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出女義工】患頑疾 父逝母病 抑鬱女攝影師靠助人走出陰霾

撰文:鄧穎琳
出版:更新:

十多年前,正處於博殺年齡的攝影師古舉芬,沒想過不如意的事接二連三不止。首先她突然確診患上頑疾,再而是父親病逝、母親患上認知障礙症(前稱老人癡呆症),再而遭到逼遷,出現經濟困難,處於康復期的她終也崩潰,一度想過自殺,第五個打擊是確診中度抑鬱,最嚴重的時間,無法自理。
有云上帝關了一扇門,必會再開另一扇窗。曾獲《國家地理》雜誌優異獎的古舉芬,生命中還有攝影,她就用這技能去助人,遇上與她同行的義工,走出陰霾,再見曙光。

古舉芬今日獲得嘉許後,展示燦爛的笑容,是她努力克服困境的回報。(梁鵬威攝)

確診患頑疾是噩運連連開始

現年47歲的攝影師古舉芬憶述,2005年確診患上重病後,需暫停工作。沒想到壞事一齊來,父母身體也相繼出問題,令她身心承受不少壓力,直至2010年父親去世,媽媽又確診認知障礙症。但噩夢未完,此時她又遭到逼遷,面對多方面的不如意,她形容自己當時的情緒接近崩潰,「我當時真的好想死......整整一個月不沖涼,返不到工。」

我當時真的好想死......整整一個月不沖涼,返不到工。
古舉芬
古舉芬億起十多年來的噩運,足以令她淚灑當場。(梁鵬威攝)

接二連三的打擊,古舉芬再撐不住,其後確診中度抑鬱,一直需要服藥控制病情,今日憶起經歷時不禁落淚。值得慶幸的是,她生命中有攝影,以及遇上不離不棄的義工朋友,「搵工時接觸到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的義工,他們鼓勵我走出自己的圈圈,去教綜援家庭、長者、隱青、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少數族裔攝影,一齊走返出去。」

攝影的幫助好大,可以醫治人的心靈及情緒。
古舉芬
古舉芬與學生們的合照,難忘「大魚伯伯」(下排中)病重時仍然相當樂觀,他的笑容成為她繼續助人的動力。(受訪者提供/鄧穎琳攝)

「大徒弟」重病仍要上堂銘記於心

古舉芬的攝影作品曾獲《國家地理》雜誌優異獎,「攝影的幫助好大,可以醫治人的心靈及情緒。」最令她感動的,莫過於其中一名年約80歲的「大徒弟」伯伯,在病重期間仍堅持出院上她任教的攝影課,「『大魚伯伯』可以算是我的大徒弟!他呼吸困難,坐着輪椅,身體不適卻仍然很開心,很積極學習及參與課堂。」伯伯雖然已經離世,但他的笑容卻成為了古舉芬努力下去的動力:「他的笑容令我覺得自己有能力幫到更多人。」

古舉芬憑做義工教弱勢社群攝影,發揮自己專長,終走出抑鬱黑洞。(梁鵬威攝)

古舉芬勉勵同患抑鬱的人士勇敢面對:「抑鬱是會陪着我們走,是無辦法的,但要相信自己可以排除萬難行出去,你想清楚會發現不是自己想像般慘,只是視乎你願不願意走出去。」

有份陪伴古舉芬走出陰霾的註冊社工陳思漢目睹舉芬的進步,推薦她參與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第九屆「香港傑出婦女義工選舉」,舉芬更成功成為11名得獎者之一。

抑鬱是會陪着我們走,是無辦法的,但要相信自己可以排除萬難行出去。
古舉芬
古舉芬獲頒傑出義工嘉許獎。(梁鵬威攝)
註冊社工陳思漢目睹古舉芬的進步,推薦她參與「香港傑出婦女義工選舉」,令她成為11名得獎者之一。

紅斑狼瘡症患者無法工作 領綜援一周做足六日義工

而62歲的單親媽媽鄒少蓮亦是得獎者之一。她在1981年患上紅斑狼瘡症,面部及關節受影響,不能如常工作,至今仍要靠藥物控制病情。她坦言,多年來依靠綜援生活,為了回饋社會,多年來每星期會進行六日的義工服務,平均每日做4小時義工,包括向單親家庭發放正能量;她更邀請家人及朋友加入義工服務,幫助有需要的家庭。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