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之死】神秘港商幕後操縱走私鱗片 非洲直擊血腥貿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來用以保護穿山甲的鱗片,反為全球穿山甲帶來滅族之禍,全因傳統中醫藥認為,食用穿山甲鱗片可活血通乳。

《香港01》記者走訪中國內地、香港和南非,調查穿山甲血腥交易路線,並聯合喀麥隆記者,共同揭開非洲穿山甲貿易的非法走私鏈,直擊幕幕血腥交易。原來濫捕之手已從中國伸展至非洲大陸,為當地帶來生態災難。

內地藥店非法售賣的穿山甲鱗片,原來不少經香港入口。記者沿走私路線遠赴南非,當地不法捕獵集團透露,近年不少華人到非洲大量搜購穿山甲。其中一條路線更由神秘港商操縱。

在西非國家,當地獵人將穿山甲的鱗片剝下來,曬乾保存,等待買家收購,走私到亞洲市場,製作中藥。(非洲穿山甲工作小組APWG提供)

穿山甲鱗片於中國有巨大需求,大量鱗片從東南亞甚至是非洲走私到內地,而香港正是關鍵中轉站。過去四年,香港海關檢獲31.4噸鱗片,絕大部分從非洲國家走私到港,總量為30噸。一隻成年穿山甲身上約有0.4到0.6公斤的鱗片,意味着有5到7.5萬隻非洲穿山甲被捕殺,數目比中國現存穿山甲數目更多。

非洲鱗片大量湧港 五花百門走私轉口內地

香港海關查獲數據顯示,自2014年,非洲鱗片開始大量湧向香港。海關試過在一個月內,接連查獲兩宗非洲鱗片走私,涉及3.34噸鱗片,成為過去五年檢獲的最大鱗片走私案件。這些鱗片分別藏於南非和喀麥隆海運來港的貨櫃中,以塑料玩具和木材報關。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表示,不法份子近年到非洲走私穿山甲鱗片,他指走私的穿山甲鱗片都是經香港轉口到內地,以供應中藥市場需求,部份或流入東南亞。

從海關執法紀錄以及內地法案判決書分析,可以驗證陳的說法,而且走私方法五花百門。2016年,有人就駕駛無牌快艇,從廣東中山市到香港東涌避風塘碼頭,裝上重1.5噸、價值近200萬元人民幣的鱗片,然後偷運回廣東;也有香港人直接在港鐵上水站接收鱗片,過關帶去深圳。

香港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動物保育部主管艾加里(Gary Ades)博士表示,中華穿山甲在很多地方已經絕迹,過去被走私的穿山甲主要來自東南亞,但當地物種現時被濫捕面臨瀕危。過去十年,非洲穿山甲成為新走私趨勢。

艾加里博士展示非洲穿山甲(左)和馬來穿山甲鱗片的分別。(吳鍾坤攝)

直擊南非穿山甲市場 走私販約記者「睇貨」

穿山甲是全球被走私最多的哺乳類動物。穿山甲共有8種,4種在亞洲,另外4種在非洲。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估計,2004至2014年,全球至少有100萬隻穿山甲被盜獵和非法交易。2016年10月,全部8種穿山甲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I,即瀕臨絕種的高度瀕危物種,禁止一切國際貿易。

記者近月前往非洲鱗片走私地之一南非,希望找出走私源頭。在約翰內斯堡唐人街的紀念品市場,記者到達時市場已經關閉,然而一名當地男子上前搭訕,得知記者是遊客後,他很快帶了4、5名小販,圍住記者兜售象牙製品,甚至說起簡短、不流利的普通話。他們十分警惕,有兩個人一言不發,一直在外圍放哨。

記者問有沒有出售穿山甲鱗片,其中一名小販Olga表示他專做穿山甲買賣,並拿出手機,播放一段穿山甲的影片,稱自己最近和朋友一起到叢林裏捉到一隻10公斤的大穿山甲,已賣給當地華人。Olga約記者第二日「睇貨」。

南非穿山甲走私販向記者展示穿山甲鱗片。(張雯攝)

