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樓市暴跌 兩大學教授一賣樓一死守 改寫不一樣的命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擁有一大片石屎森林,但港人要在廣袤之間尋方寸立身之所,難度堪比登天。房屋置業階梯已朽,幾百萬人在「樓海」中艱苦尋覓安身之所,劏房戶等公屋、租戶等買樓、業主等供完樓,「樓奴」都在等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大學教授的銜頭,代表身份、地位,亦是薪酬的保證,理應不受住屋問題困擾。但鍾劍華與莊太量,他們在金融風暴及沙士期間作出了不同決定,往後出現截然不同的人生。鍾劍華成為無殼蝸牛,笑指日後或要做「大灣區人」解決住屋問題;莊太量選擇「守住層樓」,如今已手揸逾2,000呎豪宅,成為「人生贏家」。

兩個教授,於樓市洪流中作的一個決定,扭轉了人生命途的路向。

當年香港經驗金融風暴及沙士,樓市大跌,鍾劍華(左)及莊太量(右)作出不同決定,日後的命運亦截然不同。(張浩維攝;梁鵬威攝)

「要我用幾百、幾千萬買層樓,我真係買不起!」理大應用社會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回應記者時如是說。

他現時手上並無物業,過去多年來一直靠大學的房屋津貼租住單位,但這位「無殼蝸牛」亦曾置業。不過,一場金融風暴,樓市「崩塌式」急跌,鍾劍華決定退出這場遊戲,「當時大學要簽約,兩年簽一次,講句說話都要諗過,驚自己無咗份工,連供樓都供唔起,差銀行幾百萬債。」

他認為人生、選擇及自由,不應被數百呎的地方綑綁,決定「斬纜」出售單位:「我唔再玩呢個遊戲!」

鍾劍華指出,一旦退休後走投無路,可率先做「大灣區人」。(張浩維攝)

耗盡儲蓄為兒子供書教學:我可率先做大灣區人

租樓度日,雖然毋須牽掛樓市升與跌,但他育有三子,兩年後又即將退休,儲蓄早已用作償還「兒女債」,為他們供書教學,「類似我咁嘅人,大學有唔少,張超雄都係例子之一。佢都一直用房津,退休後終於要面對現實買樓,但佢有條件買樓,我就無條件,我負擔唔到宜家嘅樓價。」

但他說,慶幸手上仍持有國內的物業,一旦退休後「走投無路」,笑言:「必要時,我率先做大灣區人!」

香港樓奴慘況實錄

+12
+11
+10

莊太量在樓價大跌一刻,仍然堅持「死守」,現時手持2,500呎豪宅。(梁鵬威攝)

堅持不離場 坐擁2,500呎豪宅

中大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與鍾劍華一樣,樓市大跌時是一位業主,面對樓市暴跌一幕同樣心驚膽跳,卻作了截然不同的決定。97年金融風暴過後,莊太量先後兩次「入市」,即使沙士時樓價大跌200萬亦不慌售,「堅守」策略令他今天不用再為住屋問題煩惱,現時自住面積逾2,500呎的豪宅。

單從物業狀況看似「人生贏家」,但莊太量坦言當初倘沒有堅持,今天結果肯定截然不同。他指,於沙士前以300萬元買入馬鞍山一個900呎單位,當時已是一名「樓奴」:「當年供樓好辛苦,生活掹掹緊,用錢都要好小心。」

供樓辛苦,但他未有放棄,及後再以約600萬購入大埔豪宅,連同計及1,000呎花園,面積達2,500呎。即使後來面對沙士,樓市再次跌至谷底,其豪宅價格急跌200萬至400萬元,他亦堅持「供下去」,「無咗200萬,但嗰時無感覺,因為(置業)係你必然要做嘅事,不能一直在等,等到最低點入……你永遠唔知個『底』係邊到。」

不過,回望過去的「樓途」,莊太量承認現時樓價已超出可負擔能力,「如果我生喺呢個年代,到底我有無能力買樓?我都有啲懷疑。」

香港樓市瘋狂之處,即使授業解惑的人,亦未必能看得清;一塊塊磚頭,埋藏多少個辛酸故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