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學者劉智鵬力撐高球場惹議 曾指皇后碼頭無重大歷史價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嶺南大學香港與華南歷史研究部主任劉智鵬近日成為焦點新聞人物,他繼早前表示粉嶺高爾夫球場具「深厚英殖時代歷史價值」應該保留後,今日(11日)出席電台節目時再有「偉論」,表示應將整個球場作評級以作全面保育,顛覆古物諮詢委員會做法。

翻查資料,其實劉智鵬曾被指建制色彩濃厚,和鄉紳、高球會等關係亦友好,他又曾公開批評佔中運動和年輕人,被指為「梁粉學者」。他過往亦有大量言論引起過爭議,例如曾公開表示,即使多任港督在皇后碼頭上岸履新,惟碼頭仍「無重大歷史價值」,今次卻指港督戴麟趾曾在粉嶺高爾夫球場打波,顯示球場有保育價值,惹來社會非議,甚至有人質疑他「搬龍門」。

劉智鵬曾指皇后碼頭沒有重大歷史意義,但說到保育粉嶺高球場卻很上心。(嶺南大學圖片)

延伸閱讀:嶺大學者指高球場具歷史價值 全面評級顛覆古諮會做法

曾批佔中「不切實際」 緊貼政府「主旋律」

近期不斷開腔力撐高球場的劉智鵬,除了歷史學者身分之外,本身亦曾任鄉議局增選執行委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親建制色彩較濃。在2014年6月佔中醞釀期間,他曾批評參加者的做法「激進及不切實際」,對香港民主發展狀況判斷不準確。

此外,劉在2016年5月出席活動時,又指出佔中運動令他覺得年輕一代對香港的歷史遺產所知甚少,以及「對歷史背景缺乏認識」。同年立法會宣誓風波,劉智鵬連同十多名學者及教育界人士發起聯署,要求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就宣誓言論「向全球華人道歉」。由於其言行作風緊貼當時梁振英政府的「主旋律」,因此亦有因稱他為「梁粉學者」。

被指不重視皇后碼頭歷史意義

在歷史保育議題上,劉智鵬引起的爭議一樣多。2007年中,皇后碼頭清拆惹來爭議,當時劉智鵬任古物諮詢委員會委員。他卻於該年8月中在報章撰文,指出即使皇后碼頭是香港最後六任總督登岸履新的地方,並不代表其具有重大的歷史價值,被指對歷史保育「撥冷水」。

2016年,劉智鵬出任保育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主席後,再談到皇后碼頭問題。政府當時建議重置地點在中環9號及10號碼頭之間,但民間團體一直要求碼頭在原址重置,雙方意見分歧。劉智鵬該年5月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碼頭是歷史標誌居多,重置在中環未必合適,可考慮在大嶼山重置,引起不滿。

粉嶺高爾夫球場去留問題,一直是土地大辯論爭議核心之一。(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延伸閱讀:【政策分析】粉嶺高爾夫球場歷史建築不能搬? 皇后碼頭呢?

但一說到粉嶺高爾夫球場,劉智鵬的說法,卻和當年皇后碼頭議題有著180度的轉變。劉智鵬稱,在2014年開始,就對香港哥爾夫球會的球場進行歷史研究,認為粉嶺高球場很具歷史價值。他本月初接受訪問時直指,球場有「深厚英殖時代歷史價值」應予保育,若清拆是「走回頭路」。

保育團體:劉智鵬用「創作力量」猜想歷史意義

當年曾指,有幾任港督上岸履新就不代表皇后碼頭有歷史價值,但如今他卻指,見過有歷史照片顯示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於1968年在粉嶺高球場內和時任港督戴麟趾打球,他認為當時是六七暴動過後,兩人「可能」在球場上討論香港的發展方向,以至郊野公園計劃、十年建屋計劃等。但到底他為何可憑購照片就作出如此「想像力豐富」的推測,似乎仍欠缺具體證據。

一直關注保育議題的本土研究社就批評,劉智鵬作為歷史學家,過往也不認為總督去過的地方有歷史價值,如今卻偏偏覺得李光耀和戴麟趾打過一場波就很重要,甚至用「創作力量」去猜想其歷史意義,實在「龍門任擺」。

皇后碼頭部分組件,現時仍存放在大嶼山狗虱灣,等待日後重置。(土木工程拓展署圖片)

歷史建築評級 不會評整個「地方」

至於劉智鵬今日所提出,古諮會應該將整個球場評級以作全面保育,更是「史無前例」。雖然根據《古物及古蹟條例》,古諮會有權就任何「地方、建築物、地點或構築物」的歷史,向發展局提供意見。但以上條例只適用於「古蹟」的介定,要主動去「評級」是另一回事,只會針對一幢建築。

劉智鵬本人亦承認,古諮會過往只會對個別建築作評級,未試過一整個地方評級。這意味那到底古諮會是否有需要為一個粉嶺高球場,又「度身訂造」一套新的工作準則?一般市民對《古物及古蹟條例》細節不理解,可說相當平常。可是劉智鵬作為歷史學者、古諮會前委員,理應非常古諮會的職能、工作範圍。那公眾可能不禁要問,到底他種種力撐粉嶺高爾夫球場的言論,是否出於保育香港歷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