睇貨遭圍困 記者勉強逃脫 

記者翌日應約,被帶到市場附近。Olga從膠袋中取出一塊聲稱是穿山甲尾骨,尾骨傳出濃烈腥味,上面有一塊塊灰色的鱗片。Olga說穿山甲尾骨是供貨商從西北地區帶來。Olga說活穿山甲供不應求,可能要3、4個月才會有一隻。一抓到活穿山甲,他便會致電當地華人。Olga又表示很多中國人向他買鱗片,然後自行用船運到中國。

記者以不確定鱗片真假為由準備離開,此時身旁7、8名小販即重重圍困記者。僵持約一小時後,記者表示確認真假之後,會再回來,對方才勉強讓記者離開。

南非穿山甲商販向記者表示活的穿山甲可能3至4個月才能捉一隻,抓到就會打電話給當地的中國人。(張雯攝)

更多文章:

【穿山甲之死】上環藥房出售鱗片 港淪穿山甲走私中轉站

【穿山甲之死】民間自發保育 農民放蛇調查 郭秀雲救脫水穿山甲

【穿山甲之死】內地直擊野味餐廳 穿山甲千元一斤 藥房偷賣鱗片

【穿山甲之死】調查手記:冷冰數字背後 穿山甲染血的故事

野生動物市場保安警惕 記者被趕走

之後記者又到南非當地一個傳統藥材市場,市場專門出售野生動物皮、骨,及一些藥材。俗稱巫師的南非傳統治療師(Sangoma),會在那裏購買藥用材料。一個攤位的小販從膠盒中拿出了幾塊穿山甲鱗片,每片開價100蘭特(約64港元),但簡單講價後便同意以4折價格(即約26港元)出售。1片鱗片重約10克,換言之,鱗片售價為每克2.6港元。

當記者正準備到另一個攤位打聽時,被人阻攔。原來市場負責人見到記者並非當地人,立即嚴厲質問,並將記者趕走,估計因該市場曾被踢爆販賣保護野生動物,因此十分警惕。

非洲穿山甲工作小組負責人Ray Jansen教授表示,僅2017年,當局已檢獲34.7噸的走私穿山甲鱗片,全部均運往東南亞。他估計檢獲量大概可以代表真正貿易量的10%,即實際有350噸的非洲鱗片流向了中國和其他亞洲市場。

Jansen教授認為,走私的非洲鱗片大多數是從非洲中西部地區,包括加納、喀麥隆、烏干達和尼日利亞的野味市場收集。鱗片被放入一個個麻布袋,標明價格,然後出售。

非洲穿山甲工作小組負責人Ray Jansen教授估計,僅2017年,實際有350噸的非洲鱗片流向了中國和其他亞洲市場。(Lhagva Erdene攝)

非洲鱗片商品化 非洲人、華人合組走私鏈

Anu Paul是西非喀麥隆《綠色迴音》(Green Echoes)的環境記者,他和《香港01》記者聯合調查穿山甲走私。他走訪了喀麥隆當地的穿山甲野味市場,雖然CITES公約已禁止鱗片的國際貿易,而且喀麥隆政府亦率先表態,會提高執法打擊力度,但是Paul發現,鱗片走私在喀麥隆已經形成一個由獵人、當地中間人和華人組成的生意鏈。

在野生動物資源富饒的喀麥隆,穿山甲肉是一種常見的野味食品,長期被當地人食用。獵人在穿山甲較常出現的旱季去森林打獵,每次收穫有好幾隻。為了保存肉,獵人一般將穿山甲殺死,並用刀把鱗片剝下來,然後將肉風乾並帶到市集出售。在喀麥隆郊外地區的路邊,有一些小食攤檔出售穿山甲,以及其他肉類混雜的拼盤,也有一些小木屋出售穿山甲肉給路人,一小碗索價1美元。還有一些人站在路邊,拿着活的穿山甲,或者把牠放在樹上展示,或者將牠們悶在麻袋里。Paul曾經看到賣家以腳踢,甚至針刺的方式虐待穿山甲。Paul在當地市場調查發現,當地一隻約6公斤的穿山甲,售價約為15美元(約117港元)。

