年的在囚經歷,都坦言無想過懲教署會如此凌辱,「我哋犯事,入去係要懲罰,但唔係做咗咩(大奸大惡),點解要承受咁多肉體懲罰?」

邵家臻直言,成立「監懲會」、一改懲教署的投訴制度,是他議員任期內須完成的目標。(資料圖片)

邵家臻:點可能係老作?

關注有關議題的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指,明白懲教署管理各懲教院所並非易事,但在囚人士亦有人權,保障不受過分武力及不人道對待,坦言每次聽到前青少年犯人的經歷,都感憤怒,如此具體且愈來愈多人剖白當年經歷,「點可能係老作?」

他更指,相信已非「樹大有枯枝」的問題,而是懲教署整個部門的「文化」,促請懲教署正視,而他會於10月立法會復會後,於保安事務委員會跟進,要求納入議程討論,長遠會要求成立「監懲會」,由獨立機構監察懲教署處理投訴。

【虐囚】01專訪50少年犯:懲教署官方回應

懲教署籲提供證據調查 以正視聽

懲教署回應指,法例規定懲教署人員對待在囚人士時,不得使用不需要武力,如遇在囚人士危害自身或他人安全,亦不得使用超乎所需武力,對違規零容忍,投訴調查組會就每宗投訴調查,若證實違紀,會紀律處分,如違法,必交由其他執法部門跟進。懲教署又指,歡迎報道所述的投訴人提供證據,讓投訴調查組或其他執法部門調查,以正視聽。

【虐囚】「最難受是『金手指』,手指係肚臍轉半分鐘。」 阿輝(化名),2008年,勵志更生中心

+31
+30
+29

【「童囚吶喊」系列之一】

《香港01》大型專訪50名少年犯:他想過跟阿sir同歸於盡!請點擊閱讀【虐囚系列報道:專題網頁】:
立刻Like!讚好《01新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