然而, 亞洲市場對鱗片的需求改變了當地穿山甲市場。Jansen教授表示,在野味市場交易,穿山甲的肉才有價值,而鱗片則被丟棄在路邊。但是現在,相比穿山甲肉,鱗片變成更珍貴的商品。在喀麥隆,從2000年開始,華人在當地大批搜購鱗片,出口到中國。

在喀麥隆郊外地區的路邊,會有一些小食攤,出售穿山甲以及其他肉類混雜的拼盤,也有一些小木屋出售穿山甲肉給路人,一小碗1美元。(Anu Paul攝)

非洲、中國差價達380多倍

不法貿易驅動當地人捕殺更多穿山甲,獵人、中間人和華人更形成一條生意鏈。非洲獵人從穿山甲身上剝下鱗片,將牠們洗乾淨、晾乾,再保存起來,等待買賣穿山甲的當地中間人上門收購。收購之後,中間人會將鱗片賣給城市裏的華人,然後華人再通過空運或者海運的方式運到亞洲。

原本無價值的鱗片在變成商品後,因為市場需求大增,價格也在不斷上漲。2005年左右,喀麥隆的鱗片售價大概僅為每公斤0.5美元,現在上升到每公斤2美元。獵人告訴Paul,在容易捕捉穿山甲的旱季,獵人平均每天可以捕殺一隻穿山甲,每個月平均可以積存25公斤的鱗片,賺取50美元。當地的家庭平均月入約為300美元,靠出售鱗片,可為家庭快來額外收入。

不過相比鱗片在內地的出售價,獵人的收入只是九牛一毛。非洲獵人鱗片賣價為每公斤15.6港元(2美元),但到了內地藥房,市價卻達到每克6港元(4.8元人民幣),即每公斤6,000港元(約767美元),較非洲獵人的賣價高出逾380倍。

非洲獵人從穿山甲身上剝下鱗片,將牠們洗乾淨、晾乾,再保存起來,等待買賣穿山甲的當地中間人上門收購。(非洲穿山甲工作小組APWG提供)

走私路線 香港神秘商人幕後操縱

非洲鱗片究竟如何遠渡重洋,走私到內地?英國非政府組織環境調查署(EIA)對此有深入調查。他們費時3年,追蹤來自中國廣東的非洲象牙走私集團,發現他們利用相同路線走私非洲穿山甲鱗片,走私路線的控制人更是一名神秘港商。

環境調查署發現,這名叫「南哥」的港商在廣東順德開設塑膠廠,藉進口塑膠原料名義,讓他的內地合夥人在非洲運貨,將走私品藏在塑膠中,經過非洲到新加坡,轉到韓國釜山港,再到香港,最終抵達內地。環境調查署項目總監Julian Newman表示,這條路線從經濟上來說完全不合理,主要目的是混淆執法機構。該港商在韓國的釜山港有一間相熟的船運公司,為他做假文書,更改提貨單。該公司甚至有一份價目清單,走私穿山甲鱗片,每公斤收取45美元。

英國非政府組織環境調查署(EIA)發現,神秘港商「南哥」控制了一條從非洲經新加坡、韓國釜山、香港再到內地的野生動物走私路線。(01製圖)

然而,和大多數被截獲的鱗片走私一樣,難以揭露背後的始作俑者。港商「南哥」的身分至今仍是個謎。雖然香港海關也在嚴厲打擊非洲穿山甲走私,但極少抓到走私者,而抓到之後起訴的情況也極少。Julian說:「大規模走私鱗片,很明顯是有組織的犯罪活動。對於這些罪犯來說,被截獲只是商業損失,他們還可以再來過,除非被抓。」

來自中國廣東茂名的商人,被英國非政府組織環境調查署(EIA)揭發走私非洲象牙以及穿山甲鱗片,而這個團伙的走私路線更是由一名神秘港商控制。(環境調查署EIA)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